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肥力

黃力以前叫肥力。不想跟Felixism Chan撞筆名,改叫黃力。 網誌

社運

世貿對付不來 唯有對付世貿會議

廣告

廣告

不算特好的文章,但至少點出兩種不同理念間的鴻溝,以至世貿(及企業)和抗爭者,和普羅港人和抗爭者溝通的兩難。

但是除了全球性的組織,抗爭者依然也會找國家和大企業算帳的。畢竟施行和監察協定運作的是國家,大企業往往被說成最大的受益人。而「睬你都傻」的結,也可能在於兩者的不可調和:擁開放市場者暗地罵對手玩變相隱蔽,反企業專權者將企業覺得應然的合法賺大錢行為說成吸盡民血;那樣怎談才好?

至於燙手山芋說,我覺得是趨吉嫌凶心態的反映。也可以有另一些看法的,例如說,這政府接下了一個構成不義結果的組織的邀請;或,讓可能大多右傾的香港民眾來一次震撼教育,衝擊他們經濟思維的根基……

也如作者盼望的,接下來的二十天大家平安,撐得住。

2005年12月4日,《明報》副刊
文﹕馬恩賜

【明報專訊】我不想「宏觀」的看世貿,自有不少學者、專家會寫連篇累牘的
分析、介紹。我只想從個人的、「微觀」的角度看世貿,隨即發現,世貿會議
其實比世貿更值得我關注。世貿推行的自由貿易、開放市場政策,只是間接的
影響到我,但世貿會議卻貼身的,直接的影響到我。

世貿會議舉行期間,交通會改道,灣仔北將既成「禁區」,整個香港都會神經
繃得緊緊的,因為大家都可預期到,將會有數以萬計的人來示威。大家關注的
是,示威會不會演變成打架,暴亂,流血衝突﹖這個城市會否遭到破壞﹖會是
何種程度的破壞﹖

世貿從來只講「宏觀」,不講「微觀」。自由貿易如是,資本主義也如是,只
管進行熊彼得筆下的「創造性破壞」,拆毀舊秩序,間接毀掉不少個人的生活
方式。世貿對「微觀」的個人,一貫的態度是「話之你死」。

不是政府 不必負責

在一個社會裏,「微觀」的個人若然被迫向死角,必會反彈。他們會抗議、怒
吼。政府「話之你死」的話,「微觀」的個人會以暴力發泄,搗亂社會秩序。
今天的資本主義不會任由這樣的事發生,政府會給這些被所謂「歷史潮流」淘
汰的人施以援手,不只是為了慈悲,同情或人道的理由,而是為了消弭戾氣,
減少破壞,保障安定繁榮。為了消滅禽流感,殺盡雞隻,政府都要向雞農賠錢
啦﹗怎可以如世貿般「睬你都傻」﹖

世貿不是政府,它是個「全球化」組織,它不必為其「創造性破壞」負責。譬
如今次討論農產品補貼問題,開放農產品市場,便有南韓的農民為此而家破人
亡。可是,世貿會怎樣做﹖除了一句「於我何干」外,它會說什麼﹖它能說什
麼﹖

也不能說世貿錯,那不是它的責任,那是個別的政府的責任嘛﹗

問題的癥結便在這裏﹕遭世貿影響的受害者有冤無路訴,沒有機構需要負責。
憤怒的群眾怎麼辦﹖

無路訴冤 唯有示威

對付不來世貿,唯有對付世貿會議﹗

1999年西雅圖之役,揭開了反世貿會議示威的序幕﹗

社會學大師麥克.韋伯把「理性」行為分為兩種﹕一是「工具理性」行為,一
是「價值理性」行為。「工具理性」行為只考慮手段能否達到目的,捉到老鼠
就是好貓﹔ 「價值理性」行為則不問能否達到目的,就算達不到目的,也要
「知其不可而為之」,為了彰顯某個價值(如正義,民主),便「雖千萬人,吾
往矣」﹗

