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學聯假民主 代表會見真章

廣告
學聯假民主 代表會見真章

廣告

對外,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一直堅持的立場是爭取民主。然而,在學聯內部,這個組織有多民主,又有多少人知道呢?本人作為學聯代表,對於學聯實際上有多民主,心中有數。2005年1月22日星期六的學聯第47屆代表會第三次常務會議(三代)上,學聯假民主的面紗,終於被一眾與會代表撕破。

會議開始不久,由於看到在座有許多非代表的與會者,本人即動議了一個議案:「Speaking Right is granted to every individual present in the meeting」(給予在座每一位與會者發言權)席間,即時有代表表示他們認為沒有這個必要,甚至指「係唔係有癲佬來,我地都要畀佢講野」。最終,議案被否決,之後,每一位非代表的與會者發言之前,會議主席都要逐次逐次問有沒有人反對給予發言權。當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一年級的霍偉邦同學希望發言的時候,當時的會議主席曾經利用「主席未畀發言權」為理由,阻止霍同學發言。本人實在不能接受代表會否決給予發言權的這個行徑。

如果有代表認為議案用字不清晰,他們大可以選擇修正原動議,而不是否決給予發言權的議案。本人又不明白,為甚麼代表寧願擔心「有癲佬上來」,也不想想與會者的發言權利?如果真的「有癲佬上來」,代表大可以在那時否決他的發言權,而不是一開始就否決給予所有人發言權的議案。當學聯口口聲聲要求民主,要求政府要聆聽意見的時候,學聯的第二最高權力機關──學聯代表會──則用程序阻止及打壓與會者發言的權利,究竟有沒有雙重標準?當學聯用一個行徑顯示它不願意聆聽的時候,學聯還有甚麼資格大聲夾惡譴責高官不聽民意?難道,學聯代表真的打算掩著賦予他們代表權力的同學的嘴巴嗎?

說實在,在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會議中,有評議員要求給予與會者發言權的時候,本人真的未曾見過,有評議員敢反對。本人真的看不到,在學聯代表會中的所有代表,背後有強烈的理據去反對給予發言權。

之後的會議上,更不時有代表認為其他代表的發言浪費時間、阻礙會議進行。所謂見微知著,本人實在不能理解,在甚麼時候,學聯的第二最高權力機關──學聯代表會──在甚麼時候淪為一眾代表的遊樂場。在這個遊樂場中,代表基本上是沒有向同學問責的心態,否則,本人不能理解為甚麼代表會可以否決給予發言權,但求會議高速進行而不問質素呢?

學聯假民主,代表會見真章!本人真的不明白,如此運作的學聯,還有甚麼資格指責立法會不民主,還有甚麼資格去話政府假諮詢?究竟,這是否一個時候,每一間大專院校的同學需要去想一想,你們心目中的學聯是這樣嗎?你們每人值得再給它每年$6嗎?還是,學聯代表會的假民主,宣佈了代議政治的死亡呢?

2005年1月23日清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