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

“天谴”死不了那么多人

“天谴”死不了那么多人“天谴”死不了那么多人“天谴”死不了那么多人“天谴”死不了那么多人“天谴”死不了那么多人“天谴”死不了那么多人“天谴”死不了那么多人
廣告

廣告

  四川地震第三日,《南方都市报》评论版刊登了学者们的片语,其中朱学勤先生的那段话中用到了“天谴”两字,引起轩然大波,《中国青年报》等都进行了“深探”,笔者也来说几句吧。
  发生8级地震是天灾,天灾是人力所不能避免的,究竟这是不是“天谴”,我们暂先放下几分钟。

  前几日,家乡(宝鸡)的亲戚打来电话,说楼又在摇,还挺厉害。我赶紧问到:有没伤亡?那边说:只是震感,即使是地震估计问题也不大,因为人们都住在外面帐篷里,没事。这时笔者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如果8级地震那天人们都住在帐篷里该多好啊。
  笔者近些年也很少能浏览到地震这方面的“谣言”,独独四月底五月初在网上不止一次看到有关阿坝附近要地震的“谣言”,后来在某正规渠道看过这些地震“谣言”的澄清,就没太在意。直到5月12日下午2点多,在网上看到了发生地震的消息,第一反应就是:这些放“谣言”的人真厉害,居然把谣言弄到了正规网站,在MSN上和其他朋友核实的时候,他们第一反应也是“谣言”吧。

  从这看到,“谣言”论还是深得人心的,即使我们这些对喉舌“鉴别”听的人,没想到都被忽悠了。
  现在想来,如果不是广泛宣传“谣言”,人们能这样放松警惕吗?如果人们都住在帐篷里,再发生8级地震还会死那么多人吗?

  其实大多数地震是不可能没有先兆的,记得小时候,家乡附近发生了地震,好在当时地震前地震部门曾做了中期和短期预报,并采取了人员撤离等积极的预防措施,所以人员伤亡较少。从小在科普读物上,就看到几千年来,人们已经得到一些震前“征兆”的经验。
  地震也许犹如一根受压要折断的木条,折断前总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也许最终这根木条没有折断,但不能仅此就认为听到“吱吱呀呀”和地震没啥关联,地震没法“预报”,实际即使“吱吱呀呀”和地震有一成关联,我们也不能轻易认为“吱吱呀呀”就是“谣言”。关于哪种“吱吱呀呀”和地震的关联度大,我想很多专家比笔者更有经验。
  但震前的预警全成了“谣言”,不得不让人们感受到“人定胜天”的伟大传统,但现实很快否定了“人定胜天”,如果这个“天”就是事实的话,“事实”否定了反事实反客观的“人定胜天”,不是“天谴”,至少也是“天”在说话,“天”在说:你擅造假者居然还在乱说别人“谣言”。

  你说如果真存在“天谴”的话,天天这样干就不该天谴吗?但令人遗憾和伤感的就是朱学勤先生那句话:死难者并非作孽者。
  笔者是不相信有“天谴”的。但如果有组织长时间大规模的连续以反造谣的名义制度性造谣,难道我们不该正视一下吗?难道就因为没有“天谴”而无所顾忌吗?

“辟谣”“豆腐渣”“制度性发展慢”造成死伤9成以上

  如果不是地震前强力“辟谣”,让人们完全放松警惕,多少留点小心,采取一些措施,或居于户外,或远离危险建筑,我想生者至少会多出不少,我们如果能在死去几万人之前,像对待唐家山堰塞湖的态度,有所防范而非政治挂帅的对待这次地震,结果应该差别很大;再看地震中展现的那些豆腐渣,如果再少些豆腐渣,至少生者又多出不少。
  除了“辟谣”和“豆腐渣”,还有一些房子是因为没钱的原因造的不结实,不要以为这是我们的“底子薄”,没人需要负责任,实际这更是制度的问题。请想想那么多年了,国家和人民为啥还穷?
  一个较长的时间段(比如20-30年),相对于高效、合理的制度,“底子”对发展结果的影响,已经可以忽略不计。笔者此前的文章已经论述过,“中国百姓勤劳和聪明,如果有良好的社会制度,使人们都把精力集中和贡献于社会发展,同时减少腐败、整体低效等对发展复利般的盘剥,我们的国家必将成为先进的国家之一,人民真正富裕的国家,人民可以公平、轻松的分享高效社会所产生的硕大果实的国家。”

