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野狗為喻─—給工廈藝術家的信

野狗為喻─—給工廈藝術家的信
廣告

廣告

各位廠廈動物:

大家好!

脫離了廠廈動物園,已有好一段日子了。但那些在廠廈生活的日子,的確令人懷念─我們一起做飯、喝酒、聽歌,倦了便窩在眾人的碌架床或沙發上看書或睡覺─當然,我們也會創作。套用各處打文化牌的市長最愛看的《創意新貴》作者Richard Florida的講法,創意不同於電制可以隨時開關。但我更愛的比喻是官塘band仔朋友的說法─有自己的studio跟沒有自己的studio的分別就像在家裡做愛與在外面爆房做愛─前者可以談談情跳跳舞,興之所致隨時黎料,而後者則只能機械地為做而做。

Studio─即係咩都做得

我不是八十後,有資格似老賣老,朋友常笑我是藝壇馮寶寶─是的,我還記得第一次入studio那年是中三,放學後脫下校服便去土瓜灣錄音。還記得在producer哥哥面前想扮識野,問:「呢個『studio』係做咩野架?」誰知他冷冷地答:「studio的意思即是做咩都得。」時代進步,studio已不再是什麼陌生的生字,而是指沒有間隔、面積細小卻又要裝品味的studio flat。而更加進步的是,在八十年代在西方商界的cultural turn,因為保育潮,令香港政府也終於學懂了打文化牌。是勝利沖昏了頭腦還是藝術家都不過是太易滿足的conformist─永利街的永在,意味着的是更多唐樓的倒下,和局長以文化牌摧毀真實的常民生活的勝利。為了能夠保育一度佈景板而歡呼喝彩,我想世上真沒有城市比我們更後現代!

同樣是假「為咗你地好」之名而做的壞事,最貼身的當然還是「活化」。一邊說要扶植創意產業、一邊落閘放狗銳減廠廈供應,是自相矛盾的政策。金融風暴後為了救市,政府進一步把大量工業用地劃為「其他用途(商貿)、(商業)及(住宅)」,過去二十年間,原來500公頃工業用地當中,已有200公頃改為商貿地帶。然在政府眼裡,願意在政策帶動下主動「升呢」的業主太少,在廠廈動物眼裡卻是別有洞天,其中以官塘和新蒲崗為最。這些付不起或不屑到apm消費的城市動物,在官塘夾band有之、砌模型整蛋糕有之,一家大小窩居更有之。都說官塘草根,是的,在一月底官塘live house 「hidden agenda」結業後做的調查發現,這批為數幾百人在「白鴿籠band房」(小至一百尺到三四百尺)的廠廈動物,八成是「八十後」(20-30歲)、大多數是中學程度(佔56%)、月入中位數為10,000、大部份收入與藝術創作無關(全部收入均來自創作的只有28%)、近八成每人每月只夾1,000元以下租金─尺價在十元以上的「活化」商貿大廈,政府真的是何不食肉糜?利字當前,又有幾多業主會拿出良心租給這些文藝青年而不改建成酒店商廈?

油街─798都唔知係邊!

新年流流我跟隨大家遊行上藝術發展局─這麼的一個小局!但對band仔來說,行動終點以「藝術」二字作結,意義重大。聽過最令人難受的比喻是─「其他藝術家都仲有石硤尾賽馬會創意動物園─我們是野狗都不如。」遊行途中的一道景點,是油街藝術村,往事令人回味─導賞的關鍵詞是「當年搞油街時,北京798都唔知係邊度!」當然,只地產和政府才喜歡把798視為成功例子,藝術家幫忙開發文化經濟,最後不是成了小老闆就只有收隊離場。資本全球流動的連銷反應,結果是在地社群遭殃─2月23日,「生勾勾被活化」遊行後兩天,北京008藝術區藝術家遭拆遷,走上自八九以來都沒有示威發生過的長安街。

十年人事─沒有油街,我們慶幸還有伙炭。比起官塘,伙炭是一個更為成熟的群聚,十年之間,從基本生產到展示消費一應俱全,出過兩次香港代表隊(梁志和、黃志恆、白雙全分別於2001年及2009年參加威尼斯雙年展);培育成功走入市場、連大學入學面試考生都懂得點名的周俊輝、林東鵬;為新一代中介人如梁展峰和pep、西九效應下的地產文化戰(信和)提供試練場……當中千絲萬縷的人脈關係匯聚成的協同效應與文化資本,令藝術家得以成長、文化得以扎根。自2004年開始的追綜研究發現,整個群體有賴工業空間得以專業化─2009年調查,伙炭的月入中位數為15,500,當中7成全部收入均來自與藝術相關活動;過半數擁有研究院學歷。然這不代表沒有隱憂─租金佔個人入息比例由2006年佔6.8%上升至2009年佔10%。而最能促進協同效應的畫廊和展覽場所,甚至部份個人工作室,在城規條例內屬「商店及服務」、「辦公室」或「展覽或會議廳」用途,處身在工廈內其消防規格也難以提升。加上每年一度的開放日每日人流達三、四千─地政署向來雖然疏於執法,但長遠之計仍是「斷估唔拉」。

