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教育

﹝烽火台專號﹞我所知的拆烽火台計劃來龍去脈

廣告

廣告

上星期六,與中文大學校友c同遊大埔墟,臨別前他說收到消息,中文大學校方打算擴建本部大學圖書館,圖書館對開的烽火台將要拆卸,移放別處,待工程完成後重組。

兩日後的星期一,《蘋果日報》率先披露了消息,同日劉遵義繼續弄出其癟三嘴臉說,今次圖書館的擴建上「做唔到公開諮詢」,如果諮詢的話,圖書館就「2016年都做唔到」,而這種事傳統上是不會公開諮詢。他又說,學生代表在圖書館小組會議上亦沒有表示異議。

這篇民間報道主要處理的,是按我有限的資訊,向各位說明拆烽火台事件的由來。至於烽火台的歷史、公共地標的意義和民主規劃程序等議題,相信陸續會有文章述及。

●●●

劉遵義說關於樓宇拆建事宜「傳統上不會公開諮詢」,確是這樣,遠的不說,近的幻彩實驗樓、拆李達三建西部教學大樓、將各圖書館內部改頭換面都沒有公開諮詢。中大員生到零六年初忍無可忍,紛紛響應中大學生會的護山城聯署和之後的保樹立人運動,敲響了民主規劃校園的鐘聲。同年年中,中大宣布乘大學學制三改四之便增加本科生人數三千人,並計劃設立多間新書院,又向學生會幹事會透露將開展校園發展計劃,學生會代表要求加入即將成立的督導委員會,被拒絕,理由是計劃涉及很多中大機密。

零七年秋天,校方向中大員生及公眾高調宣布,因應學制三改四推出校園發展計劃諮詢。計劃先定下大學擴張的指標,包括將全校建築物樓面面積在十五年內增加三百萬平方呎,大學人口由目前一萬七千人增至三萬人﹝根據Aedas Ltd. / Edward Cullinan Architects, UK在簡報會提供的資料﹞,再由四間指定的建築師樓提出設計方案。當時有中大教授在報刊撰文為校方喝采,肯定校園發展計劃諮詢;我和一些中大員生則認為討論應擴闊至中大未來應有的規模,不能說三萬人就三萬人。

在這一輪諮詢期間,獲邀的建築師已指出中大將有多個計劃於三改四學制實行前完成的工程,包括拆崇基松竹柏苑起教學樓、酒店、崇基牟路思宜圖書館旁的學生活動中心、西部教學大樓、以及圖書館擴建。中大員生一直有一個印象:既然校方指校園發展計劃是為應付三改四大變而提出,那麼在零七年之後為三改四而興建的項目,都應該納入諮詢和討論的範圍內,而我亦一直持着這樣的理解參與諮詢。

又過了幾個月,中大校園發展計劃督導委員會選了Aedas Ltd. / Edward Cullinan Architects, UK 的龍騰吐露設計﹝重點是在科學館以東興建大量教學樓,將百萬大道一直「延伸」至吐露港﹞。零八年四月,該建築師樓在中大舉行員生參與工作坊,直至那日我們才知道,原來零七年開始的校園發展計劃諮詢是不包括目標於二零一二年或以前起好的新建設。即是唔使傾也冇得傾。

校友eg9515在工作坊後寫了一篇民間報道,茲引述如下:

「在簡介環節時,顧問公司介紹了2012年前中大已落實及計劃中的建築,並表示此工作坊主要是籌劃2012至2021的校園規劃。有與會者即時發問,為何校園規劃的計劃不包括2012之前?顧問公司說,從來都是如此。這便奇怪了,由去年9月中大公佈四間顧問公司的設計的簡介會到今年3月的校長會見同學活動這六個月時間裡,校方的高層人員從未說過校園規劃的諮詢不包括2012年之前的計劃。每次校方人員介紹校園規劃時,總是以『2012年我們多了多少多少本科生』為開場白,當師生及校友要求參與時,校方總叫他們待至4月由顧問公司舉行的工作坊及諮詢活動。這不難給予他們合理的期待,能夠參與未來十多年的規劃,而不是參與未來十多年當中某幾年的規劃。