任何示威,都是兩者兼備。有人純為「工具理性」而去。若明知示威無用,達
不到目的,便不去。但有更多人是為「價值理性」而去﹗

這廿多年來,「全球化」令傳訊更無遠弗屆,發動群眾更有效。1986年的菲律
賓,誕生了「人民力量」革命,把馬可斯拉下台。所謂「人民力量」,就是憑
「人多勢眾」的和平示威改變現狀。以前的示威只是一呼百諾,千諾,乃至萬
諾。1986年之後,「人民力量」的示威動輒10萬,數十萬乃至過百萬人參與,
除非出動軍隊,否則根本無可能鎮壓。

「人民力量」有輸有贏,六四是慘敗,捷克的「絲絨」革命卻是成功。全球反
伊拉克之戰亦徹底的輸了。但在香港,兩年多前反23條的上街是成功了﹗這令
香港人對「工具理性」式的「示威」有過分的憧憬,執著及信仰──以為示威當
如是﹕冷靜的,和平的,理性的。任何不如此的「示威」都不是正確的,應該
及必須反對的。

問題是﹕「工具理性」的示威須有個會對示威作出反應的對象。對著世貿,
「人民力量」、「工具理性」的示威就等於「秀才遇著兵」,統統無效,因世
貿不是個政府,它毋須向示威群眾作出反應,它「睬你都傻」,並無損失。有
什麼「蘇州屎」,由當地政府處理,和世貿無關。世貿亦一概不理,世貿甚至
不必和示威群眾對話。世貿亦無人有權跟示威群眾對話。

世貿會議舉行期間,當地警察必要隔開示威群眾,保證參與世貿會議的政要不
受干擾。整個部署都告訴了示威群眾﹕你可自說自話,我們保證你有發聲的自
由,但不保證有人會聽你的﹗

在此情勢下,不可能有「工具理性」的示威,只可以有「價值理性」的示威。

「價值理性」的示威,最是感性,亦最容易走向暴力﹗

縱能發聲 「空谷足音」

反世貿群眾舉行「價值理性」的示威,矛頭由針對世貿轉至對付世貿會議,便
只有一個策略﹕令世貿開不成會議﹗1999年西雅圖之役後,不只是世貿,還有
其他如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等「全球化」組織,每逢開會,反世貿人士、
反「全球化」人士、環保分子、世貿的受害者、理想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
等便如蟻附羶般隨之而來。他們明知提什麼要求都無用,縱能發聲,也會被警
察迫到遠遠的角落發其「空谷足音」,那唯一可用以表達的「語言」便是暴力
﹗再加上這樣子龍蛇混雜、各懷「鬼」胎的示威,自有其發展邏輯﹕多是始則
和平,繼而躁動,最後便暴動結束﹗這不是任何個人意志能改變的。

告訴示威人士,這樣做終歸無用,根本是牛頭不搭馬嘴,事關他們不是從「工
具理性」的角度去考慮這個問題。他們來,是為了示威、打架﹗示威完了,架
打過了,他們便離開。他們根本不用理會後果。他們無長遠目標,當下即是,
除了以暴易暴之外,其他方法(如輿論壓力,指摘聲音)根本無法左右他們的行
為﹗

舉辦會議 好處何在

反世貿會議的暴力示威,不只針對世貿,還針對舉辦世貿會議的城市,亦只有
這樣,才可借力打力,使世貿變得神憎鬼厭,令世貿會議變成「鬼見愁」。破
壞愈是廣泛,愈令各國聞世貿會議而遠之﹗有那個舉辦完這類會議的城市不後
悔,還開開心心的申請再舉辦的﹖西雅圖吃了大虧後,有熱內亞,令意大利政
府怕怕,從此拒絕舉辦任何這類「吃力不討好」的國際會議﹗

誠然,哪個頭腦清醒的人,明知兩幫黑社會要講數,且極可能引致廝殺,把家
中家俬打個稀巴爛,也願意借出自己的家來,並喜孜孜的以為這會提高個人的
聲譽和地位呢﹖

由始至終,我都不理解香港舉辦這次的世貿會議,把這個燙手山芋接過來,有
什麼好處﹖值得嗎﹖

只望我的預測不像我的賽馬預測那麼準確。12月,平平安安的過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