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大馬淨選運動,給香港的啟示

廣告

廣告

bersih 3.0 hk

(獨媒特約報導)馬來西亞最遲將於明年3月舉行大選。今年4月28日,該國的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簡稱「淨選盟」)在首都吉隆波獨立廣場舉行抗議集會,有十多萬人出席,是馬來西亞歷來罕見的大型民間集會,全國各地也同時舉行集會。香港也有近500人身穿黃衫,由銅鑼灣遊行往在馬來西亞領事館外集會(見主題圖片),連同台灣、紐約、多倫多等城市的僑民,響應淨選盟的行動。

淨選盟的成立,其實是反對大馬選舉的制度性舞弊。淨選盟發起3.0集會,延續過往提出的八項訴求,包括清理選民登記冊、改革郵寄選票制度、投票時使用不褪色墨汁(避免重複投票)、自由與公平的媒體報導、競選活動期最少21天(現時競選期太短,有利執政黨)、由獨立機構負責所有選舉事務,不要公共機構介入,杜絕貪污(如買票),以及杜絕骯髒政治手段(如人身攻擊)。淨選盟執委成員,莫納什大學(Monash University Sunway Campus)新聞系講師黃進發博士於今年5月20日在香港出席民間人權陣線的論壇時表示,當局已答應第一項要求。另外,跟過去不同,軍人將獲准在正式投票日前,親自到投票站投票,取消過往郵寄選票,並且有各黨派監察投票。淨選盟正努力爭取其餘目標。

大馬式種票
去年,香港區議會選舉掀出選民登記冊問題以至種票事件。黃進發指出,馬來西亞執政黨同樣利用選民登記的各種漏洞,操縱選舉結果:

一、冒充選民:例如有人冒充已去世的選民的身份投票,或者有長期不投票的選民突然投票。他說曾發現有選民年齡居然高達150多歲。
二、種票:同一地址的選民人數之多讓人懷疑,選區外的人大量出現在個別選區的選民登記名冊上(用身份證換取支持選票)。
三、刪除選民名字:把支持反對黨的選民從他們原來的選區搬往另一選區,甚至將他們從選民名冊上刪除。
四、複製選民:淨選盟在選民名冊上,發現很多不同姓名但身份證號碼一樣的選民,或者身份證號碼不同,但姓名、出生日期和出生州份一樣的選民。另外,軍警退休後,應該是直接到票站投票的,但很多退休軍警仍在郵寄選民的登記冊上。更甚者,是利用軍警配偶名字,換了性別放上選民登記名冊,增加支持執政黨的選民。

總之,跟香港的建制派一樣,大馬的執政黨為了增加自己的選票,種票方式層出不窮。淨聯盟唯有不斷翻查選民登記冊,然後向當局和傳媒投訴。當然,要追究這些問題不但花時間,而且永無終結,因為清理了現時的選民名冊問題,新一批又隨之出現。不過,這樣做可以讓馬來西亞人看到執政黨如何操控選舉,削弱執政黨的合法性。

Huat
黃進發博士出席民間人權陣線的交流會。

讓示威抗議「正常化」、「主流化」
黃進發說,不少馬來西亞人本來對骯髒的選舉也感到難以忍受,但馬來西亞的「國內安全法」相當嚴苛,警方過往經常利用這法令肆意扣留反對派,故一直難以出現大型群眾集會。執政黨去年11月一讀通過修改和平集會法,但仍限制集會,譬如4月28日淨選盟 3.0集會,當局原已批准集會舉行,後來警察卻設立路障,阻止人們前往集會,後來更使用大量催淚彈驅散人群,結果造成一名參加者因吸入過多催淚氣死亡。