「那麼這個『校園發展計劃』(Campus Master Plan)還諮詢什麼﹖當大家發現原本校方已計劃好校園西區的綜合教學大樓、鄰近大學站的教學酒店和教學大樓、衛星遙感地面接收站、5所新書院包括2,400個宿位、崇基學院神學樓旁的新聖堂、近火車站的綜合教學大樓、39區的綜合研究實驗室大樓、大學圖書館新翼及祟基圖書館旁的學生文娛中心等建築物,對於校園的擴展及分區已下草圖時,持份者還有什麼置喙之餘地?當顧問公司在工作坊上向參與者提問『你認為中大缺少什麼設施?』『你認為什麼地方最適合興建宿舍?』『中大應新增什麼教研設施?』等等,參與者確實感到自己的意見很被尊重。但其實校方已規劃好2012年前的所有東西,參與者在工作坊上的討論,永遠都不會進入真正的議程。所謂的諮詢,只是一場極度接近真實的虛擬遊戲,真正的『校園發展計劃』已經在別處進行中。」

Eg9515這篇立此存照式報道給我們一個重要參考,簡單說,中大校方在零七年至零八年夏天搞的校園發展計劃大龍鳳諮詢,一切簡介會模型論壇問卷和工作坊,都只是為「別處進行中」的真正的校園發展計劃做掩護。涉及拆走烽火台的大學圖書館擴建工程正是其中之一,而跟校園發展計劃諮詢的大型和公開相反,這項工程的決策場地是由校董郭炳聯任主席的校園計劃及建設委員會,此會閉門進行,會議紀錄亦不公開,黑箱中的黑箱,而蚊型且毫無權力的「圖書館使用者小組」則是中大學生唯一有機會得聞該計劃的地方──劉遵義現在居然想將不諮詢的責任賴在小組的學生代表頭上。

●●●

劉遵義確實無賴到極點,想以知會「圖書館使用者小組」代替公開資訊和公開諮詢中大員生,想將拆走烽火台的決定賴在「圖書館使用者小組」學生代表頭上。比這個更無賴的是,「圖書館使用者小組」的學生代表自零七年十月起多次在會議上要求校方公開諮詢,只是出席的中大高層當作耳邊風。

證據如下:

據上屆﹝零七至零八年度﹞「圖書館使用者小組」新亞學生代表TAM Wing Yin提供的三份「圖書館使用者小組」會議紀錄顯示,中大圖書館館長Dr. Colin STOREY於零七年六月七日會議的「其他事項時段」內提出圖書館新翼計劃:New Library Building Extension Dr. Storey reported that the UGC had approved an extension of Library Building at the car park area next to the University Library. Although it was a very early stage, he was putting forward the needs of the Library for the new building for University management’s consideration.

到了零七年十月五日的會議,中大圖書館館長Dr. Colin STOREY再報告圖書館新翼事宜:New Library Building Extension Dr. Storey noted that the New Library Building Extension would be finished in 2012 and was now under tendering process. Miss Cheung asked the Building Committee to consult students before making the final decision. 這位要求校園計劃及建設委員會諮詢學生的Miss Cheung是中大學生會代表Miss CHEUNG Man Wai。

到了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的會議,中大圖書館館長Dr. Colin STOREY再報告:
New Library Building Extension (Re: LUG20/5/3) Dr. Storey informed members that Mr. David Lim, Director of Campus Development, will join a future LUG meeting to brief members about the planning of the new library building extension. Dr. Storey explained that the planning was still at a very early stage, neither a final design plan nor an architect had been chosen.
Miss Cheung asked whether the University would collect public opinion regarding the design of the new library building extension. Dr. Storey would convey any thoughts regarding the design to the architect. Miss Cheung再次詢問校方會否徵詢公眾意見,館長Dr. Colin STOREY對接收意見態度正面,但並沒有答應公開諮詢。

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後,「圖書館使用者小組」的學生代表換屆。我以電話訪問了其中一名學生代表stephen。

