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客: 反世貿與我何干(轉自回應欄)

廣告

廣告

反世貿與我何干?

本身我對世貿問題不是太清楚及瞭解,我也不明白為什麼世貿會議舉辦的地方都會發生騷動?而且也不明白韓國農民為什麼那麼勞氣遠遠來到香港為示威?只知道昔日新聞報導他們在首爾表達意見很暴力,往往帶來很多暴動的情況。所以自己都視他們是暴民、不明白事理及野蠻的人。並且我也同一般香港人的心態一樣,不關自己事情的想法,可能香港人始終對賺錢以外的事情都較冷感,當現自己都被這優良的文化遺傳。自己沒有想過會參與其中體驗遊行及拍下一些照片!

我是在12月12日看完特別新聞節目,報導他們大多部份農民都從未出國旅遊,但偏偏他們願意每人自付港幣七千元來香港,目的就是為了示威及反對世貿會議,所以本人真想不明白他們為什麼只為了示威? 不明白他們背後的理念?自己因好奇心驅動下嘗試到示威場地瞭解實況。

當我看見韓國的農民時,只見他們齊齊整整坐在地上叫喊韓國口號,自己也聴不明白,只感覺他們很團結及穿上整齊的裝束在地上叫喊,我自己也坐在他們其中感受他們的氣氛及去攤位取些單章,嘗試瞭解世貿對他們的影響。

當到下午遊行開始,我連同四位互不相識的香港人與韓國的農民隊伍「號號盪盪」遊行至示威區的海皮等待大會的安排及觀看文化節目。但突然間看見一群記者衝向單一方向,因此自己也去觀看瞭解情況,發現有韓民跳海示威,起初是數位韓民在水上游向會展新翼,但漸漸地有過百的韓民峰湧跳下游向會展方向,而且在海上游泳的有年長、年幼及行動不便的韓國人,場面另人震驚,同時他們分別說:「DOWN DOWN WTO」的口號,這場面真的感動了我的心。我不明白他們在那麼寒冷的氣溫下還在海上叫喊示威?他們那麼拼命都是為了一個目的,就是制止會議舉行及把他們的聲音傳到會場內。他們民族精神真另我敬佩!

另一邊廂,一群較激的韓民為數大約三十人衝向警方的防線與警方發生衝突,互相推撞,其餘韓國示威者在背後叫喊及打氣,他們沒有主動衝向警方防線,只是很和平在背後示威。這場面真使我難忘因為我成長到這刻沒有看過警民衝突的實況,衝突維持大約半小時,只看見有很多韓民及中外記者被胡椒嘖霧所傷,三十名韓民重整隊形後嘗試再衝擊防線,期間有名韓民領袖取走一名記者的閃光燈,但後來也禮貌地交給該名記者,並且叫記者退後些。在這刻警方也重整隊型,重新調派前排的警員,然後韓民看着他們完結重整後,又再衝向他們的防線,當然也未能衝破防線,其他示威的韓民及南亞裔人仕也在旁叫喊支持。他們的示威方法不是報章傳媒所報導的那樣暴戾,就算使用了過份的手法也是代表少部份人士。香港人看來他們的示威方法較激進,但我自己覺得他們沒有傷害任何人士,無論跳海及衝防線示威都較禮貌及溫和地進行來表達他們的訊息及訴求。我自己很欣賞及覺得他們真很可憐的弱勢社群,香港人很難明白他們的困苦,因為香港已過了農業社會的階段,而且他們的唯一技能就是下田工作,他們辛苦賺取來的金錢被大國家實施不平等條例欺壓,試問怎樣容忍?

因此我覺得他們真是很可憐的組群,並且需要香港市民支持及認同他們的遊行示威,不要再看他們是暴民!!

給我自己的反思是香港人實在太幸福,這一代人時常說:「生活苦」,但我自己想他們根本未受過苦,也不清楚苦的滋味,時常被物質世界同化,不段追求更好的物質生活、享樂及品牌效應,他們也較少反省及感恩現在擁有什麼?只懂比較別人比我擁有多什麼?這是否真是生活的理念呢?

