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大興村裏一張鐵椅引起的憤怒

大興村裏一張鐵椅引起的憤怒
廣告

廣告

本人居住大興村,起碼都有5年時間。但今日特意為本村寫網誌,原因是見到不平之事,不能不抒心底鬱結。就在今晚,本人落到屋村商場食飯,發現商場地下多了一檔寬頻檔攤於新開的佳寶超市門前。

我初時見到檔攤感覺怪怪,但想不起怪在那裏。就在我一路步近檔攤,細意一看!地上的烙印提示了我,原初此位置上到底是甚麼?

其實此印上是村內供休憩的鐵椅一張。看到清晰的螺絲窿及鐵掌印,是螺絲把鐵椅與地面碼實所留下,但現在被拆走原先鐵椅是村內公園的公共設施之一,其外觀就與它對面的鐵椅同款,應屬公園設施的一部分。

由於村內面積廣闊,居民要由自己居住的大廈前往屋村商場最遠距離都有500至700米左右。加上村內老人家較多,他們平日買完餸提著一裝二裝歸家時,行到中途都會在下此椅稍作休息。所以此椅平日的使用量也很高,而且特別受老人家「歡迎」。

但今日見到的就變了一間3寬頻公司的檔攤。

其實村內一直有空地劃分給已申請的小販擺賣和電訊寬頻公司宣傳,就正正於佳寶超市的對面馬路,相距不足100米,此空地還足以容納6檔寬頻公司檔攤,但今日見到空地沒有擺攤。

事件中令我不能理解的是,香港的電訊寬頻公司長期都擁有特權,全香港「鍾意點擺就點擺」,擺得出既地方就會見其踪影,其中能被告阻街的實屬罕見。而商場的擺攤空地又未見使用,商場管理者領匯何需為財團公司而犧牲公共設施?

另外,涉事被拆的鐵椅雖然身在「曹營」,錯落於商場範圍內,但它本質是公園休憩設施一部分,應該是房委會所管理,正確來說應該是屬於納稅人。而領匯拆去鐵椅時有否得房委會及區議會的准許?若沒有的話,領匯是否刑事毀壞,盜竊公家財物。

何況領匯接管了屋村商場多年都未有將商場來個重新裝修。但租金照加,令村內多間士多、洗衣鋪、五金鋪等相繼結業,多個單位至今仍然空置,乏人問津。為何商場管理者領匯不將空置單位租給電訊寬頻公司,賺取正式租金為企業謀最大利益,向股東負責?本人認為,是寬頻公司垂涎新開的佳寶超市所帶來的人流量而「撥個輪」叫領匯「搞掂」。

問題更引發出村內其他問題的聯想

大興村的社區設計上是由村內商場為中心幅射開去與周邊的大廈和公園相連接,商場除提供一般商店街市外還提供圖書館、社區中心、房委會辦公室(佳寶超市前身)、公共空間(商場天臺)。所以商場與村內設施是互相連結,區內通道是兩者共用,基本上是難以把一條通道區分到底是商場還是屋村。尤其今次涉事的位置,通道闊度只有2至3米,如在此加上流動檔攤,將令本身不寬的道路變得更狹窄,令行人不便,莫講話可以令老人稍作休息。

而荒謬的是,公屋與商場的社區建設與區內網絡構成正好適合給予年老者晚年安居,安渡餘生。但九唔搭八的領匯又在村內把商鋪單位放租出去成為養老院。反映管理者的思維不貼近居民所需,甚至是多舊魚。

更嚴重的是,自領匯接管後,商場基本上可謂「自癈武功」把原有的社區功能癈掉(未爭在連天臺都封埋)把通道變窄不利行人、將房委會辦公區遷出、丟空單位、抬高租金、引入連鎖商店等,令社區的心臟變為死城,迫使居民往其他屋村或地區尋找更便宜更合適的消費與服務。就此,大興村已被劃開三份(西面,興泰、興盛、興昌)居民前往山景村,(興平、興耀)居民往建生村或乘輕鐵到新墟,(興輝、興偉)居民就要前往新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