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書生百用

書生百用。有趣、有用、有深度,是這裡的宗旨。在繁忙的生活中,陪你一起輕輕鬆鬆讀點書。 網誌

媒體

安心事件下的八點公共反思

安心事件下的八點公共反思
廣告

廣告

1. 公共討論角度:我不認為真正高尚的人就不能瞭解和討論安心事件,一看就是私德有虧,一談就是抽水。問題是怎樣看,怎樣談。我們可以從「大家為何那麼關心名人的婚姻、戀愛、性」、「偷食是否有錯」、「偷拍和媒體報道這事件是否侵犯私隱」、潛藏的性別觀點等角度來談。這些都是有公共意義的,談得好也能把人們的目光轉移到更深層次或更批判性的角度來理解這件事,也算是間接減少對事主的傷害(例如謾罵、譴責)。

2. 「偷窺慾是人性。這是人性。」這個說法很流行,但並不真實。首先,事件在媒體上曝光後幾乎引發全城哄動,大家都熱烈跟蹤和討論事態發展,這絕不是「偷窺慾」就可充分解釋。其次,很難想像原始社會或非高度城市化的社會能有這種「追蹤名人→愉拍名人私(情欲)生活→能夠瘋狂引起全城哄動」的特殊現象。從人類學或社會學的角度來看,將這種社會現象單純歸因於先天的人性,是 no sense 的。我在《許志安偷吃關不關我們事?當然關我們事!》一文正是嘗試指出這是一種社會文化裡各種機制、想像、觀念造成的結果,而不只來自於簡單的人性可以總結。

3. 輿論上有一些人並不是吃花生,也不是譴責當事人,而是哀嘆「童話幻滅」。《許志安偷吃關不關我們事?》的解釋能充分說明這點:因為名人是社會模範,是供我們想像與投射的對象。基於社會對人們由細到大的塑造,絕大多數人都擁抱主流婚姻愛情觀,即追求「一對一天長地久」的童話世界,但同時候許多人心知肚明「偷食好普遍」。這種潛藏的矛盾心理狀態是很糾結、抑壓、不穩的,而名人的美好婚姻童話剛好提供了穩定劑。所以,當童話崩塌了,人們不只是有幻滅失望的情緒,更多的是從中得到強烈的釋放和發洩,因為他們都從中看到自己,那個陰暗面的自己。

4. 有什麼讀者就有什麼傳媒。從商業角度來說,蘋果可以說是絕頂聰明,太瞭解香港人口味。我甚至懷疑蘋果早有此片,等在訂閱制推出後,再推出此片。但是,此片是偷拍,是侵犯個人私生活。我不確定法律有無相關管制,但從道德上來說就顯然有問題。因此,假如你覺得媒體不應該是這樣的,就不應該因此事(不論為了什麼理由)而訂閱蘋果,因為這變相是支持了這樣的媒體運作邏輯。

5. 為什麼大家對婚姻的偷食和非婚姻戀愛關係中的偷食會有落差(認為前者嚴重很多)?婚姻承諾的神聖性有何特別?大家對婚姻具備什麼想像?這很值得大家深思。我們需要婚姻確保對方至死不渝,和自己組織家庭建立美好生活到終老。但正如上述所言,大家又心知肚明「偷食好普遍」,它活在我們的心底的陰影裡,每個人都害怕自己有一天會出軌,也害怕對方有一天會出軌。婚姻好像一條保險絲,嘗試保障這道陰影不會真的蓋過真實生活之中,但現代離婚率那麼高,真的能有保證嗎?

6. 也許你可能堅持自己永遠都是專一無二,故絕對有資格要求對方也永遠對自己專一無二。但這世上畢竟有大量人和自己不一樣,那麼我們應該怎樣和這種人建立親密關係?要求?強迫?管制?也許你/妳能夠令他/她半情願地向你說做到,甚至他/她也真誠認為自己能做到,再甚至願意進入婚姻來明言自己的決心與意志。然而,人終究不是純理性的機器,人會有情感,有慾望,當有一天他/她遇上一個人,喜歡上和出軌了,沒錯,這是違反當初承諾,但那就代表不再愛你/妳嗎?那就代表當初的承諾都不過是欺騙、虛假的嗎?

我不相信許志安沒愛過鄭秀文,也不相信許志安的承諾從一開始就是欺騙。我更願意相信戀愛和婚姻中當初所謂的「承諾」總埋藏著抑壓的、自我欺騙(不論是承諾人或受承諾人)的部分,只是大家都不肯承認,不肯不敢面對。「我怎會是個渣男?我怎會是個蕩婦?」當主流的性道德觀念根深柢固滲入我們的價值觀,它就變成一種檢視自我與他人的尺度。但為何從沒多少人反省這個尺度?回想一下我們對同性戀造成的壓迫、對女性情慾造成的壓迫?為何就沒有對「多元關係」的壓迫?沒有對出軌者的羞辱?難道一個人同時愛上兩個人,出軌了,就必定是罪無可赦的壞人嗎?我看到朋友的一個 ig post,男的罵「女人果然全部都是雞」,女的回「男的果然全都是渣男」,難道我們真的只能這樣理解情慾,而最後變成互相攻擊,互相壓抑,互相背叛,至永無止境?

7. 如果你覺得馬國明肯定比鄭秀文慘,因為男人最忌戴綠帽,背後其實隱含了一套既有的性別觀念。「戴綠帽」一詞源於古代社會一種懲罰制度,要犯罪者戴綠帽。據說元代,凡是妻女從事性工作者,男的就要戴綠帽,以示其低賤的身份地位。為什麼戴綠帽是男人的恥辱,但若男方出軌女方卻很少會覺得是「恥辱」,因為性別觀念中我們認為男人一定要嚴格規訓和絕對占有女性,才算是「真男人」。

8. 最後,在高度曝光底下,事件中所有人都必定承受巨大的壓力和傷害,甚至連如何面對和處理也受到公眾檢視,失去了本該具有的自主權。在這脈絡下,當人們說「關我 x 事」時,也許不一定是要高高在上批判群眾什麼的,而是一種真心希望大家給予人們空間的吶喊。沒錯,名人是商品,他們從市場中靠形象賺取形象,因此也相應要付出代價。這聽起來很有道理,但細想一下,在這社會裡,誰不是市場上的件商品,正等待眾人買賣、審判?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