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反新移民遊行:民怨重重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記者報導〕港府於二月份公佈新財政年度財政預算案,因上年度庫房綜合盈餘有七百多億,輿論要求「派糖,將部分盈餘回饋市民。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原建議注資六千元到強積性公積金戶口,稱「…希望協助更多市民為退休作好準備。這既不會增加通脹壓力,也是我們現在財政上可負擔的。」(2011-12年度財政預算案演辭第177節

社會對此方案甚為不滿,因強積金限定六十五歲或退休以後才可取用,無法幫助基層市民面對當前的通脹壓力,而且歷年回報低及行政費高,被市民稱之為「強迫金」。泛民及建制派議員罕有一致叫板,要求庫房水浸的財政司「回水」,甚至泛民議員職工盟李卓人號稱要發起「紫荊花革命」,與內地的「茉莉花革命」呼應云云。

一陣爭議後,3月2日財爺會見建制派議員後公佈修訂版預算案,向每個納稅人退稅七成五(上限六千元),以及給每個18歲以上香港永久居民派發六千元現金。豈料又引起社福組織不滿政府差別對待,不向非永久居民發放現金。至3月6日泛民發起反財政預算案遊行,有網民組成「香港本土力量」參加3月6日的反預算案遊行,高舉「新移民六千應無份」標語,認為未於香港住滿七年的非永久性居民不應取得六千元,或建議參考澳門的做法,派較少的金額(見:分化/認同:香港本土力量)。惟其理念尚未公開討論,即被不斷標籤為「法西斯」、「右翼」、「民粹」「歧視」等,令其組織因成員深怕被指責,陷於潰散,最後分裂收場。

這次分裂的導火線乃因「本土力量」的核心成員「十月圍城」於 Facebook 上聲言應找人假扮孕婦被打吸引傳媒注意,引起部分網友不滿,借用「本土居民愛香港★★★捍衛家園沒有錯」群組,並發起「反對派$6000給非香港永久居民大遊行」,並由網民Ada Cheung wing see及Fo Keung向屯門警署申請不反對遊行通知書。

昨天(四月十日)的遊行於下午兩時半由灣仔修頓球場出發,起步時人數約有百五至二百人,最高峰時約二百至三百人左右。遊行的主力搞手Ada對遊行的組織工作頗為熟悉,既預備好「不反對通知書」,又在短短六天內組織好義工,做好糾察隊和文書等分工,準備了各色各樣的橫額及貼紙。她於遊行開始前,多番強調遊行是網民自發,要和平理性非暴力,不會讓孕婦遊行,不會「好像社民連(混亂)」,叮囑參與者等正式宣告遊行開始後才展示橫額及叫口號,均令這次遊行看起來不同於過往「網上自發」的活動。

遊行:行動厲害,意識混亂

雖然遊行主題是「反對派$6000給非永久香港居民」,但議題甚寬甚至互相矛盾,混亂非常。例如產房爆滿(圖中一款示威牌主要放在Baby Kingdom網站)、社會福利被濫用、新移民搶走工作、公德甚差、不事生產,以至家庭暴力問題。示威口號包括「不事生產UN UN腳,永久取民福利削」、「綜援雙糧加六千,好食好住南下遷」、「父母並非香港民,何解子女可居港?」。

來自新界區的黃太帶著剛出世的孩子遊行,提到產房問題時一度激動雙眼通紅。她表示,生產時產房爆滿,被迫到私家醫院求診,認為內地人將香港人應得的福利都搶去,直斥為「蝗蟲」。她很明白產房醫護人員為何很煩燥:「我見到那些大陸孕婦動不動就按掣叫護士,又叫痛,又要吸氧氣,但明明就是沒有需要。」嬰孩出生,但不是太健康, 要照燈,她抱怨要等幾天才有位子,「因為有很多大陸BB正在用」。


(圖:黃太)

遊行搞手之一Fo Keung跟記者表示,示威標語大多為網民自行創作,認為協辦者的權力及規範只限於將遊行定位及將意見納入訴求,不會製造「被製造的聲音」,應開放予示威者自由表達,刻意將示威的主題及口號分拆開,是為非傳統的示威遊行法。不過他沒有解釋,為何示威標語及口號眾多,但規格大多一模一樣,如同中央製作,跟一般示威遊行多由參加者自行製作標語大相逕庭。

遊行亦有改編歌詞派發予參加者,諷刺新移民濫用資源,但最終沒有唱出,僅曾出現「獅子山下」。

平日參與示威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今次就出現在示威板內,皆因示威者批評他幫助新移民取用香港社會福利,助長懶人。




(圖:遊行在各論壇發佈的示威標語)