許是我們這些反應均早在政府掌握之內,受個別地產商全版廣告「施壓」反「活化」之下,林鄭月娥局長主動放風本周已約見藝術界。這次透過工聯會暗道約見,誠惶誠恐。不知局長會否施展渾身解數,先以市場之力把藝術家推向邊緣,再來一招促建創意動物園派糖招安─從美荷樓、荷李活道前已婚警察宿舍,到所剩無幾的房委會『徙置』工廠大廈。許是我的大乘思想作怪─在市場與政府之間,有能力成為上樓的動物當然不少,但更多的是沒有能力、或根本不想生金蛋的朋友。說也笑話─當藝術家也要成為等侯甄別、「徙置」的難民,藝術的獨立性和創新精神成疑。如果不把文化創意產業正當地納入為工業用途,並且停止進一步把更多工業用地劃為商業區,我們不止會失去新蒲崗、官塘和伙炭,更會失去我們未來的文化發展。

正為你們憂心忡忡的朋友

梁寶山 上

(本文刊2010年3月21日《明報》世紀版)

------------------------
附:
人少少扮代表
工廈動物派對@timesquare

「三隻小豬的故事」:伙炭是一個較為成熟的群聚(cluster),十年之間,從基本生產到展示消費一應俱全,出過兩次香港代表隊(梁志和、黃志恆、白雙全分別於2001年及2009年參加威尼斯雙年展);培育成功走入市場的藝術家如李傑、周俊輝、林東鵬;為新一代中介人如梁展峰和pep。甚至在西九效應下,為地產的文化戰(信和)提供試練場。人脈關係與協同效應,令藝術家得以成長、文化得以扎根。
但在活化政策下,伙炭作為「模範」長遠也自身難保。我們希望香港官塘朋友能繼續得到文化藝術發展應有的空間,希望香港能夠多幾個像伙炭的文化群聚。
下周我們將與發展局會面,我們希望不單發展局,而是負責文化事務的民政局、甚至創意辦公室能切實聽取我們工廈動物的投求。

------------
火炭及官塘政策建議

火炭
約有三百名以上藝術家,由個人工作室到畫廊,群聚的協同效應強。除近火車站一幅CDA地外,短期內工業區用途不變
- 土地規劃:最簡單的方式為讓現有用途「合法化」。文件*內文第8節指創作工作室為「違規」,然附件A則指「設計及媒體」製作屬經常准許用途;而「展覽或會議廳」、「康體文娛場所」則須城規會許可。請局方考慮把現有以製作為主的工作室列為經常准許項目。並協助展覽及文娛場所向城規會申請。
- 市場誘因:i. 出租予文化藝術及創意工業個人或團體的業主可括免差餉;ii. 透過藝術發展局或創意辦公室分配租金補貼
- 長遠發展:i. 長遠保留火炭為工業區;ii.把該區政府物業轉為文化藝術設施
官塘
約有二、三百band房,主要為由大單位間格成的小單位,由band房、live house到中介組織辦公室,群聚協同效應強。全區已被劃為其他(商貿)用途。
- 土地規劃:在批出「活化」項目時,加入特別條件,例如項目應保留20%樓面予文化藝術設施及創意工業
- 市場誘因:i. 出租予文化藝術及創意工業個人或團體的業主可括免差餉;ii. 透過藝術發展局或創意辦公室分配租金補貼
- 長遠發展:i.把該區政府物業轉為文化藝術設施
整體對策
因工業用地樓面大量縮減,創意工業與文化藝術在商貿區在土地用途上雖屬許可,但難敵市場競爭而無法得到所需空間
政府:i.保留現時所剩無幾的工業區;ii.配合香港文化術及創意工業發展,整體規劃土地空間使用,例如設立「其他用途(文化)」區;iii.重新實施租務管制
業界:i.向工業區遷移;ii.向業權分散的大廈遷移;iii.因應不同使用方式移向法例許可地帶(例如畫廊、表演場地移往低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