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領展出售田灣商場後,新業主擬租予國際學校,令居民盡失日常生活購物所需。南區區議會地區發展及房屋事務委員會今日分別一致通過由當區區議員陳富明及民主黨柴文瀚議員提出,反對田灣商場改建作國際學校的議案。

會議開始前,在上週南區區議會前,與數十名居民到會場圍堵,抗議田灣商場議程不被列入大會的香港眾志社區幹事黃之鋒和袁嘉蔚,再次向區議會表達意見,並向南區區議會主席朱慶虹遞交過千名田灣居民反對的簽名,以表達不滿。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監察西九文化區計劃推行情況聯合小組委員會今午舉行會議,討論故宮文化博物館諮詢活動結果及地庫工程撥款。西九管理局早前就設立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諮詢」中,獲52%市民支持興建。民主派議員除質疑諮詢「造假」外,亦批評西九管理局隱瞞諮詢文件內容,除規限議員不准翻印外,部份字句亦被遮蓋。民主派議員要求召開公聽會,開放平台予市民表達意見。

劉國勳稱票數打平故不召開公聽會 及後改口

立法會一直未就西九文化區設立故宮文化博物館進行諮詢,民主黨黃碧雲在會議甫開始便多次質問主席、民建聯劉國勳不召開公聽會的原因。劉國勳回應指曾就是否邀請團體出席今天的會議諮詢委員,結果表數為6︰6,他以主席身份認為沒有必要召開。黃碧雲批評指「邊條議事規則講明開公聽會係要多數服從少數?」劉國勳強調決定是根據其他委員會的做法。

劉國勳及後又突然「補充」稱,在諮詢委員截止時間之後,有委員稱因「填錯回條」而改變立場,故總比數應為5︰7,即反對邀請其他團體出席委員會會議,又稱限期已過,不可能「輸打贏要」。

廣告

生活

登山者帶給的反思

廣告
登山者帶給的反思

廣告

原圖:維基百科

什麼是成功?什麼是失敗?或許剛成功登上珠穆朗瑪峰的兩位香港人,可以讓我們反思這兩條問題。筆者在不同報章也看到媒體的歌頌,在宣揚著「堅毅」、「嘗試」、「克服」等不同的詞彙,然而筆者再看這些論述,只覺有一點「公式化」,到底是否「肯出力」就能「成功」呢?到底是否「沒有努力」才出現「失敗」呢?「成功」與「失敗」真的是這麼的簡單為「努力」與「不努力」嗎?筆者無意質疑兩位登山鬥士的「成功」,只是對於媒體千篇一律的報導,以及「公式化」的成功算式作出探討及思考。正如青年人抗拒「置業的勵志故事一樣」,或許容讓失敗更有助於每一個人的成長。

所有人也可以登上珠穆朗瑪峰嗎?

或者對於兩人的報導,也是集中於「見死不救」的討論,然而筆者在閱讀不同媒體的報導後,更是在思考自己有沒有能力登上珠峰呢?筆者是典型的書生型人士,平常「行山」是有的,但登上香港難度較高的蚺蛇尖,亦自覺非常之有困難,遑論是珠穆朗瑪峰了。筆者以自己作為例子,就是希望說明有一些目標,不是「所有人」也能夠達到,成功的因素亦有很多,可是媒體的報導卻十分強調「努力」的作用,筆者自問再努力再堅毅,也未必可以符合登上珠峰的要求,筆者因此亦接受自己的「不能」。

廣告


廣告

八九年只七歲的我,一切模模糊糊,關於吾爾開希,並沒留下深刻的印象。大抵是在90年代約高小的時期,我才從後父的口中聽見這一名字。通常情況是,每年臨近六四,我那好發議論的後父,就會跟隨電視上的六四回顧節目一道發表評論。我一邊看他一邊評,緊湊過足球賽的評述。好記得多來年,他常常提及吾爾開希穿上「睡衣」打斷李鵬發言的一幕是何等的冒犯和不對,當時我縱未至於照單全收這一論調,但亦不太懂得如何反應。隱約記得,好像是上了中學,自己才曉得回說暴力鎮壓就是不對啦。

直至近幾年整理八九香港的故事,埋首於六四前後舊報紙堆時,我才意外地發現到另一個吾爾開希的形象,那是一個全然不同於我家後父口中所形容的「少年英雄人物」。那個時空的香港,我能找到大量專欄作家以吾爾開希這一名字做為標題,最震撼我的一篇是直接題為《吾爾開希》的文章,作者熱情洋溢的寫道:「吾是我、爾是你、開是打開、希是希望」,即是「你我攜手一同為中國打開希望」。結論更厲害, 「吾爾開希」竟變成了動詞,說:這場「民主之戰」,「只要有更多的人『吾爾開希』……,正義的一方必定得勝」(孔明,1989-05-24,《明報》)。

可見,當年吾爾開希魅力非凡到了一個地步,幻化成為一個動詞,昇華成為一份信念和希望,而不再是一個普通名字。更重要是那一句「更多的人『吾爾開希』」,如此這般,「吾爾開希」就成了八九香港的自我延伸,他我倆忘。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八九民運發生至今28年,支聯會昨日舉辦「愛國民主大遊行」遊行到中聯辦,堅持爭取平反六四。遊行隊伍中不乏家長帶同小朋友參加,鍾女士指每年都會帶同一對女兒參與遊行。她形容六四就如「一個小孩做錯事要認錯;一個政權做錯事,殺錯平民就需要道歉。」

