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國際

[G8直擊系列]札幌瑣事新一則──澡堂與社會運動

廣告

廣告

IMGP1208

住在札幌媒體中心,沒有浴室,兩天下來渾身不自在,原本開到九點的反美軍基地論壇到五點半便忍受不了竄了出來,獨個兒在濕冷的札幌街頭閒逛。閒是閒,目標倒是有的──我要找一間便宜的公眾澡堂洗澡。

札幌很像北歐,空氣乾淨得清脆,像高跟鞋敲在鋼琴的高音聲部。街道兩旁很多千奇百怪的建築,和無人的咖啡店。騎單車的人比步行的人還多,而在日本,單車是和行人共享馬路兩旁的空間,過紅綠橙時也是看行人的燈號,不是看車的燈號。這不是很正常嗎,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單車也比較接近行人而不是汽車吧,怎能像香港那樣,強把單車擠出行車道,被汽車撞死後還會被埋怨騎得不夠小心。

走了十個路口,終於在一個轉角位找到一間公眾澡堂,名叫「千歲湯」。看裝修已經知道是社區澡堂﹝本地人總對外國人的消費力有太多幻想,我在論壇問人澡堂在哪裏,一名日本女士答道,你想做SPA嗎?﹞,一看價錢牌,寫着「北海道知事告示料金」,成人三百九十円,我更是從心裏笑出來。在東京認識的社運歌手高田幸美姐曾說,她在札幌唸美術時愛上hippie文化,玩音樂留dreadlock頭,卻沒有搞過社會運動。直至來到東京,露宿於東京郊區日野本町森林時,才為了反抗公眾澡堂加價而站出來抗爭。當時我忘了問她憑什麼反對澡堂加價,澡堂的價錢,不是跟spa或桑拿一樣,按市場競爭自行調價嗎?原來不,在日本,除了私家醫生的診金和藥費由政府劃一外,作為民眾﹝特別是低下階層以及露宿者﹞生活必去的澡堂,價格也是由各地政府統一決定,各縣市的金額不會相差太遠。在這個物慾橫流,豆沙餅賣一百五十円一個的日本社會,見到這些關照窮人的價格管制,令人愈發認定,一個以人為本的社會,有些底線還是要守的。

IMGP1218

人嘛,有時不落到這個處境,就體會不到這些生活細節。高田幸美說,當初一班朋友站出來反對澡堂加價,是因為他們hippie網絡的朋友,就算有錢租房子住,也肯定沒有浴室,因此公眾澡堂和澡堂價錢成了眾人共同關注的頭等大事。

步入澡堂,老太婆掌櫃先領我放好鞋子,再領我到男子浴室,老太婆是全店唯一有權出入男湯女湯的人物。晚飯時候的澡堂人很少,一個人浸在熱水池裏,什麼話都沒有,確實是平等的享受。關於澡堂,讀者肯定比我熟悉,裏面的間格設備就不多說了。在日本,散工、網吧難民和露宿者愈來愈多,洗澡成了急切要解決的日常難題,也成了社會運動的激發點。沒想到吧。

IMGP1215

下面是札幌街景:

IMGP1213

IMGP1202

IMGP1203

IMGP1207

IMGP1210

IMGP121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