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中國首位諾貝爾和平奬得主劉曉波本月13日因末期肝癌在瀋陽「病逝」。劉曉波自6月下旬證實患病,直至7月中病逝,劉的病情、家人情況、甚至身後事,所有資訊都被國家牢牢操縱在手中。每天官方流出不同的訊息,與劉曉波家人和好友在大氣電波中回應,截然不同。

昨晚(7月21日)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聯同香港獨立媒體網製作的網台節目《網絡打假》中,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形容對比其他民運人士,從未見過「咁好嘅文宣」。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則斥肝癌不會到「末期先知」,形容是「接近謀殺」。

呂秉權:涉延後治療

呂秉權指早於劉曉波傳出患癌開始,官方已不容劉的家人流出任何訊息,所有訊息由官方「獨家包辦」。自保外就醫傳出後,《博訊》隨即流出一段影片,描述劉曉波在過去7年在獄中受人道對待,包括可以自由做運動、獲劉霞定期探望以及劉曉波滿意身體檢查等片段。他稱對比其他民運人士未見過「咁好嘅文宣」。

證實劉患病後,司法部以及醫院每日更新病情3至4次,呂秉權指從未有民運人士獲有此對待,形容連「國家領導人都唔會咁」。他指是次中共對劉的對待並不尋常,但客觀效果是一般民眾會認為中國政府相當人道「格外開恩、特事特辦」,盡量滿足家屬要求,對劉曉波有「超部長級」待遇。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佔旺刑事藐視法庭案於今日(7月24日)續審,控方傳召6名證人作供,包括行動處特別調查隊警長陳志偉、攝錄隊(俗稱「Video Team」)隊員甘振勝、劉啟業、伍健成、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警長曾德宏、港島總案重案組警員蘇偉成。陳志偉作供指,佔旺清場有多達100段影片,但正式公開作證供只有20多段。辯方稱,由於警方所拍攝的影片遠多於已公開的影片,要求警方盡力協助提供相關影片。

逾百影片 僅呈交20多段

控方今早繼續傳召負責當日錄影的警務人員。警長陳志偉負責調查清場當日的情況,及後將拍攝得來的影片用應用程式綜合,並燒錄成數碼檔。在辯方律師盤問下,陳承認燒錄影片的工作約有6至8名警務人員協助,自己只擔當統籌角色。辯方律師詢問該6至8名警員名單,陳志偉表示「唔記得」。

廣告


廣告

財委會令人煩惱的地方,一向是在於太「內向」,媒體剪下幾個畫面,不過浮光掠影,若非全程咬緊,公眾不一定能明白箇中細節。日前陳健波(KP)接受不同媒體訪問,皆一再強調要修訂財委會會議程序,把無約束力臨時動議(按《財委會會議程序》第37A段提出的動議),由不限數目改為每議員只能提出一個。暑假正常情況下休會,到他再發動這項修訂時,公眾已可能忘卻。所以先寫一段極簡化的筆記,談談我們反對的原因︰

1 KP 指這種無約束力臨時議案「有姿勢冇實際」,他其實即是指責目前這種議案無意義,並混淆了「意義」和「權利」的重要區別。前者是一種政治意見,絕不應由主席輕率判斷的,後者則是技術上要維持的價值。即使某一派認為另一派的議案毫無意義,理論上中立的主席也會維護委員的議事權利。KP 這兩年來的執法,就是不斷加入了他個人的政治意見。一個好的主席,即使親建制和保守,他都應是盡量「透明」的,盡量不加入其個人的政治主張。

2 財委會無約束力議案(37A議案),如果給予人無意義的錯覺,責任不在民主派,而是因為建制派拒絕參與這個環節的議事。建制派的參與方式就是——不論你提出的議案內容是否合理,總之是民主派提出的,就瞇埋眼否決,不去處理。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或於下星期二(8月1日)公佈副局長及政治助理人選,盛傳教聯會副主席蔡若蓮將出任教育局副局長。港語學、教育實驗學社、香港眾志聯同學聯及大專學界今日(7月24日)舉行記者會表示反對,並直指蔡若蓮是推動普教中的「陀手」。團體擔心蔡若蓮上任會令國民教育捲土重來,並收窄在校園內討論政治的空間。

