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有關七一晚「針對長和系的階級鬥爭」的直接行動之感

廣告

廣告

事源在71的晚上,留守巿民接管民陣大台後,FM101周諾恆在台上用咪呼籲,行動內容大致為「政府制度非主要矛盾,而是在資本主義下由李嘉誠長江為首的地產霸權才是主要矛盾,所以應向長江行動。如果唔郁,都係會俾差佬圍,所以我地就依家行動。」接著就由周等人帶頭就步向長江。就當晚這番主張及其後發起的行動,本人會以當時的行動決策、邏輯、政府角度去批判,還原事實。

本人由政總開閘到晚上,我一直一個人坐在政總現場宣傳留守,並呼籲現場人士討論下一步行動,一路不斷有個別遊行人士坐下參與留守,包括101,去到入夜,葉寶琳、kitty、黃浩賢、沈偉男、俊彥都上到政總,我與上述各人都分別討論行動方式,初步為遊行龍尾到達後會上禮賓府,我們也分別向在場群眾交換意見,其時俊彥與101接洽。而本人在梯上宣傳留守也不時到大台、大閘進行討論,又因LSD處於71龍尾,本人便一直用電話聯絡曾健成及陶君行了解動向,並表明待LSD和龍尾到達政總,便立即作最後討論,然後決定行動。

本人在等候LSD到砲台里斜路及處理警方意圖落閘,當本人由大閘回到大台時,便剛好周便正在發表其行動方向,然後帶頭行動。此刻,LSD及龍尾還未到達政總,之前仍未正式作意見總合,而「禮賓府方案」也沒有在大咪中提及。事後俊彥強調已和101就「禮賓府方案」交換意見。

(2) 行動決策

其實社運行動時往往靠現場群眾參與討論、決策及付諸行動。而多數做法簡單為各個小組討論、然後作一次意見集合,再經大家決定出最後方案,並作行動。

而71當晚,遊行尚未完結,而當時群眾仍各自討論及利用大咪用作個人分享,尚未正式總合各討論得出的意見,然後用廣泛的方式給予群眾資訊並付諸表決下,周率先用大咪發表個人的行動方式並且即時與101成員進行行動。而之前俊彥確定已和101作一次討論有關「禮賓府方案」,101表示反對,及後周用大咪發表其主張時也沒有提到他們反對的「禮賓府方案」予群眾選擇。加上周發表內容也強調「唔郁留係政總都係被差佬圍,我地依家就行。」

這說法彷彿向群眾宣示現在只有一個行動方案,否則就只有留在政總。而陶君行亦表示LSD在斜路上到中途調頭到長江,是因為FM101成員梁穎禮向他說已決定到長江。

總結,這做法首先令參與討論者其想法沒有機會發表,同時群眾只有透過大咪提供的單一選擇,在發表人與受者之間的資訊不對稱下,受者最後只能跟從單一選擇。而其實101是清楚知道有其他選擇存在(至少知道「禮賓府方案」存在,只是101一致不認同)。而基於上述論點,這次的「長江方案」的行動應該判定是在不民主的決策下進行。而操控政總唯一的大咪作發表,並不同時向群眾提供其他自己不認同的行動方案,這做法是誤導群眾有違道德的。縱使往後到長江中心、干諾道中的行動有民主分組討論但其真實的民主性質是應受質疑。

(3) 邏輯批判

在周口中的「長江方案」其觀點為李嘉誠為首的地產霸權是主要矛盾根源,而非制度與政府本身。所以其主要矛盾說是有排他性及具凌駕其他行動可能的性質。而本人要批判的是「長江方案」的邏輯謬誤。

1. 若李嘉誠為地產霸權代表,李嘉誠的地產霸權是建基於長江中心的地理位置及長江中心的建築本身?

2. 若李嘉誠為地產霸權代表,李嘉誠是依靠長江中心運作做為維持霸權的核心?甚至是李嘉誠本人就正正居住在長江中心?

3. 地產霸權是否真的由李嘉誠所代表及操控?而他有沒有地產上的競爭者?如除長和系外的其他五大地產商?

4. 如說地產霸權的起源,以本人淺薄歷史知識,最早是由英殖在管治初期先籌措政府基本運作開支依賴賣地收入為來源,從而形成高地價政策。其後回歸,在董治時期,董利用勾地表、公屋商場私有化、大形基建單一招標、大形基建由政府攞地成地產項目(如數碼港),曾蔭權在財政司及近年維持聯匯的低息貨幣政策助長地產價格飆升,及其他官商勾結輸送利益方式等一系列因素形成近年大地產商的霸權氣焱助大。

如果本人這一系列的認知為真。那地產霸權的形成似乎是政府制度的責任大過地產商行為的本質。

5. 承上,如政府本質為問題核心,何以不採用行動迫政府低地價並解決問題?甚至,用行動表達要推翻政府從而推行新政解決地產問題或者實行共產主義?

