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學團體反國教立場逐個捉【國民教育系列之二】

廣告

廣告

辦團
圖:約500間小學的其中300多間及其所屬辦學團體對九月推行國教科的立場,數目仍有所欠缺,請讀者報料更新資訊。

七月廿九日九萬人上街,政府只是成立委員會檢討指引,可說是完全沒有就撤回或修改國教科,連課程指引都沒有任何改動。但國民教育這個梁振英政府的政治任務,也必須得小學辦學團體的配合才能成事。

筆者做了一個簡單的研究,在約五百間小學中,找到三百多間學校及辦團團體,除了180多間學校所屬的辦學團體早前表示九月不會推行國教科外,還有110多間學校,當中涉及超過四十多間辦學團體仍未表態。而未表態的辦學團體中,管理最多學校的就是保良局,保良局共有二十間津貼小學和四間直資小學,可說是至今未表態的辦學團體中擁有最多學校。而34間官小中的九間、東華三院黃士心小學、其中一至兩間保良局旗下小學,就相信九月如率先開展,連同已表明會推行國教科的鮮魚行學校,就有十多間會趕上國教科的頭班車。

426708_10151094290474368_1610742151_n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本星期三提出一人一信行動,請學生校友家長去信學校查詢該校會否九月推行國教科。九月最有可能立即推出國教課程的學校,就是直接由政府管轄的官立小學,傳媒報導,34間官小當中,有九間官小(包括元朗、南元朗、馬頭涌、馬頭涌(紅磡灣)、北角、福榮街、農圃道、李鄭屋及沙田官小)極有可能九月就授教國教科。官校的人事升遷財政等都是由教局直接管理,因此官校一直是執行教育政策的先頭部隊。各官小的校政都是由學校管理委員會(校管會)決定,難以有校本自主決定的空間。以近年備受爭議的縮班政策為例,計劃雖名義上是「自願」,其實都是「被自願」,上次英皇縮班事件,校管會不用表決就決定縮班。政府在2004年修訂《教育條例》(即校本條例),規定津貼學校成立法團校董會,但官校就能豁免於條例的監管,官校的校管會成員就許多都是教育局的高官,以官員身份管理學校,當然能令官校成為執行政府教育政策的爛頭卒。

除了廿五間仍未表態的官小外,未表態而又管理最多小學的辦學團體就是保良局,她共管理共20間津貼小學及四間直資小學。其餘的辦學團體都只管理七間以下數目的小學。對於一些管理數目較少學校的辦團而言,是較難和政府有談判籌碼的,因此按過去經驗,這群小型辦團通常都不敢,或沒有能力去反抗政府力推的教育政策。再以縮班經驗作參考,保良局都有作低度配合,鼓勵課室不足三十間的屬下中學,縮減一班中一級。

保良局的校董會和我們過去對這些傳統慈善機構的想像一樣,都是城中一些名流鄉紳的社交平台,現時的主席是粵劇名伶梁醒波的么女梁寶珠,行政總監就是去年十月離開港府的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首席助理秘書長陳欽勉,在今年四月初加入保良局,公務員事務局於陳離職時施加予他的就業限制,特別列明陳「不得直接或間接參與任何令政府尷尬或有損公務員隊伍聲譽活動」,這個條件,成為了對陳本人和保良局的金剛圈,在這場反國教風波,陳能否帶領保良局拒絕洗腦國民教育,就要看日後保良局的立場了。

筆者曾聽過有家長在遊行前說,其子女就讀的學校九月不推國教科,所以不用去遊行了,但事實上並非真的可以安枕無憂。遊行之前,在媒體的追問之下,有些大辦學團體包括天主教教區和聖公會等,他們共負責管理183間小學,表示九月暫不推行國教科,當中包括過去比較親政府的東華三院和佛教聯合會,但並沒有拒絕三年內開展的要求。東華三院和同樣表示不會於九月推行的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稱雖然不會開新的國教科,但會把國民教育元素整合至現時的公民教育科及生命教育科,內容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綜觀九月不會推國教的陣營,和那些會推行和未表態的學校數目比較,可說是均勢,而小型辦團的未來立場會受剩下未表態的辦團所左右,因此現時最關鍵就是保良局的立場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