12月17日世貿示威日記

本人是在05年12月17日星期六世貿示威當天與示威者同行的業餘攝影者及聲援農民的示威者,本人並沒有偏向任何一方,只想拍攝是次世界性示威活動作歷史記錄。本人寫這篇文章目的是近來看很多傳媒報導及報章輿論,覺得香港傳媒另本人非常失望,某些報導與事實不符,除某生果報較中立外其他都較抺黑一方,只報導較大新聞價值的圖片,因此本人只篇寫當天眼見的一切事實,給予各香港市民作參考。

本人對當天(17/12)世貿示威時站於前線的警務人員作無限的讚賞,他們的鎮壓手法及站崗期間的表現真是極度克制,某些未能克制的警員除外。同時我也非常支持韓國農民的和平示威方法,某些較激進的行為除外。

這是我第三次參與世貿遊行活動,這天看見很熱鬧的場面,自12月13日世貿開幕日遊行後也沒有見那麼多示威者及不同國家的農民組織。我在維園內除拍攝外,還嘗試尋找曾與我拍照的韓農,因為我想給他們合照的相片留念。尋找了一段時間,終於在人海中尋找到這名12歲的少年,他是我第一次來拍攝時拍下最年輕的韓農之一,他與父親是第一次來香港,是為了反世貿會議示威,當我給相片給他時,他正在於救生衣上小休,我便把自己翻譯的韓語給他們看表明來意。他們雖然不懂英語,但他們用簡單的身體語言及友善的目光表達對我的欣賞及尊重。然後我再與這位小朋友拍照後離去,繼續尋找相片中的其他示威者。在尋找時給我認識韓國大學生的領袖,她能說英語,她還說韓農的苦況給我知曉,我還與她交換電郵及拍照,作日後的交流,跟着我們便分開。在尋找的過程中有位韓國記者好奇想知我在做什麼,我便取出翻譯的韓語表達自己的來意,並且給相簿讓他欣賞,他還說我的相片拍攝得不差,但有些對焦不正確,在欣賞的一刻,他看見其中一張相片有些韓農手持一幅橫額展示韓農在韓國示威時被警察虐打的照片,他說這些相片是他提供的。我即時用簡單的身體語言表達對他的欣賞,並且想與他一起拍攝這天示威相片,他說今天會很危險,因為韓農今天很憤怒,他們可能會打架,他們還知道韓農的遊行計劃,但他們沒有詳述,獲知後我與同行的朋友商討。我決定到前線拍攝歷史性照片,他們還叮囑我自己小心。

午飯後,相約韓國記者在維園草地等侯,各國示威者齊集於草地開始誓師儀式、載歌再舞及各領袖朗讀宣言。大約四時許,韓國記者示意到維園的門外等候示威者出來,在等候期間,我詢問為什麼韓國示威往往會與警察發生打鬥,韓記說:「在韓國的警察是受軍人訓練的,韓國人通常年滿十八歲便需要服兵役,而且做警察通常也較為年輕,因此較為衝動,容易發生打鬥場面。」我心想如果韓農真的要在香港滋事,那麼警察真的能低檔嗎?等了大約半小時,遊行正式開始,大家都分散尋找有利位置拍照,自己也在尋時不僅跌倒,撞傷了腿部,自己忍痛繼續拍照。在這時朋友致電給我說近洪興道己發生輕微衝突及有些示威者跳海抗議,我說這邊遊行剛剛開始,沒有什麼特別。我便與韓記說近海邊己發生衝突,他們神情大為緊張,立即跑向前方於馬司道及駱克道交界(即第一防線),看見沒有什麼事發生,韓記便燃點香煙等候示威者來臨。突然第一批韓農手持祭壇衝至。

第一防線
第一防線馬師道與駱克道交界,這防線只有三排女警及某些指揮官防守,轉舜轉間,韓農利用自制的祭壇衝向這防線,很快速及無任何暴力下輕易衝破,只聽見很多警員呼叫記者朋友不要推撞,因為記者要拍取照片紛紛湧上,這樣間接幫助韓農衝擊第一防線。這時在第一防線站崗的警察只可眼看著韓農及其他示威者向駱克道進發,期間在這防線站崗的警察沒有施行任何暴力給予示威者。

第二防線
韓農及其他示威者直速警察第二條防線駱克道,在這防線大部份是防暴警察人數大約五十人,他們擁有甲衣、盾牌、警棍及胡椒噴霧,而他們視暴民的示威者只有的是赤手空拳及一些旗幟。這時場面非常混亂,因為場面包括普通路人、記者、警察及示威者,當有示威者行近及推撞盾牌就要嘗吃警察的胡椒噴霧及警察的亂棍,當然有很多的示威者仍然照單全收警察的胡椒及棍法,而且時嘗聽見一些指揮官使用擴音器,呼叫警員冷靜、不要衝動及專注前方的命令,突然聽見一名站在警車上拍攝的記者呼叫警察不要再亂掍打手無寸鐵的韓農,他立刻喝止警察快些停手。跟着示威者嘗試推倒警車,站在警車上的記者慌忙跳到地上,同時警察也慌忙支援警車的另一邊,防止警車被推倒,場面異常混亂。在我拍攝途中,有一名手持相機人士突然跌到於地上,我連忙詢問他情況,他說右腿可能折斷了,不能行走,在這時示威人士將衝破這防線那樣,我連忙大叫有沒有救護員,當時我身邊有很多警察,但沒有人理會我的聲音,我想這人不能留在這地方,正想把他抬起時,有一位正採訪的有線記者衝出幫我抬走這人並且大叫有人受傷,有沒有人幫忙但仍然沒有任何人士回應,直至抬到一條泊下很多警車的橫街才有一名車上來的警察接應照顧這路人。當本人返回駱克道時,示威者仍然在防線與警方激烈衝突,突然從另一些横街有示威者衝出並且大叫口號,跟着陸陸續續有示威者跑至,警察不斷追趕示威者,示威者截停一些車輛經過告士打道通往菲林明道方向。在途中看見一些示威者被警察打至頭破血流,有些市民立即幫忙急救及包紮傷口。