6. 提出疑問的是,「李霸權」若為主要矛盾,何以支持「長江方案」的行動者後期會轉為堵塞干諾道中?101主張的「李霸權」這核心主要矛盾原來是並不核心?並不主要?是一早發覺還是後來發覺?

7. 承上,如「李霸權」並不核心並不主要。何以「長江方案」是比其他行動方案具有絕對凌駕性?具排他性?為何不一早提出往干諾道中?

8. 「長江方案」沒有解答巿民關心的替補方案問題。

(4) 政治認知

從5中本人嘗試用邏輯辯證的方式得出各種謬誤和疑問後。本人也嘗試用自己對政治上的認知去拆解周發表內容的一些問題所在。

周:「制度解決唔到問題,問題係......」

先表明本人也是反對地產霸權,但本人反對地產霸權的原因基於其背後的高地價政策,它操控並拑制人民的生活方式,並使其向一致的可操縱社會制度。所以我理解要去打倒地產霸權的理由是要重奪人民生活方式的自主,而自主過程即先處理民主政治與民主參與的基本問題。此民主政治就固然是牽涉人類社會制度這個議題。

而有關社會制度解決土地問題,有各個說法,在資產階級下有「巿場萬能論」;在國民政府下有提出「耕者有其田」;共產主義有「人民公社」;古封建有「世襲」、「井田制」;原始狀態有「弱肉強食」自劃地盤等等等等。而決不會是純綷「打土豪、分田地」就能解決現代社會對土地分配的問題。就此本人認為人民從制度去解決土地分配問題有何不當?

引用《陳獨秀全傳》中,節錄中共創辦人陳獨秀晚年原話:「斯大林的一切罪惡乃是無產階層獨裁制之邏輯的發展。我們若不從制度上尋找出缺點,得到教訓,只是閉起眼睛反對斯大林,將永遠沒有覺悟,一個斯大林倒了,會有無數斯大林在俄國及別國產生出來。」、「任何獨裁都和殘暴、蒙蔽、欺騙、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不能分離。獨裁制如一把利刃,今天用之殺別人,明天用之殺自己。」

而可能FM101的成員有對土地分配問題的解決方法而不是一種制度的範式,本人願聞其詳。但現時及71晚本人看不到。就算FM101有其主張也不能抺殺其他行動者對政治的主張與想像。否則的話,我們則倒退到中共和蘇聯的黑暗時期:「可以民主方式討論及決策,但必須符合正確思想,而只有正確思想是終極解決問題的方法,以外的思想都是錯誤和帶來失敗的。當我們民主決策實行正確思想,就是集體主義的智慧結晶。」

(5) 所謂的「禮賓府方案」

我一口氣寫了對71晚決策、行動等狀況的批判。本人認為基於公平起見都必須就自己主張再書一筆,才能令看倌有所比較,同時才令運動有建設性的主張。

「禮賓府方案」其構思是在政總後期留守者與龍尾的LSD成員合流然後經下亞厘畢道,通往上亞厘畢道的禮賓府正門現場,與反高鐵當晚一樣,而不需經花園道,是路程減半,預計途中極大可能與警方在上亞厘畢道口衝突。

在本人構想,這方案首先可以為巿民關注的「替補方案」發聲,而在這目標延申。在本人對「替補機制」這役中有一觀點,第一,本人得知一說法,林瑞麟推行「替補」前是直接向中聯辦推銷的,以至推行都是繞過特首曾蔭權的狀況下發生。而截至71早上曾蔭權的回歸講話中都沒有要巿民和議員支持「替補」通過而表態,可見曾蔭權確實被架空所以唔攬上身,而除林瑞麟本人及萬般不願的黃仁龍有公開推銷外,其他局長都三緘其口。而建制派議員陣營中,林瑞麟事前已主動勸各功能議員參與立法會辯論會議,而居然當日譚偉豪、梁家騮等數位專業界別議員缺席。在種種跡像下,可見建制中。政府中都出現撕裂與矛盾。

尤其曾蔭權與林瑞麟正處於「你死我亡」的狀態。如果當時可以用行動「將個波射埋落曾蔭權」度,曾只有兩個選擇「參與推銷」、「暫時擱置」。若是第一選擇,行動者、傳媒、民間將有更大理由將民憤升高,並使曾蔭權付上極大壓力,到時要求下台,然後去乘勢奪取更多更大政治目標會成合情合理,民間、傳媒都樂意配合行動者,而運動屆時就算71晚被驅散後,要重新集結根本唔難。

如果曾蔭權醒目自保,選擇「暫時擱置」就會令林瑞麟陷入深淵,他即時面臨是泛民、建制派、政府上下要求林下台,若不即時下台,林都會被今或下屆政府打入冷宮,林渴望上住當政務司司長便夢碎,將來泛民、社運便少一個敵人,何況趕走林瑞麟後行動者都同時會把議題升級到政府本身及制度。所以就算出現第二可能,對運動本身也有階段性的可期之功。相反,我看所謂長江中心、干諾道中,坦白說是「九唔搭八」。

