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反釋法遊行案】纏繞兩年審足四季 七名被告反威權信念不變

【反釋法遊行案】纏繞兩年審足四季  七名被告反威權信念不變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11月反釋法遊行案,九人被控告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非法集結、阻差辦公和襲警。案件沒有獲得媒體太多的關注,但由拘捕、起訴到審訊,拉扯長達兩年。九名被告中,除了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和前常委林淳軒認罪外,其餘均不認罪,七人在這一年來不斷上庭,審訊歷經四季,但他們的信念一致,堅持反對威權管治。

全國人大常委會在2016年11月5日通過,就《基本法》第104條的解釋草案,香港迎來第五次釋法。九名被告在翌日參與民主派遊行,晚上在中聯辦外被捕。社民連是被告的「大戶」,包括主席吳文遠、副秘書長周嘉發和職員陳文威。

在2016年9月的立法會換屆選舉,吳文遠向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擲三文治,後來裁定普通襲擊罪罪成,被判入獄三星期。他日前向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押後裁決。吳文遠表示,自己正在忙於「準備坐監」。如果三文治案的上訴不獲批准,吳文遠將會在獄中過冬天及生日。

IMG_4431

吳文遠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早唔存在

「原來呢單都搞咗咁耐,點解我哋次次拉橫額張相都一樣嘅。」然而,一樣的不止相片,庭上的庭警保安、法庭秘書和職員亦是同一批人,吳文遠笑言和他們已是半友誼的關係。「唔洗講,釋法一定唔啱,人大不斷干預香港的法治?『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早唔存在。」

家住美孚的吳文遠更關心的是,即將舉行的立法會九龍西補選。他指市民對選舉沒有熱烈的氣氛,斥政府冷處理得非常厲害,令人沒有動力及意欲投票。「但都儘量做吧,頂住共產黨,話俾林鄭月娥聽,民意企喺邊度。」

IMG_4479

在上庭外,社民連亦一直大力參與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的助選,至今舉行了過百次街站。陳文威則負責安排街站位置、時間表、聯絡義工和咪手。面對由早到下午的審訊,被告難免有倦意。陳文威的精神較差,偶然會在庭上合著。但他在一星期前遇到車禍,右腳有點一拐一拐,近日在忙於夾Band 和佈置其Band 房。談到選舉氣氛,陳文威指對比2016年換屆選舉是相對較差,「你要我講,今次是幾乎沒有氣氛的,補選係咁吧,係美孚反應好點囉。」

IMG_4428

周嘉發則被控襲警,一旦罪成將會即時入獄。他在今早開庭前,和梁國雄先到石硤尾開街站替民主派助選。周嘉發近來的生活就是助選和托管狗隻的工作,但他自言,上庭初期時會心跳加速,尤其重看遭警察用警棍打中,更是「棍棍到肉」。但在和律師溝通及在不斷翻看影片後,心情已相對平靜,「嗯,現在心理狀況好了很多。」

卸任民陣召集人 葉志衍:民間力量須思考如何發揮最大作用

在兩年間,先有梁國雄、姚松炎、劉小麗和羅冠聰遭撤銷立法會議員資格,再有周庭、劉穎匡、陳國強和劉小麗被取消參選資格,香港的政治氣候步入寒冬。在其餘被告中,大專政改關注組的葉志衍剛剛卸任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民陣召集人過往慣例都是兩屆,葉志衍坦言,因為有感未能達到原來的目的,所以沒有連任召集人。他不諱言,對民陣能否發揮過往的動員角色有點懷疑,而且組織已錯過了改革的時間。

「反威權,反極權統治,對我嚟講從來都無變,但民間力量必須思考如何先能夠發揮最大作用。」葉志衍指出,民陣內有不少活躍團體,但列席會議的人卻均不能作決定,「如果想民陣成為有影響力,至少要更重視,同開會的態度上要有作決定的意志。」

IMG_4426

左為葉志衍,右為盧德昌

盧德昌同為大專政改關注組成員,更是葉志衍的「親密戰友」。但他則顯得有點意志消沉,他最近做兼職導師,負責教中、小學生興趣班,因為時間較容易安排。他表示,在審訊期間,沒有心機做任何工作,「教班可以將自己的想法帶俾佢哋。」葉志衍在旁笑說,「邊係呢,我打他兩拳就無事嫁啦。」

IMG_4482

在七名被告中,最年長的周樹榮一直從事速遞工作,但因為案件纏繞長達兩年,已在7月「提早退休」。「始終要係咁上庭,公司都覺得我煩嘅。」但老闆近日喚他,在案件完結後可以再次上班。不過,周樹榮表示即使再上班,都只做會半天的兼職,「返上晝,下晝有街站就做街站,有示威就去示威。」

在案件審訊期間,周樹榮仍一直參與遊行示威,在高鐵開通儀式當日,更和鳩嗚團成員穿上公安的制服到場抗議。他表示,參與社會運動只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條氣唔順」,「大陸講過唔算數囉,又話俾普選?不如直接收返香港啦,唔洗等2047啦。」

IMG_4436

鄭沛倫(右)穿上背心,和前來聲援的社民連職員陳皓桓(左)穿上厚褸相映成趣

國歌法立法在即,大專院校亦不甘示弱,欲訂立「辱校罪」。浸大近日便對外放風,擬修訂違紀行為定義, 納入「對大學聲譽造成傷害」,最嚴重者更可以永久開除。前嶺大學生會會長鄭沛倫斥道,這是威權化的管治,重申大學應是崇尚自由的地方。他炮轟大學管理層容不下批評的聲音,顯然是小器的表現,強調學生的訴求總有原因。

「有無聽過學生的想法?有無接納過呢?有無平心靜氣同學生傾呢?無囉。」鄭沛倫又慨嘆,各大學的管理層看到學生組織碎片化,難以構成威脅,呼籲各學生會必須團結。

控辯雙方今日下午作結案陳詞,這宗審足四季的案件亦正式完成審訊;裁判官黃雅茵押後到明年3月6日作裁決,這將會是另一場漫長的等待。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