另一位遊行人士阿敏說,今次是人生第二遍參與遊行。強調自發,沒有政黨推動站出來的她,表示今次為的是要維護公民福利,她認為享受福利應先要付出貢獻。她家住公屋,父親是公務員,這幾年見證不少新移民很快就申請公屋,直斥政府部門濫批酌情權,也不相信政府公佈獲酌情上公屋和領綜援的數字。問及澳門也派六千元給非永久居民,阿敏反駁澳門的財政收入來自博彩稅,香港稅收來自市民辛苦錢,不可相提並論。她不介意專才來港,但不歡迎來寄生的。她也不介意港人為丈夫的內地婦女來港,但希望她們自重:「香港人都未出聲,(她們)唔好咁多要求!」。

遊行隊伍下午四點前到達政府總部,再次提出訴求,包括反對社署濫用酌情權,嚴格審查內地來港人士目的,關注中港假婚姻問題等。

遊行後Ada接受媒體訪問,強調是次遊行是針對政府,派錢是火頭,而根本問題是香港的入境跟福利政策。但記者問他們有沒有後續行動,她說沒有,指自己和其他三位搞手沒有共識。

討論:除了踢走新移民,還有甚麼?


(圖:貼紙原稿)

弱者抽刃,時勢使然

搞手的理念,更多是針對資源被內地新移民分薄,對於政府的數字被訪問都言不能盡信,指斥有人教他們申請酌情權,或內地人善於走精面,甚麼管制限制也會被手段耍走;又或如陳雲言「溝淡」香港人口,盡搶工作,或不是生產。對於公民權利,以至香港的「公民/居民身分」討論,似乎將一直缺失,陷於分錢撳錢。不得不同意,確如羅永生言,派錢「…不是福利改革而是惡毒的官方民粹主義招數…」,將香港的社會矛盾推至另一極端,將潛藏十二年的新移民問題都引爆。

遊行搞手發放的新聞稿也提到十二年前的莊豐源案。因該案例,香港現採用跟中國政府Jus Sanguinis 屬人政策完全不同的Jus Soli 屬地主義政策,即於本港出生即可成為香港居民,住滿七年成為永久居民,享有公民權利。莊豐源案後的167萬人論,政府利用輿論不斷強化將會有內地移民大舉移居,為福利及社會制度帶來重大負擔,藉分化本地居民及新移民,決絕地向人大要求解釋基本法。結果十二年光境,一心一意想家庭團聚的來不了,港府竟突然於今年一月公佈,效法澳門政府做法,若父或母來港時子女不足十四歲,就可以使用原來每日150個來港定居的剩餘名額申請來港,據民間團體估計,人數不足10萬,167萬的謊言,不攻自破。可是,沒有了167萬人,167的夢魘沒有消破,部分香港人卻從此針對新移民。但甚麼是新移民?甚麼是香港人?香港人的公民身分放諸大陸戶口又如何對比?討論都缺失在新移民的口水戰中。

及後,內地孕婦赴港產子人數日升(特別今天4/11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中,張文光指本港去年的出生率達8萬8千人,其中3萬2千人的父母並非香港永久居民,這個數字較10年前的620人,增加52倍),令公共醫院不得不於2007年採取措施限制接收內地孕婦人數,及大幅提高收費。香港社會,特別是孕婦,經常在論壇(如Baby Kingdom)指摘內地孕婦佔用產科資源,其子女亦可取用社會福利,加上媒體渲染中介公司的托詞,指來港產子可享優厚福利,矛頭逐指向她們;再加上香港 人或多或少看不慣內地人的生活習慣跟香港人大有不同,混合一直存在的憎厭濫用綜援,三者合一,所謂「向弱者抽刃」,或如此成形。

沒有人有心抽刃,而是面對衣食住行、藥房、產房都被一般龐大而無法抵擋的壓力侵入,產生的自我防衛表現。奶粉真的被買光嗎?非然,只是突然間競爭大了幾百倍,香港或是地少屋小,一下子要面對巨大的市場,自有不適感,以至不快。對過去的懷念及「優越感」,或源於社會的構成逐漸改變,一時難以接受而產生自我保護網。到底是排擠新移民,還是窮人?大概參加者也說不清。

身分探究未竟,尚待詳細研究

討論香港本土力量時曾提過,事件「…能否推動社會更好反思及認識公民社會、政治操作,甚至香港人的族群身分/認同。香港還未去到台灣的本土/外省階段,惟倘若政府無心理順,怕且總會繼續升溫。」本日遊行頓見政府仍只回答一句「已聽到市民的訴求」,不禁想起泛民議員形容政治連施政的決心也缺失,無意拆解困擾港人已久的居港權以至「神聖」的永久居民三粒星問題。我們將另文探討香港居民及公民身份議題。

