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探監記: 不安的警察

廣告

廣告

今天4點多於觀塘地鐵站集合去秀茂平警署探監. 同行有一個家庭主婦, 過去幾天一直為韓國農民鳴不平, 向電台投訴政府沒有為釋放的農民安排住宿, 慰問裁判署抗議者, 今天又來探監.

這次反WTO的示威, 一般市民的幫助很多, 有的送水果, 送衣服, 有的士司機甚至不收費從觀塘送人回烏溪沙, 也有朋友免費幫忙影印傳單, 這些行為完全沒有組織動員, 令人感動.

到達警署, 碰見韓國朋友, 他跟我說有兩位被拘留的韓農被凍病了, 送了進醫院. 是啊, 昨天是入冬以來最冷的晚上, 而拘留室卻沒有為他們準備足夠的禦寒物品! 我告訴了其他的探監朋友, 大家都很氣憤, 本來有建議說要派代表, 後來十多人走進警署報案室, 正好因自由行被捕的文姓家屬和台灣苦勞網實習記者也在場, 整個報案室擠滿了人, 警察有點不知所措, 紛紛走進辦公室裡, 後來才有一個警察在安頓記者的探監者.

攝記走到警局外等, 探監朋友拒絕離開, 在報案室不同的角落站著聊天, 交換訊息.

我得到警察的安排, 探望因自由行被捕的文姓朋友, 探監的地方是一間小小的房間, 桌面上已放滿報紙和食品, 我帶了一罐咖啡. 房間的門是開著的, 警察於辦公室外看著我們, 文重覆地說事情是文化差異所造成, 韓農是很友善的人, 當他們激動時, 若警察能搭著他們的肩膀唱大長今, 就不會弄成現在的結局.

說著說著, 有一個警察按奈不著, 走進來說其實警察待他們已經很好了, 又說大陸有那些警察不會對囚犯那麼好, 我忍不著說, "我聽說秀茂平是最差的一間", "有冇搞錯跟大陸比?" "那麼要我跟那裡比? 跟南韓比? 跟美國比?" 另一名警員看他開始激動, 連忙把他勸出去. 若繼續談下去, 我會說, 將心比心, 當你處於這個處境, 你希望別人怎樣對自己.

其實這次事件, 前線的警察局也很慘, 他們一直都是處理社區治安問題, 這次卻要求他們囚禁政治犯, 他們循著慣例應付, 根本無法處理. 譬如說, 較早前不容許被拘留者帶眼睛, 不許看書, 強迫脫光衣服檢查, 不許洗澡, 取走他們的衣服等. 事件更揭露, 香港警察局的拘留所的設備是違反聯合國的人權規定!

今天, 警局的警察都很不安, 他們很害怕被拘留者會 "出事", 所以湯丸要 "篤" 穿檢查, 雞比不能交給被拘留者, 因為怕骨頭有殺傷力!

他們的不安, 都拜李明逵所賜. 從一開始逮捕900人的決定就極其荒謬, 完全不理前線警務人員是否能夠處理口供; 當決定起訴後, 又拒絶保釋安排, 把14人安排到不適合拘留的地方警署之中, 結果使前線人員承受著違反人權無理拘捕的政治壓力!

明天, 被拘留的十四人會於下午在觀塘裁判署再度提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