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蔭聰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國際

編輯室周記:全球危機已至,仍然執迷過度發展

廣告

廣告

今天早上,報館朋友來電,問我香港有沒有凱恩斯學派的經濟學家,我一時語塞,香港經濟學者知名的都是右派,多是新古典學派,當知香港如何落後形勢。

報館朋友此問,當然與克魯曼(Paul Krugman)有關,學界一般把他歸類為新凱恩斯學派,這位人兄與另一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蒂茲(Joseph Stiglitz)近年狠批金融市場去規管化(de-regulation),隨著金融海嘯的敗象,他們的觀點得到全球呼應。不管你的政經立場如何,只要你是認真思考的人,當要認真思考規管制度的漏弊,以及資本積累的社會後果。

國際的經濟思想界轉變之時,香港再次顯示她的貧乏。任志剛在立法局的一番「高頻率」言論(說早已警告銀行,只怪銀行不守規矩),只令人覺得監管當局只想卸膊,手持雷曼債券者固然氣憤,旁觀者亦不禁要問,難道我們的規管制度沒有問題?政府官員說,危機將至,表示會用盡彈藥捍衛港元,但如何彈藥緩解惡化的失業?如何解決日益惡化的貧窮問題?似乎亦只有雷聲大雨點小的十大基建。

可以想像的是,右翼人士會利用經濟惡化的理由,阻止最低工資立法,壓抑社會福利的訴求,漠視全球關注的「社會保護」(social protection)的議程﹣﹣捍衛金融秩序的最終目的,其實亦是想減少市場波動對社會生活的摧毀。且看近日興起的中間偏左政治力量社民連線,是否會有一番作為,而基層運動的團體又會如何迎擊?

由宏觀到微觀,香港對這個新議程毫無準備,看著疑似共產黨員曾鈺成坐上立會主席位置,沾沾自喜,似乎對世間風雨沒多少掛牽;而政府更只是放縱大型資本的掠奪,執迷過度發展。本網站的民間記者朱凱迪已多次報導大埔鳯園的綜合發展規劃,他希望將討論的焦點擴闊和擴大。一方面了解各區蓄勢待發的鄉郊地產項目,包括下白泥、深涌、米埔等,另一面也想探討,仍在新界土地進行耕作的農友如何理解他們與土地的關係。香港政府正計劃開發邊境大片鄉郊土地,除了房地產發展外,有沒有其他可能性呢?

如各位朋友有興趣一起跟進,請聯絡朱凱迪([email protected])。

需要保護的,不單是日常的生活根基,亦包括我們的獨立文化空間。往年由非牟利團體影意志及商業電影公司百老匯合辦,藝發局資助的『亞洲國際電影節HKAFF』,一直推動亞洲地區的獨立電影發展及放映。最近收到消息,今年的HKAFF已由百老匯自行成立一間機構獨力籌辦。我們有意深討這變化的緣由,從文化政策的角度,了解不同組織及資金模式對香港獨立電影發展的影響,以及一直以公帑資助HKAFF的藝發局對這宗『資產轉移』的回應。

對文化政策及發展感興趣的朋友,若想跟進採訪,請聯絡周思中([email protecte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