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工人階級看西九:不應只是獨吞或分贓的選擇

廣告

廣告

陳超偉 勞工基層大聯盟早前跟一位叫亞根的工友談天,說到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覺他從工人階級的角度出發,提出的觀點比坊間很多不像樣的評論家和政黨更精闢獨到。

亞根說,那天工作十二小時後回家,看到電視新聞在報導,一個調查顯示有超過半數受訪者反對以單一招標形式發展西九。他接著說:「好戇居,而家好多人淨係反對單一招標。其實反對單一招標只係反對由一個財團獨吞,但係並冇反對由幾個財團分贓!」

亞根認為,入圍的三個財團,全部由壟斷地產市場的大地產商組成,即使由這三個財團共同發展西九,也只是由原來利益輸送給個別財團,變為利益輸送給那少數幾個資本家。「香港大部份財富已經集中於呢幾個資本家,點解仲要以發展文化藝術為藉口,將利益輸送俾呇a?」

【商辦文化,行嗎?】
亞根越說越憤憤不平:「香港一直以來都只係集中發展房地產,令到財富集中於地產商不在話下,更加令到香港冇辦法認真發展其他工業、科技產業。香港啲大資本家實在太尼Q太唯利是圖,你信呇a真係會附庸風雅咩?呇a以前忽然愛國,而家又忽然文化,真係打死我都唔信!」

誰說小市民沒有真知灼見?在亞根說於電視新聞上看到的調查中,就顯示有84%受訪者對政府承諾西九不會淪為地產項目表示沒有十足信心。早前數碼港以發展數碼科技為名,賣貴價豪宅為實的項目,不正好給了香港人一個最好的證明嗎?

「如果香港啲資本家真係有意發展其他產業,香港就唔會經過泡沫經濟爆破後,仍然咁依賴地產,結果令咁多工友失業啦!呇a根本就只係一心想賺得更多更豪,話之你工人失業,話之你有冇科學,有冇文化藝術啦!」

亞根的說話,正好反映了廣大小市民對以地產項目支持文化藝術發展的不信任。

【世界級博物館,可望而不可即】
談到大財團夥拍國際級博物館來發展西九,亞根不屑地說:「你叫外地遊客參觀咩,人地點解唔去外國博物館,要黎你一屋銅臭又冇靈魂嘅複製品參觀呀;你叫香港人參觀咩,有幾多個香港人有錢,有時間,又有興趣,有『修養』去睇啲咁高雅嘅藝術?政府就係鍾意做埋啲對我地呢一類小市民毫無貢獻,又高大空嘅野!」

當入圍的大資本家和西九皇帝「曾灶權」唸唸有詞說要建立世界級的文化藝術設施時,他們又可有想過市民到底需要甚麼,市民聽到他們的豪言壯語後會有甚麼反應?

「好丫,咪等啲外國人黎睇下香港工人所受到嘅『世界級剝削』囉!我一日返工返成十二、三個鐘頭,你話我仲會唔會去睇咩世界級文化館、藝術館?如果真係有時間我寧願去唱下粵曲,去捉下棋。」

亞根的話,頓時提醒了我,坊間怎麼沒有論者提出基層市民到底是否有時間有資源去享用文娛藝術設施?現時香港有約80萬工人每週工作超過60小時,其中有部份更超過70小時。試問他們是否有餘暇,專程走到西九龍填海區,去文化藝術一番?當大資本家及西九皇帝每晚發夢都在想著要興建世界級文化藝術設施的時候,肯定沒有想到這80萬工人及他們的家人。

「而家車費咁貴,真係連車費都蝕埋!」亞根抵死地補充道:「但願西九唔會變成另一個『窮人與狗不得內進』嘅有錢人俱樂部!」
在我倆談到接近尾聲的時候,我還想鼓勵亞根走出來表達工人階級的意見,跟他說「人間有希望,七一之後冇野係唔可能」之類的說話,沒想到竟然被他幽了我一默:「我今年65歲,細領匯單野個婆婆兩年,我揸車搵食,走出黎講工人嘅意見,你就隨時做埋幕後黑手。我唔想到時你同我都俾記者狗仔隊日跟夜跟。」

在這樣的社會中,難道真的是有理說不清?既然亞根這樣說,那我唯有運用知識份子的權力,把他的妙語連珠記錄在這篇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