Stephen表示,他出席了新一屆「圖書館使用者小組」於零八年四月十八日舉行的首次會議及零八年十月十八日的第二次會議。他表示,由於要上堂,錯過了第一次會議的部分內容,當他進去會議室時,協理副校長許敬文正在透過power point介紹大學圖書館新翼的情況。Stephen表示,關於計劃的詳情「當時是知d唔知d」,「講法是冇話會拆烽火台」,校方代表﹝不知道是許敬文還是校園發展處的林泗維﹞說圖書館新翼包括兩部分,一部分建於大學圖書館右側,「但為了保存景觀,唔會起太高,起四五層就算,剩下的樓面面積﹝據副校長程伯中表示,總樓面為一萬平方公尺,即約十萬平方尺﹞就可以放入地底。」校方代表說,該地底新翼將成為information common,廿四小時開放。至於大學圖書館右側的新翼,地下和地底兩層將有停車位。

我問Stephen會不會同意這次會議只是知會他們,他說有這樣的感覺,也覺得校方「想要一d意見」。他表示,當日他和其他成員都有詢問許敬文會否有公開諮詢,「佢一直講話會有,但又唔係100%肯定」。

一個月後,「圖書館使用者小組」向stephen發出第一次會議draft minutes,裏面有三點值得留意。一﹞提到如何處置烽火台:the square might be closed during the construction period, but the outlook of the square shouild remained the same after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basement.﹝stephen在電話裏向我讀出會議紀錄內容﹞ 請讀者留意,這裏用的是might,不是will,即是校方並沒有令小組成員確認烽火台將會﹝will﹞被拆走。二﹞ draft minutes裏並沒有提及小組成員要求公眾諮詢,亦沒有提及許敬文的正面回應。三﹞由於計劃改變了,項目需要教育資助委員會和立法會財委會再次批准,目標時間是二零零八年十月。計劃目標於二零一二年完成。

這份draft minutes在零八年十月九日再傳給小組成員,並於十月十七日第二次會議上通過。

Stephen說,在第二次會議上,主持會議的中大圖書館館長Dr. Colin STOREY沒有再提出新的詳情,只表示曾經有七個建築公司向大學提出初步設計,當中一家已獲選,並於十一月十五日與圖書館成員會面。Stephen再次在會上要求校方就計劃諮詢中大員生,Dr. Colin STOREY回應說會向許敬文反映。據stephen說,這些內容都有寫在會議紀錄裏。

●●●

簡單總結,劉遵義在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聲稱「學生代表在圖書館小組會議上亦沒有表示異議」,是再一次說謊。學生代表的意見白紙黑字寫在會議紀錄上,只是劉遵義視而不見。還有一點我認為必須糾正劉遵義,他說如果諮詢的話,圖書館就「2016年都做唔到」,這種專制者慣用的口脗,不是顯示其心虛,就是自打嘴巴。中大校方連偉大的、關乎未來十五年發展的「校園發展計劃」諮詢都能如期以一年完成,怎麼就不能讓中大員生討論圖書館新翼的必要性、圖書館空間的運用和分配、圖書館新翼的設計呢?

事情被披露後短短幾天,我便聽到有關圖書館空間分配的幾種意見,包括十萬平方尺的面積應該分配一些給逸夫書院、大學圖書館可以全面更換摺疊式書架以省地方、聯合圖書館的多媒體資料可放上網,恢復藏書功能等。中大近二萬員生每天使用圖書館,肯定能提出非常有建設性的意見,劉遵義一邊侮辱中大員生,一邊扼殺中大員生參與營造更優良空間的機會,只反映了其無能。

這種無賴,不配被稱為校長。

連結:
請聯署──中大學生會反對拆走烽火台
為何拆烽火台﹖為何建圖書館﹖——劉遵義會見同學記事之一

公然說謊的高等學府的故事
民主規劃中文大學校園特刊
一個月校園規劃偽諮詢 決定中大十五年命運
參與規劃是校政民主化的起步點──訪科大陳允中老師
崇基應林堂主:不能接受池旁路上蓋天橋
中大校園規劃: 與程伯中對質
中大副校長當眾說謊 被踢爆指示建築師拆崇基宿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