  即使是“天谴”,也死不了现在的零头,我们看到比“天谴”严重的多的后果。

不能建政近60年还需新闻管制来维持

  不仅如此,地震后突然有大量乱七八糟“吱吱呀呀”的内容在媒体上出现,拿关联度低的“吱吱呀呀”做出比对暗示,和此前“辟谣”一样,这种反常的目的和效果无非是混淆和为此前的“辟谣”狡辩,“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们和其他国家区别,专门有一个部门,名义上是管理新闻造假,而我们现在看到的事实,却不知到底是谁在造假?而且仅此一件事就如此严重的后果,这要远比一个谣言杀伤力大多了,允许新闻自由传播,比以防止"谣言"的名义限制新闻传播重要多了。专门的部门限制真相传播,相信能建立这样的部门,所要隐藏的东西,要比谣言更严重的多,否则没有必要这样做。允许新闻自由传播,其他国家的百姓需要,中国的百姓也需要!

  我想,就跟许许多多有良心和勇敢的学者一样,朱学勤先生想说的话,绝不是我们能看到的这段话,如果他能直接说出他想说的话,大家就不会看到“天谴”如此含蓄和婉转的内容了,没有事实的“人怨”,何来“天怒人怨”。

温家宝总理:我们好赖也是中华民族的子孙,大家看着办吧

  仅仅天灾,已使人们受到巨大的伤害,我们绝对不能再接受制度原因造成的更大伤害。
  温家宝总理在地震发生后,对空降兵们说道:“是人民养活了你们,你们看着办吧!”,这句话很精彩,但笔者以为,这句话不应该对士兵们说,应该在开那最高会议的时候,对与会者说:“我们好赖也是中华民族的子孙,大家看着办吧!进行体制改革一分钟都不能再等了”

  温家宝总理还说:“多难兴邦”,同样很精彩。然笔者想,多难和兴邦无必然联系,多难之后的改革才是兴邦的主因,只有多难而无改革必无兴邦,有“改革”而兴邦,何须再多难。做为一个中国人,笔者和所有百姓一样,更期待“改革兴邦”,期待“民主兴邦”,而非“多难兴邦”。

期待民主中国

  我们的政府总宣传说美国的民主制度有如何如何瑕疵,是这样的,有瑕疵!然美国的国家民主制度是几百年前所建立,经修修补补而成,由于技术、认识、制肘等原因,亦存在诸多客观的瑕疵,但随着现代社会技术资讯手段的迅速发展,和认识的提高,加上中国共产党现在在中国有强力的统治,如果其有心在中国推行民主,完全具有快速建立一套更完美民主制度的条件,有条件交给子孙后代一个永远受用的民主宪政国家。期待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做出这最重要的贡献,尽快建立一个更近完美的民主制度的宪政国家。

  天灾不是天谴,但比“天谴”更有意义的揭示了我们需要检讨的地方,一个超过十亿人口的大国,不能再存在悲哀,不能再存在懦弱!国家要健康的存在,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勇敢的站出来!要比去救灾现场更踊跃的站出来,这比去现场能救更多人。

  汶川地震过去一个月了,知道说这些心里话会带来风险,但不说这些更对不起那枉死的数万百姓,对不起那些虽然没有枉死,但因此长期遭受不合理和发展受损的十多亿中国人。(老百姓帮老百姓网 李铁,2008年6月12日)

图(1):“资本主义”社会香港街边非常平常的一个广告牌“综援是你我的权利”,它告诉我们,每一个人民生存权、居住权是基本应该保障的权力,她不仅仅给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提供基本的生活条件,而且告诉人们获得这些是天经地义的,应该有尊严的去拿,这才是一个民主高效社会的结果。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做到呢?

(2):幸存的孩子们,画出心中结实简洁的小屋

(3):来自受灾百姓“不和谐”的声音

(4):“不和谐”但令人心碎和每次看到都会落泪的场景

(5):“不和谐”但令人落泪的场景,善良的百姓,心存怯意,但还是勇敢的站到一起

(6):还是有“幸运”的房子,这一批房子在前后左右都倒下的情况依然站立,应该救了不少生命。

(7):“国宝”大熊猫的专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