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行政長官選舉在星期日舉行,民陣在星期六下午和投票當日早上發起遊行。召集人區諾軒指遊行主題明確,是要反對小圈子選舉,呼籲採取不同投票策略的選委及持不同信念的民主支持者都參與遊行。

區諾軒以反釋法遊行的人數作推斷, 指遊行的參與人數約7,000人,而目前未考慮留守集會。他又表示,警方上月22日沒有就警員集會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事後,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沒有作出回應;因此民陣不會就次遊行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區諾軒解釋指,警員集會超過500人,亦有現任警察參與集會,卻沒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他指根據公安條例,即使在私人地方亦需要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事後沒有就事件作出回應。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行政長官選舉在星期日舉行,政府新聞處表明繼續拒絕網媒入內採訪。香港記者協會下午入稟要求法庭作臨時頒令,讓持有記協會員證的網媒可在星期日進入傳媒採訪區採訪。聆訊將於明日下午兩點半,在高等法院開庭。

記協主席岑倚蘭表示,對政府限制䊵做法表示憤怒,形容今次司法行動是忍無可忍。她強調,記協曾多次要求約見政府官員,要求開放網媒採訪權,但均不果。

岑提到,分別在去年9月立法會選舉及12月選委會選舉前夕,曾提出約見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但對方兩度拒絕會面,斥政府的態度是抱殘守缺。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將為記協代表律師。

記協今次提出,讓持有該會的「正式會員」證的網媒記者進入傳媒區採訪。記協的會員共分為正式會員、附屬會員、公關會員和學生會員;而「正式會員」需要為全職新聞工作者,總收入一半以上來自新聞工作。

三名候選人呼籲政府開放予網媒採訪

此外,三名行政長官候選人日前亦先後呼籲,政府開放予專業網上媒體採訪政府記者會及活動的回應。林鄭月娥更稱,特首選舉是港人極其關注的社會議題,希望相關部門考慮容許網媒採訪。

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在月中曾去信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和政府新聞處,爭取網媒在星期日採訪行政長官選舉的機制和合理安排。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9年亞洲盃資格賽即將舉行,香港足球代表隊爭取在1956年後再次擠身決賽週。東方中場球員白鶴上週宣布退出港隊,點名不滿「韓國人金教練」,事件牽起中港矛盾的爭論,「滾回大陸做中國人」和「支那球員養唔熟」等的「批評」不絕於耳。然而,內地球員只要來港作賽兩年,便能轉為「本地球員」,並不會佔用外援名額;但近年國援球員大幅減少,原因何在?

獨媒訪問了三位球員,細說內地球員來港的故事,亦希望從中尋找問題的答案。

IMG_9934

陳立明,29歲,廣州海珠人,2004年首次來港。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教協宣佈會內35名選委將全數投票予行政長官候選人曾俊華,下午開記者會講述原因和理據。教協會長馮偉華表示,投票決定以會員意向調查為主要考慮因素,其次為候選人的教育政綱、政制取向及香港社會當前需要。他指是次決定是得到選委的一致認同,並非綑綁式投票。馮偉華又指,教協早前訪問1572位會員,當中約7成人表示支持曾俊華。馮偉華認為,這反映會員大比數支持教協投票予曾俊華;今次結果更較上次提名期時上升約百份之十,認為成員意向更清晰。

19

廣告

廣告

背景:甚麼是「0-1-1」方案?

林鄭月娥早前攻擊曾俊華,指曾俊華在2014年提出的「0-1-1」方案是削減是「cut開支」。今天曾俊華競選團隊推出影片,自稱是「Fact-checking」。曾俊華團隊強調這不是削減支出,而是「提升政府效率」。但這是事實的全部嗎?

根據2014年12月28日曾俊華自己發表的網誌,「0-1-1」方案的內容是:「各個政策局和部門在2015/16年度起的三年,財政封套開支需要節省2%,而為了令他們更易達標,他們可以在第一年不作扣減,留在2016/17和2017/18年兩年的財政封套, 分別節省1%。」

為何要有這方案?

在2013/2014年度財政預算案演辭中,曾俊華宣布成立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研究如何在公共財政上為人口高齡化及政府其他長遠的財政承擔作出更周全的規劃。」。2013年6月,該小組成立,並於翌年3月發表第一期報告。該報告的其中一項建議是:「控制整政府開支的增長,使之不超越預測的名義本地生產總值增長率,以及把公共開支維持在本地生產總值的20% 或相若水平。 具體而言,政府開支的按年增長率須遠低於近年增幅。這意味着政府或須透過削減現有服務,以及在同一或不同政策範疇開支採取互相抵銷的做法,此消彼長,促使政府開支的實質增幅減慢或變為負增長。」

廣告

廣告

離特首小圈子選舉還有數日,泛民主派的策略是,為左唔要CY2.0,最後要左煲呔 2.0;為左唔要西環治港,就只能揀地產霸權,商人治港。更不惜放棄民主派一直堅持的反831、反23條的底線。

今次泛民主派破天荒在選委取得300多票,結果只能夠提名同投票與自己理念不同的候選人,是制度的使然,亦是泛民主派的悲哀!

現時特首選舉制度是小圈子選舉,泛民主派根本毫無勝算。若果泛民主派利用300張選票,推選一個至兩個泛民主派代表參選,在特首選舉過程中,配合傳媒的宣傳,是難得機會去宣揚泛民主派的理念與願景。並更可在選舉論壇上,評擊另外兩位建制候選人。特別是現時兩位候選人都是現政府的最高層官員,現政府的失誤,也正是他們執政失誤!泛民主派只需要一位能言善辯的候選人,便足以令兩人狗咬狗骨、互相卸責、醜態盡現。

然而,泛民主派今次因有300多票,便選擇了造皇,支持曾俊華。可是,泛民主派與參選人議價時,卻又似乎並不太成功。曾俊華在23條立法及831政改框架上都未有作出令人安心的承諾。泛民主派放棄底線,期望可以造皇。可是,若林鄭月娥贏,泛民主派既造皇失敗,也失底線及原則。若曾俊華勝,泛民主派已變為建制派,曾俊華要推23條立法及831框架內的政改,泛民主派還有話可說嗎?