特約記者 鄭樂恒、易汶健、梁靜友 報導
攝影:鄭樂恒、梁靜友

------------------------

附:「反對派$6000給非香港居民」新聞稿
「反對派$6000給非香港居民」致 : 各傳媒界的朋友。

首先,多謝各傳媒關注是次遊行。 我們是一個由網民自發組織發起的遊行,由籌備到遊行,剛好只是一星期的事。 作為主辦單位,我們估計今天出席遊行的參加人數為 250 人,目的是希望和平理性的,表達市民對財政預算案在毫無理據的亂派錢之荒謬,和粗陋錯誤的策劃安排之不滿。

活動名稱 : 反對派$6000給非香港居民
日期 :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
時間 : 14:30 – 16:00
遊行路線 : 灣仔修頓球場 – 中環政府合署西閘

反 對關愛基金派$6000給非香港居民這事件,只是一個「契機」讓我們站出來。 其實自「莊豐源案」後,內地人來港產子,而由政府附送的居港權資格,已對社會造成了極大的負擔。資料顯示,過去一年,本港約有3萬多名「純內地嬰兒」—— 即父母均非香港居民的嬰兒——在香港出生,我們的社會是否有能力長遠的承擔這個包袱??

政府強調,領取綜援的新移民在十年間減少了67%,但這論點只是一個玩弄數字的文字遊戲! 當中,新移民居港滿七年後,便可由「新移民」類別,改為香港人類別,而他們的子女如申領綜援,亦屬「香港」個案。我們認為這些數據是誤導的。

除了財政上的壓力,香港亦要為新移民付出難以用金錢來衡量的沉重社會成本。 這當中包括大量香港的本土資源,例如 因酌情/彈性處理而接近負荷力邊緣的醫療系統,教育系統,公屋系統等等。 當將這些影響納入考慮範圍,社會資源的整體錯配的「數」和「量」會更教人吃驚。

過 去十年的數據讓我們看到,15歲以下人士申領綜援的數目… 由99年的7.5%上升至2009年的10.3% ,這對香港是一個嚴重的警號。 不斷增加的數字,讓我們反思,提供福利誘因,讓這些小孩長期在貧窮環境成長,香港現在的移民政策,是在做福人民,還是在暗地作孽??

我們 反對關愛基金派$6000給 非香港居民,正是要政府不要只去照顧表面的現象,而是要去正視和修正「原因」。香港的人口結構早己呈現倒三角型,在往後的日子,未來的納稅人需要承擔上更 沉重的老年人相關社會福利; 再加上大量的「結構性」貧窮人口,將來我們的下一代會是一片怎樣的光境??實在是令人不敢想像!

作為「負責任」的成年人,我們不希望下一代要活在陰霾下。 所以我們今天走出來,向政府指出這個政策的荒謬! 更強烈要求政府去檢討香港的福利政策及移民政策,以免遺害下一代!。
------------------------

附:致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先生
日期: 二零壹壹年四月十日

曾特首,

今天,我們網民自發舉辦了”反對派$6000給非香港永久居民”大遊行,希望特首能關注及聆聽我們的聲音。

自從政府透露,考慮從關愛基金撥出六千元給未住滿七年的新移民,令很多網友熱烈的討論。坊間對要求福利之聲此起彼落,哭哭啼啼有之,惡形惡相有之;到底,是香港的福利不夠?還是福利泛濫了??

我們活在香港,談的,是權利與義務。我們工作,繳稅,是對社會的義務,我們享受的福利,是公民的權利,這是香港行之已久的運作;亦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現在,人道立場泛濫,「歧視」字眼被濫用,福利主義的聲音壟斷了輿論,不管我們社會是否承受得起,愛哭的孩子才有奶喝!結果,整個社會變了,整個香港的價值觀都變了。這種改變,正侵蝕着香港的競爭力,扭曲了「福利」的原意。

不同地區都有不同的移民政策,目的是透過移民促成人口流動,彌補社會人才的不足。如投資移民,技術移民,在經濟已經開始轉型的香港,大量引入低技術勞動力,是否就是導致貧富懸殊的原因??而且,這個包袱,只會越來越大,越來越重,最後只會迎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們舉辦這次活動,不是歧視新移民,亦不是為錢斤斤計較,而是要透過反對關愛基金派錢這安排,來讓政府官員們反思,要為著香港的長遠發展,要求重新檢討香港的福利政策和移民政策。

我要求:
1. 關注大陸孕婦來港產子造成的資源問題。
2. 設立奶粉離境稅。
3. 要求港府收回大陸移民審批權
4. 嚴格審查內地來港人士目的
5. 反對社署濫用酌情權
6. 反對政府濫發資源助長假貧窮。
7. 嚴謹調查騙綜援個案,嚴懲綜援富戶。
8. 關注中港假婚姻問題。
這些沉重的負荷,社會己經開始承擔不了。我們現在就是希望用腳步和汗水,要求政府回應我們的訴求。

四月十日眾遊行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