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纏擾立法保婦女 立法執法成效存疑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於2011年12月19日開始就纏擾法立法進行公眾咨詢,政府打著保障婦女免受纏擾的旗號,希望得到大眾的支持。然而法案本身存有不少灰色地帶,如怎樣定義纏擾行為,而且法例牽涉的範圍太大。律師莊耀洸指出,婦女團體爭取修改《家庭暴力條例》近十年,政府一直稱「技術性問題」難以實行,但這些問題竟在纏擾法案中「成功解決」。他質疑政府自相矛盾,借保護婦女為名,打壓新聞及社運自由,造成重大影響。新婦女協進會於2月4日舉行了一場有關纏擾法的討論會,多個關注婦女權益的團體都有代表出席討論會,當中包括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群福婦女權益會、職工盟等等,各團體代表都表示對纏擾法的立例抱有懷疑。

家暴問題涉纏擾 法改會建議可民刑同執行

當日討論會最熱切關注的是纏擾行為與家暴問題。在大多數家庭暴力個案中都牽涉纏擾行為,如婦女不斷受到前配偶的騷擾、跟蹤。婦女團體爭取擴大保障範圍、家暴刑事化和設立家事法庭近十年,遲遲未受到政府正面回應。不是說民事檢控已可保障婦女,就是指設立家事法庭同時處理民事刑事案有技術困難。據莊耀洸指出,是次纏擾行為刑事化、受害人可從民事及刑事途徑同時提出申索,豈不就是婦女團體一直提出的要求?表面上家暴問題的確沒有刑事化,能作出刑事申索的是纏擾法而非《家暴條例》,但本質上依然是解決家暴問題,制止施暴者的纏擾行為,阻止施暴者對婦女繼續施行暴力。政府這樣耍文字遊戲,表面上沒有將家暴刑事化,但暗地內卻容許刑事解決,這豈不是自打嘴巴?

他更指出,若前線警員執法更嚴謹,已有助處理大部分婦女被纏擾的困境。例如很多時婦女報警被丈夫虐打,警察到場後便問婦女有沒有「還手」。婦女回答有時,即使是低限度的反抗,警員仍然解說成雙方皆有出手,「要告會兩個一齊告」。這樣已嚇怕驚魂未定的婦女,下次再受虐亦不敢報警。他又提出曾有案例,警員接報到場,婦女指丈夫不准她離開家門,但警員不會意識這已屬非法禁錮。另群福婦女權益會代表分享,警員到場後往往當著孩子面前問受害婦女是否告她的丈夫。她解釋婦女在孩子面前,很難說開口要告他們的爸爸,情況令人難以啟齒,亦很易心軟。若再遇到同類事情,婦女亦不會報警,覺得警察不能幫助她們。施暴情況一旦在「家庭」場景發生,似乎執法者便換上不同標準判斷,可能是文化傳統和執法警員敏感度不足,令施暴者得不到應有制裁。其他婦女團女都指雖然有機會向相關部門提供培訓,希望增強他們對家庭暴力的認知,講解婦女的困境,但效用不大。

政府逼切立例 未有數據支持

政府逼切的對纏擾行為立例,但卻未能提供數據支持其逼切性,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在11年6月的立法會上提出非法放債及收債數字有下降,而且在《家庭暴力條例》及《放債人條例》都有列明對纏擾行為的管制,這些資料令外界對政府急切立法的原因有所猜測,到底纏擾行為的立法是否別有用心。婦女團體同意現行法例對家庭暴力受害者保障,但她們亦懷疑纏擾法建議修改現行的《家庭暴力條例》比訂立一條新的法例更能令婦女得到保障。莊耀洸表示,若要訂立纏擾法並非不可行,只是現在纏擾法所涉及的範圍過大,恐會被人濫用。他建議若要立纏擾法,應限制在收債、家暴、戀愛等關係及收樓情況上。

請大家積極發表意見,前往各區民政事務處諮詢服務中心索取諮詢文件或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網址www.cmab.gov.hk下載,並於2012年3月31日或之前把意見郵寄至香港添馬添美道2號政府總部東翼12字樓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第4組,或以傳真(2523 0565)、電郵至[email protected]

編輯:方鈺鈞

相關報導:纏擾行為立法 難保採訪示威自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