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鎮壓之被害妄想症

廣告

廣告

剛與韓國大學生喝了四瓶燒酒, 狂想大發, 請視這篇文章為胡言亂語, 事實上最近我跟身邊的朋友, 都或多或少地出現了被害妄想症, 可幸的是, 我一般把自己的妄想視為笑話或科幻故事.

現在就跟大家分享這科幻.


現在就跟大家分享這科幻.

韓國示威喜歡扔東西, 而從第一天聽說他們會把行動升級, 就在擔心, 要是他們扔氣油彈, 香港所有人都會討厭他們了, 但扔東西是他們示威文化的一部份, 怎樣好呢?

結果我想出了扔屎這一計謀, 起初是鬧著玩, 後來因為有幾個民間記者常常去烏溪沙跟韓國示威者聊天, 有一個晚上(十三號晚), 在朋友於灣仔的辦公室, 以自己的手提電話致電其中一個民間記者, 希望他能向韓國示威者講香港的示威文化, 並告訴他們, 扔東西的其中一個選擇是豬屎. 原因是:

香港的農民曾於抗議政府排污費是扔豬屎, 結果媒體一般接受; 其二是, 農民扔屎乃天公地義的事.

當我在說: 與其扔氣油彈不如扔屎一句話時, 在電話上突然傳來第三把聲音: "有料到!" 我吃驚地叫了出來: 幹嗎有第三把聲音, 但因為扔屎的計畫只是自己的狂想, 應該觸犯不了香港的法律, 所以我繼續講電話. 並跟民間記者說, 既然提出來, 我們也要想想屎的來源. 接著我以固網打電話給另一個朋友打聽如何集得豬屎的事.

在十分鐘之內, 辦公室突然有電鈴在響, 有一個自稱電訊盈科的職員, 竟於晚上九時多十時的時間, 於一個沒有管理員, 沒有自動開門口大欄的大廈裡, 逐家逐戶的拍門說要安裝 now t.v. 也許香港人太愛錢, 那麼晚還要上門推銷, 不過還有很多也許...

跟新界的朋友打聽完, 那朋友說豬屎不好找, 人屎更方便, 之後我又跟另外一個民間記者以我的手機聽電話, 說不用豬的用人的, 結果電話的遠處傳來驚訝的 "吓...!" 一聲. 我問那邊民間記者旁邊是否有人在講話, 她說沒有, 我說, 見鬼!

十七號, 警察無理用水炮對著示威者,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 是否他們以為有人扔屎要準備水炮洗場, 因為在事前警方曾經大大聲聲地說若沒有騷亂不會用水炮, 當天, 幾十對記者的眼睛看著, 10多20名示威者只是在示威區裡有一點暴力, 並沒有騷亂, 卻動用了水炮 ! 而今天, 則以裝甲車取代了警察!

晚上與一眾民間記者來一場馬拉松的吃飯, 先後來了兩對情侣在對面, 後一對 "情侣" 在吃羊腩煲時一言不發, 一直在聽我們的講話, 可是我們一直在大罵警察的無理, 無料到, 喝得半醉的民間記者突來一句: 他媽的吃羊腩煲不點腐乳! 對方即時的反應是把筷子上的羊肉往腐乳中點. 笑得我們半死!

出門後, 大家啍著歌, 向著街旁的警車打了招呼, 警車速速駛離.不過這些都是我的被害妄想症了, 只是患這個妄想症的人為數不少, 尤其在過去一兩個星期內直線上升. 而在一個警察社會裡, 這種妄想症比禽流感和 SARS, 對人民的威脅更大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