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68歲的趙志深2011年加入社民連,他的抗爭故事,始於1994年荃灣天台屋事件。當年被迫遷的他,啟蒙之後積極參與大大小小行動,今日因旺角佔領區清場案,被控刑事藐視法庭,相信將面臨數以月計的監禁。而他未有被嚇怕,依舊多年來的堅定,「當然值得,我做緊一件啱嘅事吖嘛,為香港人、下一代爭取真普選,有咩唔啱?」

_DSC1552 2
在遊行示威的人群中,趙志深並不顯眼,但總會發現他的身影。攝於8月20日聲援政治犯遊行。

廣告


廣告

文:G
編:腸
圖:Mr. Wally

來自日本的旺角街頭音樂人Mr Wally被警察阻止表演,聲稱「不是本地人不可以在街頭表演」。有關Working Holiday Visa是否能夠透過表演賺錢的問題筆者不敢妄論,只是如果Working Holiday Visa可以工作卻不可以自僱賺錢,似乎有點不合理。但談到街頭音樂的法律問題,不能不提2015年的《黃宗成》案。這宗案件背後亦是一個街頭音樂人透過司法系統改變法律,頗為勵志的故事。

一直以來,警察阻止街頭音樂表演的其中一個法律基礎是一條年代久遠的法例:《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4(15)條禁止任何人「在公眾街道或道路上奏玩任何樂器」,除非得到警務處處長酌情發出的許可。然而,在警務處網頁並不能夠找到任何能夠申請奏玩樂器的許可,可以說警務處根本沒有發出此類許可的政策。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八月底澳門受颱風「天鴿」吹襲,出現嚴重災情,在港澳門人黃碩東(Antonio)在上環港澳碼頭設立「物資站」,募集物資運澳。他說「以往覺得香港人好唔 friendly,但係估唔到咁多人會來捐嘢」,感謝港人的支持。

黃碩東(Antonio)是一個在香港創業的澳門人,現時是一間科技公司 Greensafety的行政總裁。Antonio 其實是在香港出生,但他年少便在澳門生活及工作,身份認同為澳門人。他高中時到英國留學,後來入讀曼徹斯特大學的數學及統計系。

Antonio 在2005年完成學業後回到澳門一間銀行工作,任職風險投資分析師,管理市值8億的基金。2011年,Antonio 離開他眼中「沒有價值只有價位」的職位,投身科網的工作,曾經與朋友在澳門開設Apps公司。現在 Antonio 在科技公司任行政總裁,提供4S(Safematics Smart Safety System)技術改善道路安全。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張啟昕,她是佔旺清場被控藐視法庭其中一人,她是民主黨中西區社區主任。法庭判決在即,張啟昕最放不下的是社區工作。她笑言近日在交代「身後事」,令區內的減廢和回收工作不致出亂子。

中大體育運動科學系畢業,做過體育老師,不忍刻板生活到台灣唸研究院,讀的是地理;回港後成為民主黨許智峯的區議員助理,還親身落場選區議員。這一切看似九唔搭八,但原來卻是有跡可尋。

在佔領期間,張啟昕不太去旺角,通常在銅鑼灣佔領區。當日被捕後,她表示沒有太大感受,直到這半年來才開始有點感覺。張啟昕不諱言,被捕後其實都不太清楚發生甚麼事,因為對禁制令和藐視法庭沒有清晰的概念:「以前拉嘅,通常都係因為非法集結嫁嘛。」

然而,律政司一度甩轆,堂堂執法部門竟在申請程序出錯,要在四個月後重告一眾佔旺被捕人士。張啟昕發現司法原來可以這麼兒戲。「預咗會有刑罰,但無諗過會好重。」

這三年來,張啟昕都是如常地過生活和等待,最大的感受是不敢去搵工。她曾經想過,不如重返老師的行列。然而,回頭發現輕舟已過萬重山,已經不能「跳返出去」做平常人的工作。「其實心情好複雜,因為被捕,更走唔返出政治嘅範疇。」「嗯,你知啦,有政黨背景又參選過區議員嘛。」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昨晚(9月24日)支援早前被判入獄的十多名政治犯組織「守望前線」,於中環愛丁堡廣場對開皇后碼頭舊址舉辦「共同體」聲援政治犯音樂集會,逾500人冒雨出席。

活動於下午3時開始,各個支援在囚抗爭者的團體均有在場擺放攤位,包括星火同盟、法政匯思、工學同行、大專政關、毋忘垃圾等。同場亦有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和社民連梁國雄、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和香港眾志常委林淳軒舉行座談會。音樂會於下午六時開始,何韻詩、黃耀明、周博賢等到場支持。

場內設有「寫信信舍」攤位,籲市民寄信予政治犯。攤位有留言板供市民寫上打氣短語,又提供信紙予市民寫信以及擺放「公義」填色板等。負責人陳可凝指現今的抗爭門檻越來越高,希望能提供一些門檻較低的方法,吸引更多人參與。她指現時社會充斥著無力感,不少人都認為已沒有空間反抗,認為在此氛圍下,社工有角色帶來改變,希望累積每一個人的小小力量,盡可能向在囚戰友送上溫暖和支持。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一地兩檢」關注組昨日舉行內部投票,宣佈選出「內地一地兩檢」為唯一推薦方案,取代政府的高鐵一地兩檢方案。關注組召集人、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表示,將盡快約見律政司司長袁國強、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更希望在適當時候進行公開辯論。

