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示威都要拉 警察變公安

廣告

廣告

在一年之間,相識的朋友中,有三十多人因為示威被捕,惹上官非,當中天星皇后保育運動的馬仔和馮炳德已因襲警罪被判入獄半年和兩個月,守衞皇后到最後的阿草亦被控告。

「洗定欏柚等坐監」

其餘的朋友,包括十一名到孫明揚家門口示威的捍住聯朋友(當中很多是社工)和抗議灣仔利東街遷拆的十五名朋友。還有一些零星的朋友,因為其他社會行動而被控告。

昨天,一行百多人,到警總抗議香港警察打壓社運。這次,少了幾分憤怒,多了幾個新標語「洗定欏柚等坐監」。是的,大家要有心理準備了,示威遊行是要坐監的,最近碰到朋友都這樣說。

強政勵治一條龍

習近平訪港跟曾蔭權訓話,其間還說香港的司法要配合行政,香港的司法獨立再受到衝擊。其實,即管習近平不這樣說,我們的執法人員,在過去兩年已變成政府政治打壓的工具,而黃仁龍掌管下的司法系統,亦與以配合,對那些浪費公帑的政治檢控(如告十三名利東街示威者阻差辦公),完全不加篩選,還選擇用更重的條文(刑事入獄)去檢控。此外,近年司法系統更鼓勵了不少檢控官做地方法院法官,幾年後,這些法官大概就會進入高院。行政──執法(警察)──律政(檢控)──法院,為「強政勵治」度身訂造一條龍服務。

警權,只是行政主導一條龍服務中一個環節,但這個環節把民間社會力量打跨後,習近平所描繪的(中央委託式)行政主導一切的圖像,很快就來臨。

然而,除了學習國內異見人士或博客,有一個「洗定欏柚等坐監」的心理準備、繼續實踐示威集會的自由外,還能做點什麼呢?半年內三十多位朋友遭檢控,我身邊有多少個「三十幾個朋友」?當我們忙於為這些朋友安排律師、處理家事、聲援外,我們是否有時間和精力去對抗這個龐大的行政主導結構?

於行人專用區非法集會

我想,很多朋友心裡都在想著這些問題。但國家機器找上門,能避嗎?昨天從警總遊行至遮打花園行人專用區開討論會,警察又走上來說:「你們已觸犯非法集會的條例,可能遭到檢控。」在周日行人專用區裡,一堆又一堆的朋友坐在街上聊天,徧徧說我們非法集會,多麼荒謬可笑!

但我們正處於如此荒謬可笑的世界!

討論會上一些朋友說,我們面對的不就是03年的廿三條嗎?是的,可是當年反廿三條的力量已零散四落。03時的議會──專業──宗教──學界──民間聯盟,現在只剩下一些很邊緣很邊緣的團體和個人。當然,被制度邊緣化的,其實是社會上的大多數,如何在極少的資源下結連大多數是問題核心所在。

本土行動那裡去了?

長毛於警總時,有點氣憤地說,我們如此抗議警權不是辦法,要有組織地做,不能每一次都這一兩百人來,要擴散,要更加多人認同參與,他希望天星皇后的「本土行動」能企出來:「馬仔和Julian是天星出事的,本土行動那裡去了?」

其實在場頗多本土行動的成員,我亦是其中一員,然而大部份的成員,卻因官司的後援工作擔起監察警權的事情,再且保育與警權亦是一大跳躍...

超脫暴力經驗再起動

我們這一代的社運份子,大都沒有面對過很赤裸的暴力,於警察局中的脫衣搜身羞辱,要時間疏理情緒,有的可能會被嚇壞而壓抑那經驗,有的可能會與施暴者打泥漿摔角,走不出當中的泥沼。除了堅持做刁民,「洗定欏柚等坐監」外,如何超脫這暴力的經驗再起動也是一大挑戰。

在討論會完結前離開,其他朋友請補充。

共勉之

(短片轉自草根視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