廣告

廣告

楊逸朗(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前年十二月審議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時,示威區一個垃圾桶突然發生爆炸,桶蓋飛至二、三十米外。樹仁大學學生會前會長楊逸朗 (22歲) 月初被裁定串謀縱火罪名成立,判囚兩年。首被告葉卓賢判至勞教所,將失去學席。暫委法官王詩麗表示,是次案件嚴重,即使被告政治理想多祟高,亦不應用非法途徑來表達不滿,因而判處阻嚇性刑罰。

公眾席於開審前已坐滿,部份人士更需站立旁聽。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楊逸朗家人及其大學團契的好友導師均到場旁聽,開審前楊與相熟的旁聽人士逐一點頭示意。

辯方求情時指,首被告葉卓賢還押期間,在獄中度過 21 歲生日,終日以淚洗面,現時最大的心願是獲判處緩刑或社會服務令,以繼續學業。辯方解釋若被告判處至勞教中心,將失去廚藝學院的學席,望法官從輕發落,給予年青人機會。辯方又指,首被告縱火行為錯誤,但犯案時曾考慮公眾安全,因而選擇位於角落的垃圾桶。法官反駁指葉縱火後立即離場,難以確保公眾不會經過事發地點。

法官王詩麗表示,考慮是次案情嚴重,加上勞教報告指出葉的守法意識薄弱,判入勞教中心服刑,而楊逸朗犯案時已是成年人(22歲),因此需要判處阻嚇性刑罰,判囚兩年。法官又指,多封求情信形容楊是「有為的人」,但這不能成為減刑的理由。

廣告

保育

生態價值由誰定?以新界北為案例

廣告
生態價值由誰定?以新界北為案例

廣告

特首要求漁護署檢視一些生態價值低的郊野公園,希望在邊陲位置作建屋之用。根據環評技術備忘錄,生境的重要性或價值有多個準則如天然性、面積大小、多樣化、稀有程度等,原來漁護署早在2009年已把郊野公園的生態價值分為高、中、低,較大面積低生態價值的地點包括雞公山以南、大欖郊野公園南部、南大嶼分流一帶、西貢東長咀一帶等。但生態價值以這些看似是客觀和科學的準則來評估就足夠嗎?最近,有機會走訪新界北一帶,我嘗試用另外的角度來評估不同地點的生態價值。

IMG_8172
濕耕農地

廣告

廣告

全球最大的飲料公司同意在蘇格蘭設立試點計劃,環保人士表示這是「具備里程碑意義的時刻」。

可口可樂宣布該公司支持一項飲料瓶罐按金退還服務的試驗計劃,這可說是環保人士和反對浪費團體的一大成功之舉。

可口可樂公司管理層在週二晚於愛丁堡舉辦的一項活動上表示,他們同意環保團體致力於促使蘇格蘭政府設立一項瓶罐回收的試驗計劃,以減少浪費和污染問題,並鼓勵循環再用。

該活動由雜誌Holyrood主辦,可口可樂公司管理層在會上表示,可口可樂一直在研究瓶罐按金退還計劃的優點,即消費者每購買一件飲料,將多繳交10便士的附加費;顧客把瓶罐退回零售商時則可拿到退款。

可口可樂,全球最大的飲料製造商,之前就抵制過在多個國家,例如加拿大、瑞典、澳洲和挪威推行的按金退還計劃。該公司在2015年曾聲稱類似計劃並不能減少包裝的使用或提高回收率。

這次在政策上的突然轉變也正與該公司近年嘗試減少其產品中高含糖量的措施相互回應。可口可樂公司的一位高層表示,其公司的思維改變,部份是因為看到其他國家的經驗。

他指出:「現在是適當的時機來嘗試新的干預措施,例如設計良好的飲料容器按金計劃。我們選擇從蘇格蘭開始因為大家已經就這議題展開對話。」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今年中大學生會三莊選舉,學生報有兩個候選內閣參選,在選舉後期爆出卧底風波。選舉投票期完結前三天(2月21日),在Facebook「CUHK Secrets」專頁上有人匿名爆出2號候選內閣「螢」的內部通話訊息[1],其後上屆學生會幹事會會長周竪峰、1號候選內閣「破駢」與及一些其他同學以通話訊息內容指控「螢」涉嫌選舉舞弊,向中大學生會代表會投訴;2月25日開票,「螢」獲得2,057票,以1,003票之差擊敗「破駢」 勝出選舉;及後周竪峰、「破駢」及另外7位同學分別提出選舉呈請,代表會審議「破駢」提出的呈請後,在3月10日宣佈「螢」行為失當,因選舉內有不公情況出現,推翻學生報選舉結果。[2]

劇情後來更峰迴路轉,3月14日,「螢」其中一位莊員何正男上載大量「破駢」的通話記錄,揭發何本人就是「破駢」派往「螢」的兩名卧底之一,於2月21日洩漏的「螢」通訊記錄,正是另一名卧底所為。何正男稱他因不忿前學生會會長周竪峰、「破駢」總編輯任寶泉及莊員吳倪臻以卑鄙手段影響選舉,甚至在選舉結果被推翻後仍不斷於追擊「螢」,故選擇公開他所持有的資料,讓中大學生知道今次選舉的黑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