團體明天(7月25日)於灣仔港鐵站天橋擺設街站反對任命,亦會於後天(7月26日)到教聯會旺角會址,要求與蔡若蓮直接對話。教育大學客席副教授梁恩榮及一眾學生、教師亦於6月發起網上發起聯署反對任命,至昨晚已有17,000人聯署。

疑為推普陀手

港語學召集人陳樂行指蔡若蓮在2006至2013年出任教育局課程發展主任期間,在她涉獵的計劃、資源均加入普教中元素,包括《校本課程發展組支援範圍》、《語文教學支援服務》及《內地與香港教師交流及協作計劃》,不過蔡若蓮離任後,「普教中」等字眼卻在最新版本的文件中消失。陳質疑蔡若蓮是「推普陀手」,其政治任務是令「普教中」捲土重來。

廣告


廣告

中國大陸不斷申請世界文化/自然遺產(世遺),月初,廈門的鼓浪嶼和青海的可可西里成為最新入選的「世遺」,令中國的世遺數目達52個,首次與意大利並列第一。不少關注團體關心「世遺」成為招徠遊客的搖錢樹,大量遊客擁有影響保育,其中以色列聖城耶路撒冷就因為過度的旅遊客被聯合國列為「處於危險的世界遺產目錄」

我們訪問的澳門文物關注人士Carol Law,了解澳門12年的「世遺」之路是否真是達至保育和發展的平衡呢?

1. 成為世遺後,澳門政府對文物保育態度有否改變呢?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天文台昨日懸掛8號熱帶氣旋警告號,橫洲村民舉辦的「大樹菠蘿節」一度取消,後來在下午改發三號強風信號;村民決定如常舉行。這大概是横洲的最後一次收成。「為了讓外界知道我地三村有咩特產,和我地如何被政府逼遷。」——住在楊屋新村十多年的田先生擔起導賞員的工作,為前來參加「大樹菠蘿節」的市民作導賞。

_DSC7239

透過舉辦「大樹菠蘿節」,横洲村民希望能夠與市民分享不同的大樹菠蘿食品。因為收地限期在8月2日,即十日後將屆滿。橫洲三村的永寧村、鳳池村、楊屋新村將成為「政府土地」,發展成公屋。

廣告


廣告

失去議員資格,除了導致香港眾志要暫別議會平台,未來數個月不能在議事堂裡投入抗爭,還連帶影響本來如火如荼開展的社區工作,心裡也是有著一份遺憾。

上週五,法庭宣判取消議員資格,大家的心情也十分沉重,但羅冠聰就跟我們說,必須總結辦事處過去一年,跟選民好好交待,絕不要因被DQ而灰心喪志,最後無疚而終。於是,我就被分派撰寫地區辦事處的部份,回顧所開展的社區工作。

翻看跟政府部門往來的信件、辦事處堆著本應派發的單張,還有跟居民排解疑難的求助個案,為街坊爭取到成果而積存下來的剪報,實在依依不捨。想起地區辦事處或許因資源所限需於八月關閉,跟我們並肩作戰的居民因而被連累,更是不忿。

幾名社區幹事,年紀輕,經驗淺,投入社區工作的日子不長,伴隨而來的有公眾期望,卻有更多是有質疑尚在學或剛畢業的年輕人,會能力不遞難以回應居民所需,而且我們從政治運動一路走來,確實在民生議題上沒有甚麼往績。

縱然如此,初出茅廬的我們卻體會到,跟進居民求助,不僅是充滿繁瑣的行政程序。只要嘗試聆聽他們每個「人」的故事,而非視為單純處理冷冰冰的「個案」,就能在分擔他們生活所憂的時候,發掘更多社區驚喜。