2017-05-29 08.10.42

圖:鍾女士

廣告


廣告

只是上一個月的事,我們熱烈慶祝郊野公園40 週年,城門、金山、大潭、獅子山及香港仔郊野公園,就是香港人第一個擁有的郊野公園。

不足一個月,我們也為著郊野公園而傷心,因為 so-called 的土地問题,房協將會研究在郊野公園建屋。第一個選址就是大欖郊遊徑。這段浮沙碎石路,很難忘在這植林地跑過比賽。

大欖郊公的地理及歷史

我想,很多人都不知道大欖郊公的地理及歷史,以下細細詳談吧。

50年代時,這地稱為劣質地,政府重新篇排集水區及興建水塘,植了二三千棵樹,慢慢養育這裡生態。

1979年2月23日劃定郊野公園,佔地達5,370公頃,是香港第二大郊野公園,並設立第一個楓香樹林徑,秋季吸引大批行山人仕賞楓。

90年代,第一次破壞在1991年,是因為公共設施,中電及煤氣也在大欖郊公興建高架電纜和煤氣管道。還不及修復,第二次破壞又來臨,1995年,當局從大欖郊野公園一分為二,剔除兩公頃的土地,以興建三號幹線的引道。當年政府同時把兩幅合共42公頃的土地納入該郊野公園,看似作為補償。

2006年,山火無情,大欖郊公發生嚴重山火,4部門撲救46小時才撲熄。400公頃、約65,000棵喬木被燒毀,是一香港的生態災難。

今年2017,是第三次提出破壞,政府邀請房協在大欖隧道以西的郊野公園研究興建房屋。

大欖郊公、隧道、週邊豪宅和房協,有關係嗎?

廣告


廣告

工人階級的角色

香港主流書寫的歷史,是殖民地資產階級精英的輝煌史,完全忽略工人階級和低下階層的貢獻。香港工人除了自身的經濟鬥爭外,也有進行了帶有反殖色彩的海員大罷工,和具有民主訴求的省港大罷工。可是這些鬥爭都未能深入發展成為全港各階層共同的民主鬥爭。在八九民運的歷史書寫中,工人階級的角色也被忽略,但翻看文獻,工人階級在八九民運中作用雖不大,但他們看問題較學生深入,更是部份人心中期望的力量。本文就八九民運中工人階級的角色略談一下。

工自聯

1889年4月17日開始,數千名北京大學生向人大常委會請願,要求民主、結束貪污,一場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就如此開展了。接着4月22日在天安門廣場上,有廿餘萬學生和群眾追悼胡耀邦。到了4月23日學生進一步開始罷課。在學生的行動感染下,工人階級也行動起來了。

廣告


廣告

台灣司法院大法官早前裁定禁同性婚姻為違反憲法,並須2年內修正相關法律,即使修正沒有完成,同性伴侶亦可直接向戶政機關辦理婚姻註冊手續。這無疑是同志運動的一大喜訊,因為台灣成為亞洲推動同性婚姻合法的先驅。而回望整個亞洲,同志運動的進行雖有,但政府的推動仍然只聽樓梯響,甚至表明不會推動。而韓國作為亞洲其一迅速發展的國家,在同志議題上,亦遲遲沒有進展,究竟他們會否也有像台灣般的突破呢?似乎亦寥寥無期⋯⋯

雖然韓國在這十多年發展迅速,韓流令世界聚焦於他們的經濟發展,但在社會及文化方面,則仍然奉行流傳已久的儒家思想,社會風氣保守。再加上基督教在韓國的流傳亦非常廣泛,根據數據顯示,粗略估計整個南韓有約1/5人為基督教信徒,教會的發展亦非常強勁,而且他們大部份亦屬「恐同派」,所以韓國的LGBT族群,可謂受著宗教、社會及政治的壓迫,沒有空間出櫃及現身。而他們能夠舒坦地表露這個身份的地方,亦相當有限,不計網上論壇,被稱為夜生活區的梨泰院等地有同志或跨性別酒吧也好,數量亦不多,而且不能高姿態運營,其一著名的是,就是男同志酒吧GRAY。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大埔劍橋護老院2015年被爆虐老風波,院友被集體「剝光豬」在天台排隊沖涼,引起社會嘩然。劍橋護老院不獲社署續牌,去年中原址轉手「森林護老院」,獲社署批出牌照,但有傳背後經營者相同。

事發至今已兩年,立法會議員張超雄、邵家臻聯同多個團體昨日(5月26日)回到現場,指出院舍狀況仍然惡劣,建議政府設立跨專業支援服務隊,協助監管安老院醫療質素。

13

民間巡查揭質素低下 社署監察無效

廣告


廣告

支聯會展示電子燭光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今年是六四事件28周年,支聯會將於本周日(5月28日)發起「愛國民主大遊行」,6月4日在維園舉行燭光晚會。支聯會呼籲市民積極參與,為「平反六四」戰鬥到底。

今年各大專院校學生會不會出席維園晚會,部份分別舉辦六四論壇。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回應指,無特別和大專學生會聯絡,但往年都有大專組織,例如大學社工學系系會出席晚會,今年各大學生會舉辦的論壇亦有邀請支聯會成員出席,相信年青一代仍然關心六四。

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補充,留意到社會上有人指參與支聯會六四晚會是「另類政治正確」,他希望參與者能夠按自身的「政治判斷以及取向」,決定是否出席。他相信香港人對六四「心未冷血仍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