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地區政治系列】民協楊彧:做地區服務一定要「見到人」先合格

廣告
【地區政治系列】民協楊彧:做地區服務一定要「見到人」先合格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今屆區議會選舉將在11月尾舉行,那邊廂有雨傘運動的傘兵落區挑戰建制派大佬,這邊廂亦有傳統泛民的第二梯隊在社區深耕。一直被指是深水埗黨的民協今屆矢志「光復深水埗」,社區主任楊彧便表示,做地區服務一定要「見到人」先合格,讓街坊能夠直接向他求助,而不是建制派式的「助理」打骰。

地區服務由細微做起

民協在今屆屯門先有甄紹南擬接替民協老將嚴天生,黃大仙亦有施德來準備接前立法局議員莫應帆的班。深水埗則有另一新人楊彧考慮出選荔枝角南,接替去屆深水埗票王黃志勇。

這名新人其實不算新,更已有一定的選舉經驗。楊彧2008年理大社會及行政系畢業後,希望能繼續從事有關政治的工作,所以選擇加入了民協。他加入民協後的第一站是大坑東,成為時任區議員黃桂雲的助理。在一年多後,民協要打「區選」,他臨危受命落戶下白田,迎戰被指是民協叛徒的甄啟榮。

楊承認當時自己初出茅廬,沒有詳細的競選策略,加上備戰工夫不足,最後不敵甄。但他坦言對手甄啟榮強勁,在區選落敗後,他不諱言曾作盤算:「白田再做四年的勝算依然不高。」

記者:麥馬高

batch_IMG_0746

楊彧笑言剛來民協的時候,已有黨內前輩對他說:「唔選就唔好嚟民協啦。」他最後在2013年年頭落戶海麗邨。今屆區議會重新劃界,荔枝角分為荔枝角北、荔枝角中、幸福同荔枝角南。碧海藍天今屆被劃到幸福,連續三屆不同選區,而荔枝角南只剩下人口持續上升的海麗邨。

海麗邨在2004年8月入伙,現任區議員黃志勇連續兩屆大勝對手,更被視為黨內明日之星,但有消息指他將專心社工服務,不再出選。楊彧被問到空降該區,是否食黃志勇的老本?他不同意,並表示其實有壓力。楊認為泛民和建制派不同,一定要靠深耕的服務及跟進個案贏得街坊信任。「如果真係咁簡單,就不用早三年就落嚟做啦!」他形容這三年來是用來和街坊建立關係,要做到給街坊一個感覺是「阿勇做到,阿彧都做到既!」他坦言,細微至安裝智能電話程式和登記特區護照等,這些對於居民來說才是真正的民生「議題」。

batch_IMG_1153

邨民:你同我講呢啲?

楊彧認為在地區政治中,政治議題反而其次,而且議題不要做到太大,因為全港性的議題相對較難進入社區。「要做貼身議題,不要太政治化,街坊會認為你講的和我講的都唔同。」他認為要做到九成地區議題,如抗議港鐵加價都已經做到「太廣」。楊又認為,海麗邨的特色是其他人較難入侵,因為海是較為獨立的公屋。和深水埗其他公屋比較,元州邨等則四通八達,其他有意打「選戰」的則較易入邨。

此外,鄰近海麗邨的南昌站一帶在2020年前有多個工程。先有路政署計劃在興華街三個街口,即包括東京街和欽州街等,興建口字型的天橋系統,連接海麗邨至港鐵南昌站一帶。加上六號地盤和南昌站上蓋興建私樓等,海麗邨未來附近的工程可說是翻天覆地。

然而,海麗邨一直被指有交通問題,其中新巴路線702曾多次作路線改動,現時不再是循環線。居民常指路線班次不穩,楊表示這是惡性循環。先是因為西九四小龍及荔枝角南一帶的人口近年來不斷上升,但街市卻一直從缺。該區居民買餸時需要前往北河街及保安道街市,而前往北河街街市的最快捷方法正是702。除此之外,因為路線途經大坑東及欽州街,長者乘客較多,上落車時間增加令行車時間較長。楊表示已多次和運輸署開會,討論能否增加班次,但當局堅持「一車不加」。

batch_IMG_1151

民建聯成功爭取「遲少少」

海麗邨缺乏休憩空間,現時僅有的海麗臨時花園「業權」原歸教育局所擁有及管理。該地原屬政府機構或社區用途,為興建學校的儲備。楊表示,民協在當局未作詳細規劃時,已爭取為臨時公園,年期直至2013年。他指當局在去年表明不會保留該臨時花園,即將興建特殊人士學校。楊質疑當中涉及政治因素,而民建聯聲稱的成功爭取實際只是爭取當局「遲少少」收地。

民建聯自2007年起已對海麗邨「虎視眈眈」,先是在07年派出當時被譽為四小花的陳仁川,2011年則有陳宴誠挑戰黃志勇。而民建聯今屆亦有另一新秀陳貴雄「插旗」,不過有居民表示從來未見過其廬山真面目。楊表示對方派咩人都好,自己的原則只有一個,就是堅持要見到人。「做屋邨的地區服務,街坊會要見到個人先認為你能夠幫手。」

註:上述乃區選目前形勢,未有人正式宣佈參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