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緬甸廢除媒體審查

廣告

廣告

myanmar.media-censorship201202afp-400
緬甸以往出版的報刊都要經過官方審查,國內人民沒有新聞、出版及言論的自由

整理:小葉

最近緬甸出現一系列改革,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在大選中獲得大勝,她亦20多年來首次進行海外(泰國)訪問。自前任將軍登盛(Thein Sein)登上總統寶座,表示媒體擔任社會的第四權的很重要。到底這位前任軍事人物,是否真心支持言論和新聞自由,能帶領緬甸走向民主?政府將在六月推出「媒體法(Media Law)」,聲稱會廢除資訊部轄下的審查及註冊局及其媒體審查制度。但有評論認為,法案或許為新一輪媒體控制披上偽善的外衣。

根據「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排名,截止2012年1月,緬甸的新聞自由度在179個國家中位列169。新的媒體法不足以消除人們的懷疑。人民更願意相信,對於一個仍然保留著嚴酷安全法的國家,政府總會用其他辦法來替代審查。

新媒體法惹爭議
新媒體引來頗多爭議。首先它正面臨著「立法不透明」的指控。早在今年一月的媒體會議上,負責審查的主要官員曾表示這法律會按法定程序制定,但事實上立法過程沒有向任何民眾透露。受人尊敬的緬甸記者Ludu Sein Win撰文抨擊那些參與媒體會議的人,稱他們的行為是「自掘墳墓」。他呼籲更多的記者和媒體人參與立法過程。值得警惕是﹐草案由「印刷和出版登記法」改寫而成,帶有緬甸1962年軍事政變后的鎮壓色彩。

隨著媒體法的出臺,審查制度將走向終結,由「新聞自由及道德提升委員會」取代。而這更可能是「換湯不換藥」。審查仍會以不同形式出現,因此,緬甸的編輯和記者還將面對許多無法預料的問題。大眾新聞期刊的主編,緬甸作家與記者聯合會委員表示:「我認為新的媒體法可能像新加坡、馬來西亞和越南那樣(徒有其名),新聞審查可能得到一定的放鬆,但不會改變其本質。我們無法期待能夠像印度媒體那樣自由。」

誰控制著緬甸新聞業
去年的議會辯論中,緬甸信息部部長揚山(Kyaw Hsan)表示,言論自由「弊大於利」。「媒體就像紅螞蟻」,他解釋道:「如果放鬆媒體的控制,整個國家將面臨動盪。」揚山在緬甸素來有「強硬派」之稱。
許多媒體人都認為,近兩年來,緬甸新聞業可以享受到比以前更多的自由。但這樣的自由未必長久,審查仍然繼續。如果一本刊物對政府過度批評或支持反政府活動,將會面臨比其他刊物更嚴酷的審查。許多記者依然缺乏安全感,他們認為,這仍是一個令人絕望的處境。現行制度下,所有相片及報道都需送交官員審查。政府更會限制傳媒工作者到外國旅遊,連申請護照都較普人困難。諷刺的是,媒體的自由竟然可以「買到」。一些媒體大亨花錢收買審查局官員,以便報導更敏感的政治材料。事實上,這些媒體大亨也是龍蛇混雜。其中一些切實地推動了媒體自由,但另一些只不過利用裙帶關係為自己謀利。

技巧和能力問題
要在體制內開闢最大的生存空間,緬甸媒體的問題之一是技巧與能力不足。首先,緬甸的出版物質量不高。雖然那些在以前會被禁止的新聞現在已有了生存空間,但許多出版物欠缺批判分析、社論、調查報導以及新聞道德和專業水準。
其次,報導空間沒有被最大化地利用。由於報導缺乏專業性,同行競爭,以及對既得利益的考慮,許多原本可以開發的空間例如議會對預算的爭論、少數民族地區受到的壓迫、緬甸經濟特區等材料都沒有深入跟進。一些媒體大亨甚至會把重要新聞隱藏起來,以保護他們的生意夥伴和政府內的盟友。

有傳媒人相信,媒體獲得真正的自由,一定會有更生動精彩的報導出現。緬甸總統需要明白,一個自由的媒體無疑會推動整個緬甸的發展。隨著緬甸逐步開放、轉型,他們需要更多的新聞工作者來捍衛新聞自由,推進人道主義。向當權者說出真相,應是所有媒體人肩上的重任。

thein-sein-than-shwe-2009-9-27-1-41-22
軍人出身的總統登盛會否信守承諾,真正廢除媒體審查?

編輯:方鈺鈞

相關報導:
Irrawaddy:Media Censorship to be abolished in Burma
Mizzima:End censorship in Burma: Media group
Burma Media Association :How much freedom does Burmese media enjoy
Intellasia:Burma moves towards ending media censorship

延伸閱讀:
Myanmar: “Burma VJ” Watch Now (經偷運出國的緬甸紀錄片﹐講述國內影像記錄者實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