立即捐款

代貼:哲學家同你講下笑系列三︰赫捷臣(Hutcheson, 1694-1746)

廣告

廣告

撰文︰TSM

1

這位主要研究美學和道德哲學的蘇格蘭哲學家,知名度似乎不太高,但其實大有來頭。他的道德哲學作品,例如《A Short Introduction to Moral Philosophy》和《A System of Moral Philosophy》對既是經濟學家,也是道德哲學家的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道德理論有深遠的影響。他也是有份參與撰寫美國《獨立宣言》(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的湯馬士‧傑佛生(Thomas Jefferson)最喜歡的作家之一。

赫捷臣建立的笑的理論,是與政治哲學家霍布斯(Hobbes)的對著幹。霍布斯與柏拉圖一樣,都抱持笑的優越論,而且是「加料重量版」。在霍布斯的眼中,人在原始的世界就像在一個角力場︰你爭我奪,弱肉強食,唔係你死就係我亡。既然大家玩的是零和遊戲,所以,你衰左即係我贏左。而笑人,往往也就是笑那些差過我們、弱過我們的人,正好展示了我們自身的優越——都話你衰左即係我贏左嘛!羅馬詩人Lucretius一句話便道出了這種思想。

「因為,你看到自己沒有別人擁有的那些缺憾是愉快的。」

Because to see what ills you are free from yourself is pleasant

霍布斯在其著作《The Elements of Law》則這樣說︰

視他們不如我,是光榮
視他們比我優秀,是謙遜
在呼氣吸氣,是希望
在疲憊,是絕望
努力超越他人,是競爭
因小小的障礙而撤退,是膽怯懦弱
忽然倒下,傾向哭泣
看見他人跌倒,傾向歡笑
一直被人拋離,是痛苦
一直優於他人,是幸福
放棄競跑,就是死亡

To consider them behind, is glory
To consider them before, is humility
To be in breath, hope
To be weary, despair
To endeavor to overtake the next, emulation
To lose ground by little hindrances, pusillanimity
To fall on the sudden, is disposition to weep
To see another fall, is disposition to laugh
Continually to be outgone, is misery
Continually to outgo the next before, is felicity
And to forsake the course, is to die.

這種因別人比我差而引起的快樂其實幾深沉,幾變態。這與菩薩把眾生的病等同於自己的病的佛心是一大對比。維摩詰說︰「以一切眾生病,是故我病;若一切眾生得不病者,則我病滅。所以者何?菩薩為眾生故入生死,有生死則有病;若眾生得離病者,則菩薩無復病。譬如長者,唯有一子,其子得病,父母亦病;若子病愈,父母亦愈。菩薩如是,於諸眾生,愛之若子,眾生病,則菩薩病;眾生病愈,菩薩亦愈。又言:『是疾何所因起?』菩薩疾者,以大悲起。」

一個你我分明,一個無分你我。赫捷臣也是屬於後者。

赫捷臣在其著作《Reflections Upon Laughter》,便指出笑和優越感沒有必然,也沒充份的關係。笑和優越感沒有必然關係的意思是︰不一定要擁有比別人優越之感,才會笑出聲;笑和優越感沒有充份關係的意思是,不一定擁有比別人優越的感覺,就會笑笑口。

2

赫捷臣提供的論證都頗為有趣。他首先指出,有時候我們笑呵呵,非但沒有優越感,還會感到自卑。例如當你看到一個人棟篤笑胡說八道引你笑,你笑逐顏開,心裏怪叫有冇搞錯呢類錯誤係人犯既咩。再細心一諗,個表演者其實係清楚晒個D野邊D啱邊D錯,只不過刻意講錯引你哈哈哈。你可能會想試下學佢,豈料,學唔到。係呢個時候你只會懊惱自卑,仲點會以為自己招積出色?但我們仍是很開心的笑——這證明了不一定要擁有比別人優越之感,才會笑呵呵。

赫捷臣再追問,如果只要看到那些比我們差劣的東西就會笑,那麼只要把一些智力被我們低十萬八千里的水母貝殼青蛙放在大家面前,豈不是會笑餐死?動物園只要長駐這些「低等」生物,豈不是爆笑指數高過放緊星爺名作《唐伯虎點秋香》的電影院?我們會說︰「發神經啦。」因為我們不會覺得開心和好笑,更可能會悶得呆頭呆腦,恍若木雞。反而,我們看到那些和我們較為相近,懂得「hello hello」的聰明鸚鵡,我們會得到歡笑。

如果呢個例子都叫你唔夠喉,赫捷臣會繼續放送。他指出,在我們日常生活經驗中,比別人優越之感非但不會令人笑——反而會令人喊。因為依據霍布斯的理論,當一個扮到好smart的紳士走到一條隨處都是乞丐的街道,那個紳士應該會笑到見牙唔見眼!因為佢擁有的金錢地位,令他比在場的所有人優越。

(霍布斯真的會這樣對待乞丐嗎?有趣的是他這樣說︰「想起那位老人的悲慘處境我就心如刀絞;我的這點兒施捨倘能幫他一把,也讓我自己心安一些。」——《給一個乞丐六便士的理由》;幫助乞丐的理由是︰那樣令我心安理得——但最終也是一個自私的理由!)

3

如果我們都覺得紳士點會笑呀,喊就應該,赫捷臣就會指出這其實是根據霍布斯那笑的優越論推導出來的荒謬結論。那麼,霍布斯的笑的理論自然是錯誤了——赫捷臣在這裏運用了歸謬法(reductio ad absurdum)。

霍布斯那笑的理論,極其量只解釋了其中一種笑,就是嘲笑(ridicule)。但笑還有千姿以及百態。與和我們智能相當的朋友來一場快樂的對談,互相逗趣,當中可能充滿機智、荒謬和誇張,叫我們笑到合不攏嘴——當中似乎可以沒有嘲弄什麼人。這種談笑甚歡的「笑」便是其中一種可能的笑。而且,這往往是我們最珍重的笑。因為我們感受到和他人的聯繫(感到共鳴),和他人的合作(合作搞活氣氛,搞活對話)。有群體生活需要的人類,沒可能不享受這種美好時光。

相對於霍布斯那種把每個人都看成獨立競爭者的觀點,赫捷臣則認為人並不是孤立的。人不只能感到自己的愉快和傷痛,也能和他人移情共感,憂戚與共,這也是我們的自然本能。赫捷臣引羅馬的諷刺作家Juvenal說︰

「我們參加一個發育己經完全的少女的葬禮,或者當泥土蓋在嬰兒身上的時候……我們都會哭泣,這是自然律。那一個正派的人會認為,其他人類的缺憾不會是他關注的?」

It is by nature’s law that we weep at the funeral of a full-grown maiden or when the earth closes over an infant…For what decent person thinks that any human ills are not his concern?

根據赫捷臣,如果你愛尋找仆街笑騎騎,可能你正正是一個自私,沒有同情心的「不正派人」。你點睇?他真的撃倒了笑的優越論嗎?故事似乎還未完呢。

參考資料

John MorreallThe Philosophy of Laughter and Humor, Th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麥特‧里德雷著,劉珩譯,《美德的起源》,中央編譯出版社
有關Francis Hutcheson : http://cepa.newschool.edu/het/profiles/hutches.htm

原刊於笑話百出,一仆一碌 view in unicode

http://wecannothelp.blogspot.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