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性別

風雨蘭:性暴力受害人平均延遲3.8年求助 最長達58年

風雨蘭:性暴力受害人平均延遲3.8年求助 最長達58年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性暴力問題因「#MeToo」浪潮爆發引起社會關注,於三八婦女節翌日,關注團體「風雨蘭」聯同香港城市大學社會及行為科學系發佈《風雨蘭個案回溯研究報告2000-2018》,指出過去18年整體求助個案呈現上升趨勢,反映針對女性的性暴力問題日益嚴重,而且受害人平均於案發3.8年後始向風雨蘭求助。報告建議警方改善接案程序、加強公立醫院支援受害人服務和推行性教育、改革性罪行法例等,以鼓勵更多受害人求助。

兩成受害人16歲以下 最細1歲

報告分析過去18年風雨蘭所處理3,611宗針對女性的性暴力求助個案,當中超過六成為強姦,其次為非禮和性騷擾。各種性暴力個案均有增長,其中以非禮增幅最大。逾八成個案為熟人犯罪,半數時間發生於私人居所內,逾一成受害人於受害時與侵犯者同住。

另外,受害人延遲求助的情況嚴重,受害人平均於案發3.8年後始向風雨蘭求助,更有逾一成受害人延遲時間達十年或以上,最嚴重個案延遲時間達58年,其中以非禮個案的延遲時間為最長,達6.7年。逾兩成受害人案發時為16歲以下,當中最年輕受害人為1歲,其中超過四成為親屬所為,並與侵犯者同住。16歲以下的受害人延遲報案時間(13.2年)更較16歲以上的受害人(1.2年)延緩逾十倍以上。

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指出,僅約50%的報案率不理想。她表示,只有少數個案能於第一次法庭判決就成功定罪,「平均八宗得一宗入」,更有1,000件案件流失,主要因為證據不足和受害人放棄追究,「得6%案件能夠伸張公義」。她指,兒童和青少年處於弱勢,批評香港法例未能有效保護他們,16歲以下被非禮情況較嚴重,源於「加害人會用陽具插入陰道以外嘅方式侵犯佢哋,但係香港法例上都只屬非禮」,而「公眾指責大於支持」更增加了報案難度,對受害人造成二度傷害。

風雨蘭項目主任邱志衡表示,報告中的1歲受害人是由家人告知才得知自己曾被性侵犯。他又指出,很多16歲以下的受害人往往與加害者同住,因此未能即時向外界求助,即使受害人嘗試與家人傾訴,家人可能反倒成為阻力阻礙受害人報案,「好似個阿爸侵犯個女咁,個女話畀阿媽知,阿媽可能會叫個女唔好出聲」。

IMG_3110
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

向外求助易被責難否定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系副系主任洪雪蓮指出,有受害人至60歲始有勇氣透露6歲被父親性侵犯一事,其後經教會傳道人幫忙下轉介到風雨蘭求助。她解釋,不少性暴力加害人為受害者親屬,因此當受害人向其他親友求助時更易被否定、責罵和忽略,「兒童更加容易被認為係講大話,當到佢哋長大後講返件事又會被質疑係記錯咗」,更可能引致受害人焦慮、抑鬱、甚至自殺。她指出,當受害人認知該性暴力行為時往往已經是成年人,「大個透過睇書先知個行為係性侵犯,又或者遇返個加害者先肯講出嚟」。

王秀容指出,受害人經常因為種種顧忌而難以打破沉默向外求助,建議旁觀者一旦發現事件,應主動幫助受害人揭發案件。

陳沛然籲增加醫院24小時一站式支援

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指出,現時僅有一間公立醫院向性暴力受害人提供24小時一站式服務,其他公立醫院只於急症室提供有限度服務,因此很多性暴力受害人須多次向不同人敘述受害經歷,加重創傷,並降低他們採取法律行動的意願。他指,2017年只有4個強姦受害人接受一站式支援服務,「係非常誇張嘅數字」。他去年12月於立法會提出議案,建議政府增撥資源,於各指定醫院設立支援性暴力受害人和受虐兒童一站式危機處理中心,並於中心內提供法律和醫療服務幫助受害人渡過難關,議案獲全票通過。

記者:邱愛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