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智思與嶺南學生「遊花園」飯局

廣告

廣告

筆者為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社會幹事

6月8日,陳智思經嶺南大學的學生服務中心聯絡嶺南學生會幹事會外務副主席何潔泓,詢問何會否於7月5日和陳一起共晉午餐,何收到消息後即問作為同莊社會幹事的筆者會否一同出席。筆者認為這是一個大好機會,向作為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的陳智思講述政府山保育一事。當時我們也有一個問題,便是為何是次飯局不是邀請學生會會長,而是外務副主席的何及身為社運幹事的筆者。事後我們兩人及學生會會長陳樹暉估計,應該是因為上一次陳樹暉有份出席的飯局,令陳智思認為學生會主席是一個「麻煩人」,所以這次轉向其他幹事「埋手」。

7月5日星期四當日,我們在飯局前再次討論有什麼行動可做,政府山的評級決定仍會進行一個月諮詢,然後才決定終訂評級,而學術自由方面亦將於8月的嶺南校董會上再次討論,於是我們決定從他剛宣佈被任命為行政會議成員一事埋手,並準備贈送一張學生會參與反對小圈子選舉的照片予陳智思。

當天飯局除了學生會成員外,還有宿舍莊及其他系會共七名同學,而嶺南大學的編輯委員會主席則缺席。陳智思一到飯局現場,除了我和何以及另外一名文化研究的同學外,其餘的同學都起立歡迎。筆者決定跟他談的第一件事,就是學校的勞工問題,特別是外判清潔工友在嶺南的待遇:有工友無飲水機可用、只有一間能容下兩至三人的小房間供工友使用及休息,更換制服也需要到洗手間等等問題。陳智思聽罷,與校方職員作了一下眼神交流,拋下一句會跟進便算。

其後,學生會副主席何潔泓問到陳智思有關學術自由議案被否決的問題,陳指校董會成員對議案被否決毫不知情,沒有反應是因為不知道該議案是因何事而被否決,可能只是因為字眼上而非理念的問題。同時他表示不應要求校董會成員熟知立法會事務,一般市民也不會留意立法會事務。何即時回應說這是學界的事,也許市民不多看立法會事務,但校董卻不能不看,校董也不應處於被動狀態,而應該要主動跟進教育相關的事務,這是校董這項公職的要求。陳智思回應表示,他同意舉辦論壇,請來否決議案的成員來交流,但再三強調校董不知道學界的事是很自然,學生會不能要求太高。

之後陳智思便開始進入「時事MODE」,說立法會事務沒人看某程度上是因為太多拉布。筆者聞言便立即回應拉布是少數派於議會內盡量抵抗政府的方法,又嘗試解釋拉布的意義,向當場的同學解釋不要誤會拉布是一件浪費資源的事。

到了飯局尾聲,話題又回到校務上,有同學提出學校的會議只是循例請學生代表列席,沒有共商的成份,所有事務均是事先決定後的知會。期間一名校方職員說教務會會議有學生代表可以發言及參與討論,何潔泓立即回應,表示實情是學生代表往往發言完畢,不論如何,事項也會很快通過,根本沒有討論。

飯局的過程中小不免也有同學在自誇自擂,例如大談過往獲得了什麼大賽銀獎,去了那麼 exchange 等等。

最後,他以要趕下一個會為由急步離去,筆者與何追出門並送他一張我們學生會在3月3日遊行反對小圈子選舉的照片,提醒他這位行政會議成員要了解局勢,看清民意。

整個「與官見面」式的飯局我和何兩人的發言次數雖多,但除了一些要求外,飯局的過程多是被陳智思「帶住行」,一些我們希望提出討論的話題都給他帶到一些空泛的概念問題上,如什麼是博雅教育等。簡單地說,就似一場說教式的飯局,席間陳大談自己的「豐富」經歷,例如他曾在美國某著名的博雅教育大學畢業等。難得「與官見面」,談這些似乎十分浪費,雖然飯局中提到工友及學術自由等問題,但最終也是「遊花園」收場,似乎日後出席類似飯局也應事先進行一些策略性部署,如要求他作出承諾。

陳趕著出席的會議,剛巧本會會長也有參與。陳智思到場後,據稱他說的第一句是「我岩岩比學生會搞左成日,我地學生會好前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