再者,在淨選盟興起之前,很多馬來西亞人抗拒參加集會,認為抗議示威會擾亂社會,而且會被指犯法。為了消除人們對集會以致參與政治的恐懼,讓示威「正常化」、「主流化」,淨選盟覺得要讓捍衛公民的集會權利更安全、和平、日常、有型而且好玩。例如,他們去年下半年,多次挑選人流多的地方示威,如地鐵和商場。當商場禁止示威者張掛大字報,他們便改為手持代表淨選盟的顏色──黃色──的汽球,又請來詩人朗誦詩歌 。當保安說商場是私人重地,要經批准才能在那裡搞活動時,他們便詢問保安能否欣賞聖誕樹,保安說不能阻止他們這樣做。他們下一次行動便是攜帶汽球穿黃衣在商場拍照,欣賞聖誕樹。黃進發不諱言,行動越不擾民越好,而且一定要有新聞價值,如果警方阻止他們攜帶汽球或者「欣賞聖誕樹」,記者一定會報導,因為理虧的是政府,不是示威者。更重要的是,他們鼓勵更多人參與,並突出政府提呈的和平集會法案是荒謬的,更證明不公法例是可以逾越的(見下面的YouTube片段)。

跟過去兩次集會比較,淨選盟 3.0大集會除了人數大增外,另一特色是黃衫軍以外,還有一大群綠衫軍,他們是綠色盛會(Himpunan Hijau),一個反對關丹興建Lynas稀土廠的關注生態環境遭破壞的行動計劃。黃進發說,綠色盛會主動提出加入淨選盟3.0集會。在馬來西亞,反稀土廠議題在民間沒有大爭議,多數人反對興建稀土廠,運動面對的是政府罔顧民意,爭取的是程序公義。綠色盛會的核心成員忌諱跟反對黨合作,恐怕有風險,於是找非政府組織之中最出名的淨選盟合作,在3.0集會上提出他們的議題。


綠色盛會與淨選盟同日集會,反對興建稀土廠。圖片來源見

向馬來西亞人學習
淨選盟認為,選民登記名冊的漏弊是選舉不公的一大元凶。黃進發自言要好像查案那樣,推斷問題的成因。香港的政治團體要學習他們的決心和耐力。此外,由於他們要重新建立民眾抗爭力量,所以集會抗議時,要時刻吸引媒體和民眾注意。香港政治和公民團體未必完全同意這主張,畢竟香港人(不論建制派或泛民主派)也較接受這類社會行動,但大馬抗爭的創意,有點像酷愛上街、快樂抗爭的味道,值得香港團體參考。

最後,兩地的民主運動現時面對政府的壓迫,縱然大馬的程度遠較香港嚴峻,淨選盟3.0集會最後避不過警民衝突,而政府也一直違背改革選舉的承諾。事實上,淨選盟3.0集會反映馬來西亞人對真正民主選舉的嚮往,集會人數比去3.0集會人選增加數倍,令執政黨對即將舉行的大選形勢更加憂慮。5月21日,大馬警方拘捕了反對派人民公正黨顧問安華(Anwar Ibrahim)和兩名領導,指他們在獨立廣場舉行淨選盟集會,違反了《2012年和平集會法令》,他們三人皆不認罪,他們和人權組織Human Rights Watch都指出,政府是想破壞他們的選舉部署。

在香港,立法會選舉即將舉行,去年區議會選舉雖然被揭出大量種票事件,但一輪熱鬧後,傳媒、政黨和民間又冷了下來,可以預見種票、調動票源等行為會再在西環的主持下發生。如果我們任由這些不公平的選舉手法繼續下去,香港人不久就會習以為常。

再者,新任政府看來不會給公民社會有好日子過,可能是挑動群眾矛盾,可能是收緊各種公民自由。去年《當今大馬》記者楊凱斌在本網沙龍特別提及,香港的六四集會以及七一遊行,「對馬來西亞年青人,尤其是華人,有很大的模範作用」。我在想,是我們要跟馬來西亞人學習,學習在暴政下掙扎抗爭才對。

本網相關報導
公民力量對抗暴力政府:馬來西亞的「乾淨」選舉運動《馬來西亞的網絡政治》交流會簡要)
亞洲的茉莉花:大馬淨選盟3.0

另外,黃進發博士也接受OurTV節目訪問。

主題圖片來源:facebook/Bersih 3.0 Hong Kong Edition

編輯:彩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