廣告


廣告

按:對談整理寫於兩個多月前,截短後刊於6月18日的明報副刊。本來可於短版出街後,緊隨其後貼出原來的長版,只是一直事務繁忙。雖然文章提到的工殤紀念日和五一遊行,已經過去多時,但程李二人的對話,他們關心的議題,仍未過時。

四月下旬,因着香港文學館和油街實現的協作和安排,一個以概念為素材作雕塑的人和一個以文字為土壤的耕作人,在油街實現的一所房間內,對坐談論創作,關於藝術在虛與實之間的遊走和循環、藝術的禮物經濟,以及背後引伸的倫理思考。(註一)那造雕塑的人是程展緯,而那文字耕作人是李維怡。他們的創作,不論形式,都是一遍又一遍虛與實的對話,只是姿態各異。

可能因為高企不下的樓價,也可能因為急於複製符號的巿區重建,小小不過一個球場大小的油街實現,被好幾個地盤環繞。地盤都在建造高樓,嘈音從四方八面湧進房間,程展緯和李維怡的對談不時因為突如其來的巨響停下。李維怡輕抽一口氣,連同灰塵,和被稍停的討論,說:「其實出面那些(地產)比我們以為的有『想像力』。走在街上,我常常感到難以置信。」程展緯接下去,像呼一口氣:「好魔幻,是嗎?」房門內他們剛巧正展開有關寓言的討論。大家笑起來,不無苦澀。門外油街實現的中庭是草坪和走道,其中有程展緯的作品,日光之下不着痕跡。草坪上方是萬丈高的棚架,其間肉眼所不能見的,是一個個工人,伴隨着只能被理解為「工業意外」的未知。

廣告


廣告

高等法院於7月14法國國慶日頒令四位議員失去資格,我們作為民主派人士固然感到十分憤怒。但我們懇請四位議員除獲得法援的長毛外,認真考慮放棄上訴,直接重選進入立法會,原因有五:

1. 上訴的法律程序需時過長,變相吞噬人民藉議員監察政府的時間
2. 當英式法律被迫成為大陸法橫冠冕堂皇的管治利器,上訴負的法律風險已然過大,猶如將各人的頭置於斷頭臺下,任由宰割
3. 上訴所需的訟費及不能重選的個人風險更龐大,不應強求任何人「為顧全大局」而進行到底
4. 守謢公義能有多少基金?民間力量若過度消費在無必要的法律程序上,定必難以為繼
5. 同樣,民主律師的力量在處理DQ案上亦已耗費太多。

廣告


廣告

社民連成員陳文威

(獨媒特約報導)去年11月6日反釋法遊行期間,香港眾志、工黨、社民連、大專政關呼籲示威者繼續遊行至中聯辦,與警方爆發衝突。警方事後上門拘捕9人,控告他們參與非法集結等7項罪名。當日雖與梁頌恆、游蕙禎政見不同,卻依然挺身而出,被補者表示釋法是眾人之事,不能因為政見不同就不站出來,希望未來市民一起團結抗爭。

陳文威:在政治檢控前不要犬儒

社民連成員陳文威被控兩項非法集結罪,他指當日不論政見,梁游正受政治打壓,加上當時預計政權想先試水溫,測試民眾對釋法的反應,再作下一步行動,所以堅持出來反抗。

時至今日總共有6名議員被DQ,不少人感到灰心,但陳文威呼籲要「頂住」,「在政治檢控前我哋唔好犬儒。」他所指的「不要犬儒」有三方面,第一是對抗社會犬儒的氣氛;第二是不能因害怕再被DQ而放棄補選,現時政黨要籌款以繼續日常運作,工作不能停頓;第三,不能不反抗政治打壓,市民不要因梁游是本土派、或與6名議員的政見不同,就覺得政府不是在打壓他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