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政經

不能作比較的兩個年代

不能作比較的兩個年代
廣告

廣告

從香港政府推出修訂《逃犯條例》到今天,真的用醜態百出來形容,我這個在政府工作了三十多年的小官,真的大開眼界,無論在行動上和言論上,一點也不像代表政府,看似一班鬥嘴的「八婆」,更看到我們以前稱為「蛇」的表現,大家看看張建宗和李家超不是嗎?今天都回歸了二十多年,真的又為何和港英政府比較呢?

一直以來,沒有這種說法,相信是這幾年或者接近十年才有人這樣想。大家從一些本土派所舉的都是港英龍獅旗,證明了,很多人將歸英變成了港獨論。我不知道這樣講是對不對,事實上,我這個退休公務員算是和港英政府較接近,我都是這三到四年才提出港英年代和今天特區政府作點比較。

從現實去睇,今天的香港很多事情是較港英年代是自由和先進,例如民主選舉,社會福利等。你或者不同意,但這個是事實,只是今天這些自由和先進都走了另一條路,就是赤化之路,這點算是較為可悲,因為,民主選舉和社會福利,大陸一直都無,反之而來,他們就拿這些來向香港人施壓。

民主選舉其實是一件非常之簡單和普世價值必然所擁有,也是一個社會必然的進程,除非完全沒有舉行過。記得我十多到二十歲,香港完全沒有所謂「政治」問題,主要就像先父輩所講「食都無得食」,又何來有人講政治呢?

若果你問我最早想講政治,就是發動六七暴動那些「左仔」,他們可能幻想中共會收回香港,這樣就不用給英國人欺負,因此,又適逢大陸進行文化大革命,所以,有人就希望藉著機會將香港「變天」,可能這次本身老共都沒有收回的意思,更沒有意志,因此,這班「左仔」都枉作小人。

另一個轉捩點,相信是香港開始有民主選舉,我看到是在1985年的立法會選舉,當然更早的是市政局,但我無記錯都是在這兩年才有所謂由市民選的議員,一直都在檢討,在進化中,到了九七前,彭定康更將民主選舉差不多達成了一人一票選立法會議員的時候,到了九七就被喝停。然而市政局更在九七後的不久被殺局。

我講這些只是想告訴大家,英國人不是沒有給市民民主,只是在進化中,而英國本身就是民主國家,因此,也想不出為何香港不能像英國,相信這個就是宗主國的不同。香港就因為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不能像以前宗主國的真正民主和自由,所以,有人話,當年大家又不埋怨英國沒有給民主,今天就罵中共,難道,你不覺得現在是退步了嗎?

另一方面就是社會福利,表面上,很多環節都比九七前是好,例如醫療,教育,住屋等,但由於香港的人口結構出了問題,所以,就算出生率底,香港人口都有可觀的增長率,所以,任由你如何將那些福利提升,也追不上人的需求。尤以住屋,今天政府竟然可恥地叫人上大陸住,對比我出生時,香港的住屋問題也是由於大量大陸人逃來香港再加我們這些在港出生的人,那時要解決更困難,因為當年港英政府並不如今天的富裕。

為甚又要時常和他比較呢?根本就是兩種政府,今天美其名是由香港人當家作主,也是用緊當年在港英培訓的官員,但當面對以上問題時,那種面孔和決策,完全不像受到專業訓練的官員,再加上所謂開放的立法會的議員和格局,完全不濟事。和港英時期作比較,也是廢話,因為說出英國政府都不給港人民主自由,這個就明白到,香港人的腦袋都變了,因為從我認識的香港人,最緊要就是搵食。

以上一千字好大可能是廢話,因為,我知道,很多人是對港英政府是埋怨,認同今天港共政府是精明,所以,我從梁振英做了幾年特首之後,才會拿以往港英政府作比較,這個是相當傻和蠢,也常常被同齡的人話我「憨居」,事實上,所有都不能改變的情況下,說來做什麼呢?都是那三個定案,第一就是移民,第二就是留下來做順民,第三就是作無力的抗爭,直至死亡的一天。當然還有一種就是預左坐監的支持港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