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事隔十三年,前進進戲劇工作坊的藝術總監陳炳釗,選擇把德國劇作家海諾・穆勒(Heiner Müller)的經典劇作《哈姆雷特機器》( Hamletmachine,1977年)再度搬上舞台,取名《哈奈馬仙》,可謂饒有深意。「香港話劇團」曾經在1995年的《荒謬及後現代之夜》的節目中,推出穆勒的《哈姆雷特機器》,而陳炳釗正是當時的導演。時光荏苒,2008年,隨著全球化的大潮、本地知名劇團「劇場組合」轉型正名為「PIP文化產業」以及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計劃上馬,香港正式進入全面的文化產業化年代。

廣告


廣告

「效忠」的幽靈如影隨形在回歸後特區翻雲覆雨,過去很多香港人重視的自由因而岌岌可危:火距傳送期間「不該」示威;李柱銘「不該」在華爾街日報發表藉奧運改善人權的文章;還有更早之前,那一「不該」落實普選的理由:一人一票無法保証可以選出北京信任、愛國愛港的行政長官。

副局長的雙重國籍引發了又一場「效忠」問題的論爭,一系列攸關身份歸屬的措辭於是在空氣中來回往返:擁有另國戶藉就代表對香港不忠誠?停薪留職等如不作委身(commitment)?

廣告


廣告

圖片為編輯所加,出自hkdigit,已為拍攝者同意刊載。

(註:這篇文章,原本刊於中大學生報的六四特刊。韓先生對運動的看法,根本而踏實,筆者聽著時有汗顏之感。登在此處,既是讓多些人留意中國工人的狀況,也是留下一個關於運動的說法。)

韓東方,1963年生於中國山西。1989年,他和其他工人組建「北京市工人自治聯合會」,該會後來與「北京高校自治聯會」同被列為反革命組織,韓東方於6月4日後被中國政府通緝,並在自首後入獄。91年,他因肺結核病到美國保外就醫。93年回國,卻被政府逮介出境,自始就住在香港。94年,他在國際自由工會運動的支持下,成立「中國勞工通訊」,透過出版調各種研究報告、協助中國工人透過法律爭取權益等,去支援中國工人運動的發展。

廣告


廣告

既然社會大眾一直渴慕英中,家長早前也曾因為英中學額上街遊行,曾班子玩完一輪國籍薪酬問答遊戲,當然要授意孫公派糖間間場回回氣。這樣也叫做微調,真希望同學不要有樣學樣。不過,其實大家心底都希望薪水也比照微調一下。大眾樂觀其成,反對聲音都上不了大枱,雷其昌校長依然敢講說話,一士諤諤。教人想起鮮魚行小學的梁校長,也都曾是教局中人,也讓我對教局尚存信心。可是他們都要面對不少來自教局的小動作,唉。

廣告


廣告

RIMG0262

皇后碼頭得到九號﹝左﹞和十號﹝右﹞碼頭變身加盟,upgrade成「超級皇后碼頭」。

八年前的六月我在熱戀中,幾乎每晚深夜離開報館後,都會和女朋友由灣仔軒尼詩道穿過柯布連道行人天橋,再穿過入境處、中環廣場和會展的公眾通道,再步行三百公尺到「鬼影都冇」的會展新翼回歸紀念碑──戀人總覺得海濱比較適合談情,亦只有熱戀的傻勁才讓我每晚忍受那接近六百公尺的步程而無知無覺。

廣告


廣告

「殺人事件」,收音機

1991年秋,剛升中三,假日多不出門,在家聽收音機。當時香港電台第二台星期天晚上有必備的文化節目——那是設頻道要遵守的條件之一,官商俱照辦不誤——,有一陣子好幾星期節目都在談台灣的金馬獎,提到一部叫《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電影。不記得當時有否記牢它得了兩個獎:最佳劇情片獎和最佳原著劇本獎。

廣告


廣告

(圖片說明:2008年6月6日「香港作動」活動,青年藝術家模仿岳敏君作品「粉紅兵馬俑」之行為藝表演。)

歡迎加入聯署

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

2004年6月4日點獻花朋友合照。

6月5日按:
昨晚8時才離開時代廣場─朋友,我們沒有爽約,只是遲來了。看見躺在巨人腳下的四五束白花,我便把帶來的花束放下,然後安心地離去。誰知今早打開電郵,才看見比我們早到的朋友,放下的花朵比我們看見的還多。好生失望。
昨晚與何慶基談及程展緯文章被九倉向明報高層投訴事件,他說:「九七前我常說九七後不怕比老虎咬死,最怕比蟲陰啲陰啲咬死。」民主、主由、公義,大家不會公開反對,但只有能夠在城市與生活的細微處體現,才算貨真價實。難道,應當是理所當然的,都迫得次次敲鑼打鼓,高調處理,才能「正常」一點?

廣告


廣告

閒來無事,我也會到香港藝術館的網頁瀏覽,看看有什麼新的藝術資訊,月前偶然發現了一個名為「香港視覺藝術欣賞網上課程」(下稱「視藝課程」)的環節,作為本地視藝史研究者,對此題目我自然格外留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