第三防線
這刻我與韓農一起衝向菲林明道橋底,場面混亂,只聽見韓農大叫口號及唱歌。在中環廣場的防線只見警察不段增加人手及重新佈防,警方使用鐵馬制成一條封鎖線,示威者用他們的氣力把封鎖線拉扯直至拉倒,然後有些赤手空拳的示威者嘗試推撞警方的盾牌,當然彼此發生激烈衝突與此同時看見韓農把記者推至一角,跟着某些領袖坐下商討對策,同時一批女韓農在防線前載歌載舞,鼓勵各示威者的示氣,而且有一些無政府的世貿會員於前線與警察示威對立。休息了一段時間,看見韓農示威者收集鐵馬,把鐵馬組成三角形向警察的防線推進,一共推進了兩次,但始終都不成功,同時間大約在中環廣場的噴水池傳出槍聲及爆炸聲,然後有濃烈刺激的煙霧飄散於空氣中,然後面部器官有侵蝕的感覺,呼吸困難、眼淚不段湧出及咳嗽,心想這應該是催淚彈。在這刻眼前的防暴警察號無通知下發放另一顆催淚彈,大批韓農互相扶持向後退至橋,跟着警察不段向前進發,把示威人士迫退及重新設立封鎖線。
拘留或靜坐?

大批示威者在告士打道集合及休息,他們的領袖決定在這裡靜坐抗議,我也在他們當中休息、拍攝及觀賞歌舞,並且坐在一起聲援他們,示威者都帶着疲累的身軀休息及進食簡單的小食,我自己也分派香港製造的牛奶糖給韓農,感受我這種支持,這夜分外的寒冷,但示威者的氣氛異常的歡樂,他們又載歌載舞,雖然不明白他們唱什麼,在這刻只感覺他們很溫馨及團結,而且他們的眼神很有善,我也一起與他們跳舞另身軀不太寒冷。在歌舞後,聽一些不同組織領袖、韓國學生、香港學生及長毛說出一些話語鼓勵示威者。大約11時許我的朋友至電來說:「香港警務處長宣佈已把大約900名的示威者拘留於告士打道。」我的朋友和我也笑了出來,他們不是被拘留而是他們選擇在這裡靜坐抗議。我的朋友還建議我快些離開告士打道,避免被警方拘捕,儘管明天還要上班,但自己仍有一顆熱烈的心繼續支持示威者。過了不久有些示威者及市民需要到廁所小解,但警察不准許他們離開防線,因此發生輕微口角及推撞於盧押道,示威者始終未能如廁,跟着他們選擇在大新金融中心的逃生門後方便,而某些女士把掛於欄杆的横額撕下製作臨時洗手間。這晚真飢寒交迫,自己除午餐外也沒有進食,而且自己也沒有充分的準備,只穿着短袖衣服及風褸禦寒,大部份示威者都太疲勞在路旁一排排睡覺,在這刻自己也四周拍攝。某些記者拍攝他們生火取暖的相片時,與韓農發生輕微衝突,這刻韓農及記者分別在場制止衝突,這樣該記者才可解圍。

在拍攝期間韓農展示地上拾來未啓動的催淚彈(連別針也未拔,我想投這彈的警察應該在這刻很驚慌)示威者作勢拔出別針擲向無防範的警方,其他韓農見狀,紛紛按着這農民,形成一個很開心的局面。

大約深夜一時許,韓農一起跳舞,當中有拉龍舞蹈、互相跳舞及互相圍圈跳。不分國籍、不分界限及不分膚色一起熱情地跳舞軀走寒氣,場面異常高漲及愉快。在這刻韓農再一次的感動了我。因為他們那麼和平的示威方式為什麼政府視作他們是暴民?人性的善良可從他們的表情、眼神及行為,真誠地表露出來。無可否認他們當中有些是較激進份子,他們真的與警方對打,但他們卻沒有損毀任何市民財產及設施,他們接近會展目的是想把他們的聲音傳入會場,讓世貿會議訂立任何政策時,思想他們的真正需要及在政策背後誰是最終得益者?