關注組早前提出六個替代方案:「兩地兩檢」、「內地一地兩檢」、「西九一地兩檢CIQ」、「車上檢」、「北上預檢」及「廢除高鐵」。

關注組成員梁啟智介紹「內地一地兩檢」方案,在至少一個內地車站內進行「一地兩檢」,目前最理想地點為福田站或深圳北站。梁啟智表示,關注組所提出的方案與政府方案效益相約,好處在於不需要面對司法挑戰,一切出入境程序均在香港境內進行,能讓市民安心。

梁啟智指,根據政府數字,廣深港高鐵8成是短途客,「內地一地兩檢」方案對他們影響甚少;而對於長途旅客,廣州南站或深圳北站的長途列車班次亦遠比香港多。梁啟智用乘搭高鐵前往潮汕站為例,每日僅有一至兩班車由西九站出發,但現時每日已有逾70班車由深圳出發,因此在深圳進行出境檢查程序,對大部份旅客是正常合理的選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歌手何韻詩昨晚(9月24日)出席聲援政治犯的「共同體」音樂會,她指音樂近幾年好像不容於群眾集會,但音樂是有凝聚的力量,期望大家在各自崗位努力,又高呼《光明會》歌詞中「立誓要剷除 沉悶領導層」一段。

何韻詩及其團隊 The Interzone Collectice、黑鬼及 Edmund 擔任昨晚的開場嘉賓。何韻詩稱很久沒有在群眾集會唱歌,「近呢幾年,音樂不能觸及呢啲場合,如果一旦有音樂就會掛上好奇怪嘅罪名」。她明白這幾年大家經歷很多不同情緒,由憤怒再到無助的時候。

何韻詩指自己本身只是一個音樂人,不是搞政治,亦很少參與政冶,「無話鍾唔鍾意」,「行出來只是因為人、因為香港人」。她稱自己作為一個公眾人物、音樂人、成年人,認為成年人有責任和年輕人「企埋一齊」,無論是「一齊衝、一齊面對困難」,或是作為後援亦好。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聲援良心政治犯的「共同體」音樂會昨晚(9月24日)在中環愛丁堡廣場皇后碼頭舊址舉行,壓軸表演嘉賓黃耀明獻唱描述中年危機,寄語年輕人的《親愛的瑪嘉烈》。黃耀明說他們一代受惠於香港,年輕人卻要承受香港「最壞既野」,「我哋係共同體,唔可以俾下一代孤單去承受香港將會嚟嘅苦難同逆境」。

壓軸出場的嘉賓黃耀明,先獻唱《親愛的瑪嘉烈》。他指歌曲寫於幾年前,即將年滿50歲、面對中年危機的時候,製作一張唱片談如何面對成長及面對中年。當時唱片尚欠一首歌曲,於是與黃偉文和盧凱彤寫了這首面對中年危機的人送給年輕人的歌曲。

廣告


廣告

(圖:Epoch Times)

作者:薩拉·庫克

中國一直以來都是世界上對媒體有最多限制的國家之一。但在過去二十年間,中共對資訊的控制和對國家意志的論述已經擴展並加強至中國大陸以外的地區,包括香港和台灣。最近這個趨勢越來越嚴重。一個香港的法官將民主派人士送入監獄,而台灣的人權工作者李明哲也在中國的法庭上「被認罪」。9月4日,在香港電臺(RTHK)24小時播出的BBC國際台節目被國營的央廣「香港之聲」取代。

但是中共的言論審查已經不僅止於香港和台灣等鄰近國家。過去兩個月的四個事件描繪出北京對資訊的控制已經遠遠超過中國的疆域:

  • 義大利警方扣押維吾爾維權人士:7月26日,世界維吾爾人大會秘書長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在前往義大利參議院的途中遭到員警阻攔。他原本要去參加一個由義大利非暴力激進黨和無代表國家和民族組織聯合舉辦的新聞發佈會並發表談話。經過義大利警方採集指紋、拍照和檢查證件,已經是德國公民的多里坤·艾沙在四個多小時之後被釋放。當艾沙問那些警官他為何遭到拘留時,他們告訴他這是因中國方面的請求。中國已經對艾沙發出了國際刑警紅色通告(不是國際通緝令),但從未說明他究竟涉嫌哪些罪行。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反東北示威衝擊立法會案13人被判入獄,當中有社民連副秘書長關兆宏的戰友。「(判決後)那一刻覺得好重,整個運動的氣氛應該只會走下坡,因為成本好高。」親密伙伴被囚禁,運動前景未明,自己亦面臨入獄,他直言「頹到而家」。

訪問在9月初進行,䁥稱「細宏」的他,正在等待旺角清場案宣判。法官原本稱會在9月26前宣判,但至今還未有消息,刑期又難以估計,一切充滿未知數,只能苦等,「最慘莫過於,你唔知會判幾耐,好多嘢唔敢做。」然而,他自覺已算幸運,其他無名抗爭者的情況更需要關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