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排檔小販的黑色聖誔

廣告

廣告

DSC00608

中學時期,北角的馬寶道可說是港島區的女人街,平民階層的購物天堂,還記得我第一件送給媽媽的禮物,也是在這裡買的。不過自從地鐵通車後,地鐵附近一堆舊樓重建,開了幾個商場,政府清走了流動小販,只留下幾十個固定攤位小販(亦即排擋)。小販走了,但新蓋的商場不見得有生意,隨著街道的凋零而空盪盪。

最近,因為花園街火災,本來不太熱鬧的街道,更顯愁雲慘霧。很多攤販都沒有開檔做生意,部份則忙著把貨物打包運走。從周初開始,街上掛滿橫額標語,抗議政府打壓攤販,反對「釘牌」建議等等。

無奈等退休?

在家裡附近賣二手貨版衣的阿姨無奈的說,食環一天查兩次,為免被檢控,她已經多日沒有開工,此外因為要減少存貨,她更扔掉四份之一的存貨,部份則寄存在附近的店舖。過去幾天,她一直在附近的工業大廈找出租倉,卻始終找不到,而迷你倉的成本則太高,也沒有可能每天以貨車從荃灣貨倉運貨來北角,她嘅嘆說:「再這樣下去,唯一的出路就是提早退休。」在她旁邊的布舖則把部份存貨堆到家裡,部份則以低於成本價退回給批發商。

在走訪攤販時,才發現馬寶道中段擺放出口家居用品的攤販是北角商販協會創會會長吳國欽。吳在北角出生,做了小販三十多年,十多年前政府整治馬寶道才轉為固定牌照攤販。他對輿論把花園街火災一事歸疚攤販堆放貨物的說法感到很憤怒:「11月30日後警方未有報告,輿論把問題歸疚小販,難道沒有小販,就沒有火災?還有,民主黨議員涂謹申亦把事件說成是小販堆積存貨造成,作為民選代表,他沒有幫基層講說話。」

DSC00612

到政總擺檔去

「最近,深水埗有電單車被縱火,是否不讓街上放電單車呢?汽車被縱火仲危險,個油缸好似個炸彈咁,係咪不許街上有車呢?這是斬腳趾避沙蟲的做法!花園街的事,小販也不想。年頭火災,花了十萬裝修排檔,想著聖誔新年多做生意,入了十幾萬貨,一把火被燒了,他們也是火災苦主。」他認為應該等警方調查報告出來,再討論解決問題的方法,譬如說是否可以設立警鐘和灑水系統,防止火勢蔓延。

吳又指出,若政府引進「釘牌」制度,結果等於全面取替小販,因為自七三年起,食環署已停止發小販牌,攤販數目越來越少。他說,若政府一意孤行,引進「釘牌」,商販會推車仔到政府總部和立法會擺賣。

Our streets are dying. 我們的街道正步向死亡

他希望政府能全面檢討小販政策,認為小販能為社區帶來「活水」:「馬寶道,九十年代時水泄不通,但今天水靜鵝飛,到處都是吉舖,因為無小販,人流不夠。那些反對小販的,不懂生意,只說小販弄髒街道,現在人流都沒有,如何做生意?以前這裡的地舖,最平的租金也要八萬多九萬,現在兩三萬大概也租不出。這裡有兩個吉舖已丟空十個月了,人流太少,五萬的租金太貴,成條街一潭死水。」

花園街火災迄今已兩個多星期,警方只確認了有兩個火頭,但對火災的起因仍未有定案,但食環署在輿論的壓力下,採取了所謂「零容忍」的執法,每天票控攤販,引發北河街攤販擺市。

本來聖誕與新年是攤販的黃金檔期,今年因為花園街火災,全港攤販被迫過「黑色聖誔」,但願他們能有一個安樂的新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