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佔中九子案】陳健民:宣布佔中啟動後被指「騎劫」 學生要求三子停站台

【佔中九子案】陳健民:宣布佔中啟動後被指「騎劫」 學生要求三子停站台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攝: Gundam Lam)

(獨媒特約報導)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及另外6人因2014年的雨傘運動,被控串謀公眾妨擾、煽惑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罪名。陳健民供稱,事前對學生的「重奪公民廣場」行動並不知情,他於行動翌日早上才到達金鐘,沿途被年青人指責「佔中三子」的不作為;至2014年9月28日凌晨,在學聯的同意下,三子宣布「佔中」啟動,有部份市民聽罷指責三子「騎劫」學生,留守市民人數急跌。陳指,當時學生很緊張,要求他們不要再站在大台上。

陳稱一直有暗示國慶日佔領 暗語「去飲」

「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中大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續作供。陳健民今早提及,曾於2014年7月29日與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和時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會面討論政制改革。直至8月31日人大作出決定,陳和另外兩名「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和朱耀明一致認為已再沒有對話的空間。他們當晚立即在金鐘添馬公園舉行集會,約5千人參與,各方團體出席發言時均表示「對話之路已完」,香港將進入一個抗命年代。

陳指「人大八三一決定」違反了《基本法》對普選的要求,一是如果反對力量被排除在選舉之外,便不是一個普選,二是根據2004年人大常委會頒布的「政改三部曲」,人大常委會只能支持或不支持香港政府的改革政制,而不應該在香港政府制訂方案前便頒下框架。

陳指,他們向警方申請於10月1日至3日中環遮打道舉辦的大型集會,是跟「人大八三一框架」有關。代表陳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今早向他展示警方發出的「不反對通知書」。陳表示,當初計劃留守時間會超出「不反對通知書」所載的時間,即10月3日,如果完全根據通知書的規定,便不是「公民抗命」。儘管三子各人判斷不同,但他們都認為集會持續幾天便完,陳則估計10月5日便會結束。「不反對通知書」上,集會目的是「引起公眾關注普選議題」,人數為「5千至5萬人」,根據此人數,陳稱有信心令所有群眾都留在遮打道範圍。

陳指,在申請集會階段,一直都未收到警方回覆,但他稱在這段時間一直都向公眾暗示會於10月1日佔領,暗示語句為「去飲」。

陳:香港作為金融中心 不會被佔領癱瘓

麥高義提及戴耀廷曾接受《彭博商業周刊》訪問,戴在訪問中表示,佔領行動於假日舉辦,目的是不想對社會造成太大影響。陳表示,相信「香港作為金融的中心,是不會被一個佔領癱瘓」,因為示威者會用最和平的方式等待被捕,只要政府不故意在拘捕行動中拖延,佔領的時間不會過長。陳表示,戴耀廷的說法「太有禮貌」,若佔領對社會造成有限度的阻礙,公眾是接受到的。

陳指,行動最重要的原則是非暴力,避免跟警方及「反佔中」人士有肢體和言語上的衝突,亦不希望參與者戴口罩、做出不負責任的行為。另外,陳不希望會場內出現跟大會原則相違背的橫額及音響,市民要跟隨大台的指揮,包括大台呼籲市民撤退時便要撤退。

陳指,有3千人簽署了《佔中意向書》,事前亦舉辦過有關和平抗爭的訓練活動,參與者被教導被捕時要坐下,不要大力掙扎,要放軟身體,讓警察抬他們上警車。

陳稱沒有參與計劃重奪公廣

2014年9月,學聯發起一星期罷課,抗議「人大八三一決定」。至9月26日,即罷課最後一天,學聯及學民思潮號召群眾闖入政府總部前地。陳表示事前不知情,他當晚跟戴耀廷和朱耀明在旺角教協會址開會討論10月1日的集會,包括將佔領區劃分成不同區域,不同團體負責管理一個區;有學生計劃在佔領期間演奏音樂,但他們擔心會騷擾到附近酒店的住客,所以安排他們遠離酒店。直至10時會議結束,才收到消息指有學生領袖被捕。

陳稱927早上始前往金鐘 被年青人指責「去咗邊」

陳於9月27日早上原打算返回中大,替參與罷課的學生補課,但收到戴耀廷的電話,指金鐘情況很危急,需要陳前往金鐘。陳表示,於中午12時前到達金鐘,前往目的是要先去了解現場情況。

陳與戴一同從金鐘經海富中心天橋前往公民廣場外,沿途陸續遇到4至5名年青人指責他們,內容大概是「年青人已做了很多事,你們去咗邊度?」他們又要求三子盡快佔中。陳指,其後在大台旁也不斷有人前來提供類似意見。他指原本計劃於國慶日進行佔領行動,如果要提早佔領,便要跟政黨討論是否跟隨原定的行動計劃。

陳稱學生代表同意宣布佔中

陳稱,當時認為可以在添美道開始佔領,也有與戴和朱討論過會否擴展至夏慤道,可是由於夏慤道交通繁忙,擔心示威者會受傷,他不敢想像後果。

麥高義指學聯及學民思潮均有學生領袖被拘捕。陳回應指,學民思潮的代表向他指出黃之鋒已被捕,所以不能提供意見;至於學聯的代表則不同,他們指學生已經很疲倦,需要「佔中秘書處」支援,而學聯的常務委員會負責決策,他們有代表於9月27日深夜與三子進行會議。至9月28日凌晨,他們同意三子於「命運自主」大台宣布提早「佔中」。因此三子於凌晨約1時半宣布「佔領中環,正式啟動」。

宣布佔中後遭指責「騎劫」 人數急跌 

宣布「佔中」後,陳指接近大台的市民,聽到廣播後表現興奮及拍手支持,但不久有人從遠方走到台前,很激烈地指責三子「騎劫」學生。陳向他們解釋這決定是得到學聯的同意,有的人聽罷便停止指責,但有人依然不滿,繼續向學聯代表投訴。陳憶述,他在大台上有表明過是來支持學生,但遠離大台的市民可能聽不到廣播,因此會認為三子搶走了學生的領導權。

麥高義問及,三子有否向群眾解釋此運動並不是由「佔中秘書處」發起。陳記得有學生講過這不是「佔中運動」而是「全民運動」,惟他不是很清楚記得是哪個學生說過,記得是鍾耀華及周庭有講過,也可能是張秀賢。法官陳仲衡向陳笑言:「到時控方便會盤問你。」

陳指,有市民開始離開集會會場,戴耀廷曾到立法會停車場位置嘗試游說市民,但阻止不到市民離開。陳指,學生們都很緊張,不讓三子再站在台上,所以他們只能坐在大台旁邊。

至9月28日早上,陳指留守在添美道的人只淨下幾百人,遠低於前一晚的數千人。陳表示,人數急跌於他來說是「很大打擊」,他開始質疑自己做了錯誤的決定。

審訊明續。

「佔中三子」戴耀廷、朱耀明及陳健民均面對「串謀犯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共三項控罪;陳淑莊、邵家臻、黃浩銘、張秀賢、鍾耀華各面對「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共兩項控罪;李永達則面對一項「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控罪。他們否認所有控罪。

記者:黎彩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