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

寄語董玉娣女生:雖千萬人汝往矣

廣告

廣告

董玉娣中學的那位網誌少女現在應該相當寂寞和沮喪了。她之前在網誌上發表「四川人抵死」言論,經各大媒體報導後,除少數人覺得她說得有理外,各網站則對她一片罵聲,甚麼「無知」、「冷血」的話照例噴出。甚至她的學校也對她做出了記大過處分。

在本港獨立媒體的網頁上,也有支持她的意見,其中之一說:網誌女生非無知,一語重的「四川人抵死!」筆者相信,李怡之流一定會同意上述意見。

這時候,讀中學的網誌少女,應該想想中國先秦哲學家李怡的話:「自反而不縮,雖褐寬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這句話的意思是:自我反省,如果沒有道理,哪怕是黎民百姓,我都不怕嗎?如果自我反省覺得有道理,無愧於良心,那麼即使面對千軍萬馬、千萬群眾,我也要勇往直前。

網誌少女不要氣餒,只須反省她有沒有道理。她說四川人抵死,是事實嗎?她說,捐錢給死屍,是事實嗎?無論是在中國大陸的遼寧女,還是香港的網誌少女,其實她們才是愛國者與維護民族尊嚴的青年。那些跟一個調子吼叫的香港憤青,或是給網誌少女大過處分的董玉娣中學,客觀效果卻是妖魔化香港。

共黨統治時期的異議者,香港前憤青李怡說過:「知識份子應該因獨立而引起異議,應該是體制和權力的主要懷疑者,應該是謊言的見證人。」

「獨立」,是指既不畏權勢也不畏群情的「自反而縮」的獨立。獨立見解不怕引起異議,不怕受到批評打壓,堅持「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知識份子對極權統治下的天災受害者要永遠抱持冷漠的態度,要不斷揭示天意。

因此,對今天幾乎完全獨立的網誌少女,她的獨特異議就更值得鼓勵和珍惜了。

----我是可愛的分隔線----

也許你對上文感到眼熟,那麼你的感覺沒錯,上文乃是我向評論家李怡致敬的文字。由於致敬得太厲害,文中難免有不符事實張冠李戴之處,還望各位諒解。但下面的都是正經看法。

我本來就對這種以立場來斷定是否獨立思考的看法頗為反感。李怡以「能獨立思考」讚美過陳巧文,我想,他沒理由不以同樣的原因讚美網誌少女。於是我自願向他致敬,「獨立」完成了分隔線以上的文字。

我不贊成一大群人對網誌少女進行口誅筆伐,更不贊成董玉娣中學對她的處分,但我同時也覺得某些為網誌少女辯解的人很無知,是一種故作獨立故作深刻的無知。

把「四川人抵死」理解為「因為他們令到國家,地區政府,甚致基金會等增加庫房收入」,算不算是一種曲解?如果是曲解,算不算是對網誌少女的不尊重?

慎終追遠是中華民族的傳統,也許更是全人類共同的文化。我們懷念先人,追悼死者(所謂死屍),這是對生命的尊重。兔死狐悲,何況人?

無人能自全,

無人是孤島。

任何人之死,

皆使我缺損。

作為人類一員,

我與生靈共老。

喪鐘為誰而敲?

它正為你哀悼。

--節選自《喪鐘為誰而鳴》

如果你覺得不必對死屍有情感,那麼當你的親人逝去,就隨便把他們的死屍丟到荒野去吧,當你也死去,也讓你的後人把你的死屍隨便丟到荒野去吧。

賑災捐款不是捐錢給死屍,處理死去的人只是其中一項工作,救仍活著的人才是重點。「為何我們要捐錢給死屍呢?」,這樣一個問題,除了柏拉圖,恐怕任何人都能回答那位少女。

奇怪的是,柏拉圖卻比網誌少女還要多問題。

1,受害者的情況是如何呢?是否得一個字「慘」呢?

不。任何有留意地震消息的人都知道,受害者需要新的家園,新的校園,也需要心靈的慰籍。「慘」字已經夠了,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形容詞去描述和消費他們的苦難嗎?

2,既然我們不覺得太悲傷,為何一定要強逼自己不開心呢?

人應該有惻隱之心,沒有強逼成分。至於我們為何要關心陌生人的生死,希望《喪鐘為你而鳴》對你有所啟發。

3,為何我們一定要獻出自己少許的積儲呢?我們那些錢對死者有用嗎?

捐錢讓活著的人繼續活下去,活得更好,就是對死者的安慰。

4,現在那麼多人死了,這是因為中國政府貪污,為何現在要我們負責呢?

首先,四川地震那麼多人死,中國官員的貪污可能是其中一個原因,但不完全是。

其次,真正的人道主義,只對生命負責,而不以其他為考慮因素。

5,若你們真的那麼慷慨和有同情心,為何你們不將自已所有家財捐出來呢?

把自己搞得生活不下去,要別人來接濟,是製造麻煩。行善要量力而行。

概括而言,柏拉圖發表在獨立媒體的那篇文章,問了很多無知的問題,寫了很多廢話,為「獨立」而「獨立」,其實純屬放屁。

原文:http://www.rapbull.net/posts/97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