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環境

古偉牧:收緊空氣質素指標是捍衛生活空間的一道戰線

古偉牧:收緊空氣質素指標是捍衛生活空間的一道戰線
廣告

廣告

空氣污染與公共健康的關係可謂明顯不過,空氣中的污染物對人體的傷害,從上呼吸道到肺氣泡,無處不在。但現時政府正在研究修訂的《空氣質素指標》,又豈止關乎健康這麼簡單,它更與我們日常的生活空間息息相關!

《空氣質素指標》訂明香港空氣質素的最低要求,就像一部空氣的憲法,是直接作為其他一切相關政策的基礎,例如:城市規劃、市區重建、道路資源分配等,都會因應《空氣質素指標》而重新制定。

相信無人會反對將《空氣質素指標》的制訂視為Michel de Certeau口中的策略(strategy),即根據權力意願去創造空間的手段。香港政府過去二十一年以來刻意將《空氣質素指標》維持低於國際標準,就是預留更多空間去肆意改造城市。正因為政府過去對空氣質素無要求,屏風樓才得以處處可見,中環的道路網才會不斷擴展,結果吞噬了天星及皇后碼頭。

空氣質素指標寬鬆 生活空間被吞噬

假若香港政府在通過以上政策時要達到合乎水平的空氣質素,相信再不會興建屏風樓去積聚空氣污染物,不會將更多汽車帶入本來污染已經極嚴重的中環一帶。長遠而言,只有隨著《空氣質素指標》的收緊,香港人的生活空間才會得到拓闊,連接啟德隧道的天橋就不會在兩排住戶中穿過,香港將會更適合生活。

市民近年來開始和不同權力機構展開不同的空間保衛戰,從天星到喜帖街,波鞋街到時代廣場。記得在眾多爭取時代廣場作為公共空間的行動中,MC仁在廣場上噴空氣清新劑被保安阻止,現在回想起就活生生的說明了權力對空間控制的粗暴,就連市民改變空間的小小戰術(tactic)也容不下,可能就是因為現時的《空氣質素指標》太過寬鬆,《空氣質素指標》的寬鬆,令地產商能用盡每一尺每一吋,導致公共空間被擠壓至絕無僅有。

MC仁在時代廣場噴空氣清新劑被保安阻止,一方面突出了空間私有化的荒謬,一方面亦揭示了爭取空間與爭取空氣質素間密不可分的瓜葛。(保安員之後上演的街頭劇又是另一笑話)

《空氣質素指標》的修訂將會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去爭取改變,因為這次可以直接改變政府的策略(strategy)。但有消息指政府在《空氣質素指標》的修訂當中又會以一個寬鬆的標準敷衍市民,繼續以中環價值改造公共空間。

所以,希望各位可以一同向政府施壓,登入綠色和平網頁www.airtruth.org參加網上請願行動,利用收緊《空氣質素指標》作為一個緊箍咒,令政府長遠改善空氣之餘,更改善我們的生活空間,希望他朝有日時代廣場作為公共空間加設空氣清新系統,小市民就不用自行噴空氣清新劑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