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編輯室周記:黃慶南訪港,勞動法示威

編輯室周記:黃慶南訪港,勞動法示威
廣告

廣告

在去年11月20日,深圳 “打工者中心” 負責人黃慶南被砍多刀,左腳更砍至見骨,當時預期左腳將殘廢。在大約一年後的11月初,黃到訪香港,既為跟香港朋友分享內地勞工維權工作點滴,亦為敦促國內勞動合同法的實施發一點聲音。

在11月4日,黃到了旺角的基督徒學會跟關心國內勞權運動的朋友見面。這是我首次見黃。當看到他以不慢的步伐步進會址,心中不禁悲喜交集。回想一年前當知悉慶南遇襲,心中極之難過,遂送上慰問咭和一點醫藥費,沒想到慶南即聯想到這似是故人。抽起褲管,左小腿外中間位置是一道深坑,左腳鞋子下是爛肉,左腳是沒有感覺的。說時的平淡,教我只能強忍淚水。唯轉頭慶南又說現在在嘗試跑步,當中竅門,是練習用右腳單腳煞制,只因左腳不能承受頓足的壓力,看著那棕色太陽鏡下眼中的雀躍,那份稚氣,煞是可愛。

到11月7日,慶南夥同數個民間團體,到中聯辦、民建聯及工聯會進行示威活動,主題自然亦是環繞勞動法的落實,並要求中央政府嚴懲針對勞工組織的暴力事件。示威前,跟在內地從事勞工組織的阿龍閒聊,談及金融海嘯,提出為何不見經濟學家討論中國如何發展內需市場的問題 (沒想到沒多久,中央便提出增加內需的方案) 。此外,深圳以至珠三角的廠商倒閉潮,亦令大家擔心內地民工快要面臨嚴峻的就業難題,尤其對於很多廿多歲的民工,到城市工作已成他們的唯一工作技能,不懂種田,在鄉間怎辦呢?而新近提出讓農民自由買賣土地的政策,直如飲鳩止渴,不過換來短暫繁榮,買地錢花掉,便是撒頭撒尾的無產階級了,那才是更大的社會不穩。越說越擔心!

到了中聯辦,示威團體只得在大閘門外發表聲明,中聯辦早已表明不接請願信。對於中聯辦的傲慢,一位老外以普通話說即使廣東省省長黃華華也說要解放思想,繼而對中聯辦處理示威的手法搖頭嘆息。

後來到民建聯總部,對民建聯要求暫緩勞動合同法的實施作出抗議,沒想到離去的時候葉國謙竟跟阿龍他們同一部,有趣的是葉到達地下時隨即按制重回樓上,竟害怕得要命。一位印度友人得知如此奇事,笑得合不攏嘴。民建聯的小家跟中聯辦的小氣,使人不得不感嘆中華民族的不幸! (當然反過來看葉國謙至少有些羞愧之心,比毫無反省力的李華明而言倒還有點希望)

最後是到工聯會抗議,相對民建聯和中聯辦,工聯會算是最得體的了,派出個副秘書長甚麼的出來接信。在其走廊上,跟印度友人翻看一本有關香港工人運動的刊物,不諳中文的友人,竟一眼便認出了周恩來,更對周的友善表示高度讚揚,我回應周確是在毛澤東時期非理性治下難得的理性高層 (雖然我同時想到的,是毛主義在印度農村的傳播,那裡毛主義者把農村地主的頭臚割下置於屋簷樹梢上。這是以殘酷對抗農奴和種姓殘酷的歷史,實在教人唏噓!)

示威過後,慶南又要回到深圳為勞工權益努力,要在那不斷被迫遷的處境中奮鬥。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所謂社會主義國家,何時才真正為人民謀福祉,而不是當權者玩弄權柄,或特權階級殘民自肥呢?這是教人唏噓的現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