在人群中碰見相識的韓記,他們同樣地沒有食水及糧食在橋下休息,他們也讚賞我的能力及速度與記者相若,他們說笑我有潛質成為記者。與始同時我也在橋下小休,觀看面前壯觀的防暴警察及他們的疲態,他們齊整地單行排開,有些盾牌是沒有警察手持站立於地上,好像一幅屏風那樣,在盾牌背後都是他們休息及進食的場面,我相信彼此都很疲倦。

大約兩時許,看見一輛輛懲教處巴士於謝斐道駛向告士打道,同時警察的盾牌在一名指揮官的聲音下分開兩行形成一條通道,然後警方使用車上的擴音器用韓語廣播,但因為聲音太細,座坐地上的示威者未能聽到,所以這名指揮官被防暴警察的保護下前行使用手提式的擴音器分別用韓、中及英語朗讀,內容大約「這是非法集會,根據公安法第乜乜條,你們經已被拘捕,請大家保持冷靜,跟蹤我們警方人員上車。」韓農聽到後情緒大為波動,打鼓立喊,警方見狀便後退同時聽見指揮官說:「讓他們情緒冷靜後才開始拘捕行動。」在另一邊廂有批香港人市民湧至謝斐道出口與警方商討離開事宜,但警方回覆除記者外什麼人士都不能離開告士打道的範圍,這批港人便鼓噪起來。在等待拘捕時有些韓農仍在地上睡覺休閒、某些韓農向警察示意,我們不是暴民,如果我們是暴民便向警察防線衝向,不會座坐這裡讓警察拘捕。大約三時許,警員派出一批女警向前行開始拘捕行動,他們首先拘捕座坐前排的一批手牽手女農,警方強行把女農搬離,期間女農不段爭扎及大聲呼喊,只見她們眼睛含着淚被女警遂一帶到車上,在警察背後的指揮官不段說:「各伙記禮貌及溫柔些進行拘捕行動,切勿再次動怒韓農情緒。」跟着車輛駛往觀塘警處,在拘捕的另一方,有韓農與女警拍照及交換電郵。

在拘捕期間看見韓農非常合作,他們會唱着歌及叫喊口號後座坐警方的面前等待警方拘捕及沒有掙扎地跟蹤警方上車。自己也預料被拘捕,所以自己也沒有逃離現場的想法,因此在飢寒交迫下座坐穚下休息,天氣冷得難以入睡,只看見警察分派餅乾及飲料給示威者,當然自己也不客氣吃了數塊,因為真的很餓,這幾片餅乾也變得很美味。某些示威者領取餅乾,但某些較激動的示威者卻把警方派來的餅乾用腳踏碎,可能他們感覺警方可憐他們,同時又拘捕他們的農民,他們有些較為激動,所以警方見狀便立即停止派食物,避便韓民情緒波動。警察的拘捕行動尚算順利,但非常緩慢使很多示威者不耐煩及鼓噪。

大約早上六時許,有些韓民呼叫我起來指示有另一
邊出口離開,於是我們一起排隊準備離去,但聽見警方廣播說:
「如果不是滋事份子,請手持香港身份証檢查後才可離去。」這刻我真不想離去,因為我真的想留下繼續支持示威者,我也不在乎被拘留或被檢控的後果,但回想這天需要上班,所以都依依不捨離開共渡寒夜的告士打道及一批示威者,當離開警方的防線後,需要經過警察檢查及問話後才可離去現場。

總結

本人很高興能參與世貿示威,讓我眼界大開,認識這批示威者為着自己的生活以爭取利益,他們民族的團結精神也使我欣賞,他們的團結精神藉得港人學習。這次遊行活動讓我更認識這世界不同地方農民的苦況,在地球上還有很多農民被世貿條例影響生計,使他們生活在弱勢環境之中,我深信還有最苦況的農民未能來到香港參與示威表達他們的訴求,因為他們可能連機票錢也沒有,這樣他們怎樣參與香港站的世貿會議示威呢? 對比香港的人,生活在這物質豐富的社會中仍然不覺得知足,不斷追求最好的心態湧現,另下一代也變了重物質的享樂者及尋找利益者,人的關係只建立於金錢利益,使人與人的距離愈來愈遠,人的問題不斷產生,使這香港更變成複雜及動盪的城市,香港人真的是時候反思自己人生追求什麼呢?金錢、成就、名氣或更好的生活呢?可能每人都想擁有這一切榮華富貴,但可能往往需要換取更大的代價。這樣你是否仍然想擁有呢?

我相信人類只要坦承瞭解自己的不足及需要,透過生活的反思及時常感恩,才能過着美滿以平安的生活。
本人也拍攝了些相片,如有興趣可到以下的相簿觀看小弟的劣品。http://photos.yahoo.com/snake205yip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