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網絡

政治諷刺表達權哪裡去了?《版權(修訂)條例》離線沙龍

政治諷刺表達權哪裡去了?《版權(修訂)條例》離線沙龍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獨立媒體(香港)舉辦《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沙龍,互聯網協會主席莫乃光透露,政府在製訂《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時,曾考慮把政治諷刺納入豁免條款,以保障言論和表達自由,但在「臨門一腳」時,擱置了相關的條款。香港獨立媒體網編輯林藹雲則表示,互聯網服務商(OSP)「安全港」的移除內容機制,一旦被濫用,將全面改變香港互聯網的政治文化。

莫乃光在出席 7月16日獨立媒體(香港)舉辦的《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沙龍時,詳細講述了整個立法的經過。其實早於2007年,政府就推出「數碼版權」的相關諮詢,由於爭議很大,政府希望由用戶、OSP 和版權擁有者三方協商出內容移除的機制與守則 (code of practice)。然而,這個三方會議,到最後變成一個國際的版權擁有者代表(如國際影業協會)和國際的 OSP (如 Yahoo 和 Google)較勁的地方,本地 OSP 參與不多,亦缺乏用戶代表。開了幾次會,最後還是沒有共識,要交由政府立法。

莫乃光又指出,在條例草擬的過程中,相關人員一直打算把政治諷刺 (political satire) 加入豁免條款,但到最後關頭,卻擱置了相關條款。他也不知道壓力來自何方。

在政府的《版權(修訂)條例》宣傳片裡,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強調,「惡搞」也是侵權,因為它們會為原作者帶來「心理傷害」,令網民擔心日後製作「惡搞」會被執法部門刑事檢控。

香港獨立媒體網林藹雲則表示,即使執法部門不作刑事檢控,版權持有人以「惡搞侵權」為由,要求 OSP 移除相關的內容,也會造成互聯網上內容的大清洗。

她指出,雖然條例有教育、新聞和評論相關的豁免條款,但若 OSP 收到版權持有人的投訴,它們為了保障自己,很可能會移除相關的內容,儘管它們可能有教育、新聞和評論等價值。故此,安全島的移除機制,一旦被濫用,會大量削弱那些教育、新聞和評論豁免條款的效力。此外,她又擔心移除機制會剝奪了網上「匿名」寫作的文化。當 OSP 收到投訴,它的角色是一個中介,若它接觸不到作者,內容便會在沒有抗辯下被移除,整個機制將徹底改變了既有的表達文化。

她呼籲網民和小型 OSP 要積極參與「OSP 安全港」的守則製定,保障用戶權益(包括抗辯機會和私穩),確保內容移除機制公開透明,甚至要定期公佈被移除的內容清單和投訴人資料,以確保機制不被濫用。

另一名講者 Kelvin Sit,從用戶的角度分析大型社交網 Facebook 的管理如何影響社交媒體的動員力。他指出,一個小小設置的改動(所面書上 Page 的邀請置定),就全面削弱了網上動員的力量。

《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將於7月23日在立法會進行公眾諮詢,一共有五十四個團體登記出席,不少意見書批評條例打壓非商業性二次創作和政治諷刺。

編輯:林藹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