而針對政府及制度進行攻擊,都是一直貫徹一直以來社運和公投時建立的「制度暴力」這一論述。所以若此「禮賓府方案」的理念不成立,邏輯上可以連反高鐵和公投時建立的論述通通「掟落鹹水海」,大家以後一齊「打土豪分田地」好了。

而為何本人「鍾情」禮賓府及立法會,實與本人政治理念相關。首先,對大眾巿民現實的就是貼題,又可帶領公眾參與對「理想政治」的討論。對啓蒙冷感的民眾實為重要。

其次,本人認為香港問題其根本不在意識形態之爭,而是最根本的「主權」問題,而較為緊貼這層次的是政治制度。

其實香港由英殖甚至特區也好,香港人從來沒有一次真正由自己建立「主權」。英殖肯定沒有,在回歸時香港都是「胡裡胡塗」出現非民主而全民的產生一個基本法草委。所以,香港的長官由北京委任,基本法由北京解釋,最近的剛果外交豁免權香港要主動提請北京、宜居灣和人口計劃幕後由北京操盤,所謂「一國兩制」是建基香港精英和商界管治,都是源於北京等等等等。這些主權問題,可以由現時左右劃分的意識形態之爭中可以解決嗎?而縱使要實行得到左翼的政治意識形態甚至實行共產也好,都一樣必須處理「主權」(而「主權」即建議大家閱讀有關盧梭的「社會契約論」,本人不在此大篇引用。)

如何提升成「主權」層次?本人期望是,透過建立具廣泛的民主議會然後進行「議會改良」(如香港憲法、憲治的強化與建立)或者由行動者直接解散現議會,並組成一個具廣泛及全民的「人民議會」去重定「主權」、建立「憲法」等。

實行這兩步前,香港必先要做到的前提就是要反對現有的主權狀態,才有空間建立其他新的可能性。縱使宣稱自己為左翼共產也好,都必須就此有所認識。就以俄國的十月革命,列寧與托洛斯基領導的布爾什維克領導武裝起義,革命推翻了以克倫斯基為領導的資產階級俄國臨時政府這一主權實體,建立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無產階級政權這一主權政治實體才在人類歷史中實現所謂無產階層專政。(當然以包括FM101在內的香港左翼份子可以不認同這一看法,但同時意味世界歷史可能也被香港的左翼社運仔重新改寫)所以,若帶領人民去否定現主權及其象徵才可令大家有真正平台討論和實現大家心中的左右。

就此,「打土豪」及「重建主權」相比,那個才是真正的激進?( /基進?)

後記:

其實本人參與社運、爭取民主認為貴乎尊重,所以本人縱有己見也不致於非要駁倒他人的論述置人於死地不可,這關乎的是對人包容,而不公開反駁也是為了不主動給彈藥予對家使用。同時,本人也要重申,其實FM101的建立最早構思、籌措、工作是由本人、郭耀昌、梁穎禮三人而起。而後期本人與各人共事並不愉快而待FM101整體多數人表示反對公投運動,本人才正式與101分手。

其後,本人都沒有對101有任何批評,為著是顧及紳士風度,及所謂君子交絕不出惡聲。但經歷了種種事情至今年71發生事情,本人認為都已不需要顧全風度。

首先,現在所謂「堵路的意義」我可以話示威人士除左擾亂公安籍此打破公權力的權威外,其他論述根本就不成立。所謂癱瘓經濟完全荒謬。示威者以為阻人坐車返工放工咁經濟就癱瘓,我想問持依種論調支持者,知唔知咩叫經濟?咩叫financial?知唔知政府係現代經濟扮演咩角色?香港一日有幾多合同需要政府確認先會交易生效?知唔知拖塌政府既金融交易制度累個股巿開唔成有幾多個億停左係度?如果令投資者對香港政府失去信心導致個巿崩潰,到時又有幾多個億蒸發?我可以話如果行動者以為自己阻到人返工放工就叫癱瘓經濟,咁就一係夜郎自大,否則就係膚淺。如果自己連資本真正運件都唔知就話自己可以搞點資本主義,依班人係抵俾巿民大眾插既!

再者,諗住塞Q長江就打倒霸權,不如再吹大多D,好冇?長江對李嘉誠只係做樣,係個陽具象徵渣,唔係真係用尼搵錢!真係要搞李嘉誠既生財工具,你去貨櫃碼頭搞掂幾隻吊櫃臂,令到成個貨櫃碼頭塞Q晒,咁李嘉誠就跪起度幫你「瀨」鞋底喇!

最後,我尤其睇唔起D人,係facebook王永志發既MSG「71行動,其實大家有無咩想法???」裡面唔講會做D咩,又話自己冇意見睇大圍,又對叫留守政總既講法一沉百踩,又話「貪以後都冇得留政總咩...」71當日得我一個堅持起把高梯由頭嗌到尾,其他人有冇係政總幫到手?我唔係話自己居功至偉。但,我可以話D人係最尾關頭先蒲出尼認屎認屁果D就一定係陰險小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