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媒體

譯文:以色列只有打仗戰術,沒有和平策略﹝加沙分析系列﹞

譯文:以色列只有打仗戰術,沒有和平策略﹝加沙分析系列﹞
廣告

廣告

編按:以色列軍又來了。國際傳媒中只剩下卡塔爾半島電視台兩名記者仍然留在加沙,一個在天台一個在醫院,但香港的電視台連這些僅餘的現場報道畫面也放棄,於是我們只看到美聯社或路透社那些遠距離畫面,白煙和黑煙,以軍的龐大武器,或者由英美電視台轉播的哈馬斯電視台畫面。我們應該知道得更多,香港應該有更多中文的深入報道和評論。由今日開始,我們希望每天至少翻譯一篇外文報道,同時介紹不同的新聞來源,這裏也呼籲大家把不同觀點的文章翻譯並貼上來。我們應該知道得更多,我們沒理由袖手旁觀。

第一篇文章譯自零九年一月三日英國《衛報》,原文標題Israel has plenty of tactics for war, but none for peace

作者Johnathan Freeland
譯/李智良

一個受其被軍事威權蒙蔽的領導層會無視政治現實,相信只有武力可以解決問題。

所有在加沙親歷血戰、或大部份在遠方留意著事態發展的大部份人而言,都非常清楚哪一方是對、哪一方是錯的。他們知道誰是無辜的受害者,誰是邪惡的加害者。無論是今天(一月三日)將在倫敦聲援巴勒斯坦人以示團結的示威者、抑或是準備在本月稍後期間舉行示威支持以色列的人,他們都顯得同樣肯定、同樣堅持。

雙方都以道德理據理解這場衝突。對巴勒斯坦人的支持者來說,事實再清楚明白不過,以色列干犯戰爭罪行、屠殺數以百計的巴人、對準被圍堵的人口施以空襲(而且可能很快就發動地面攻擊),聲稱只以哈馬斯據點為襲擊目標,卻無法避免擊殺所有礙事的平民。

以色列的啦啦隊亦同樣肯定的指出,以色列是受害者,現在才攻擊是因為持久的克制,而且只是出於自衛。自從二零零五年,以色列南部的市民一直飽受哈馬斯隨機發動的火箭炮襲擊,終日躲在避難所中擔驚受怕、於恐怖中渡日,任何一個社會都不能容忍下去而不作反擊。

以巴雙方均稱言一直有履行為期六個月的停火協議──只是執行有欠完善──直至十二月十九日,要不是對方首先違反協議的話。至於是哪一方先破壞停火,是哈馬斯先發射火箭炮、還是以色列先行圍堵封鎖加沙?雙方都同樣振振有辭的指控對方,指控與隨之而至的反應行動就像牛頓的連鎖反應一樣,可以追溯到永永遠遠以前。

那麼,對於長久渴望以巴雙方能夠真正和平共處的所有人而言,現在最實際的做法不是去問目前的軍事行動是否合乎理據,而是究竟明智與否。

以色列的發言人稱,以方並非要像推翻伊拉克一樣在加沙達成「政權更替」,只是想設法改變哈馬斯的盤算,讓它明白向以色列施射火箭炮並不是合符哈馬斯利益的一回事。以色列亦希望藉此重振二零零六年黎巴嫩戰爭中飽受打擊的軍事威權。哈馬斯將要受到教訓,必須持續履行停火協議,讓以色列南部邊境地區得以安寧。隨後,以色列就可以與法塔赫(Fatah)領導的西岸巴勒斯坦人繼續和議的談判。

這聽來的確很有道理,但事實就是如此嗎?以巴最近一輪的衝突迄今,以方官員還是說事實就是如此。他們吹噓說,已經粉碎哈馬斯的指揮與控制系統,更讓哈馬斯領導屠都躲進四公尺深的地下洞裡去。

可是更迫切的問題來了,這與兩年前於黎巴嫩浮現的問題可怕地相似:這一切將要怎樣收場?假如以色列的坦克車攻進加沙,難道它們就不會在哈馬斯暸如指掌的小街與泥巷中癱瘓垮倒麼?

上述這些亦只是最迫在眉睫的疑慮而已,即使從以色列的角度考慮,這項「鑄鉛行動」是否明智,亦將因為更深遠的考慮而成為疑問。

首先,即使以色列真能藉出兵穩定局勢,卻有無數理由指出,以方根本無須發動戰爭就可以達到相同目的。資深巴勒斯坦分析員與談判專家Hassein Agha指出,要令局勢安定本來就「簡單容易:只要以方解除對加沙的封鎖,火箭炮襲擊就會停止。」

然而一些外交消息人士卻質議這種說法,並指哈馬斯實際上視以方的制裁為有利,指「解除封鎖只會令哈馬斯失去區內的控制」,所以當一些邊境通道開放就遭受哈馬斯襲擊。然而大部份巴勒斯坦人深信,放寬封鎖與哈馬斯最主要的目標是一致的──就是能夠讓哈馬斯有機會證明自己的確有能力、有效地執政──哈馬斯不會以火箭炮襲擊來破壞自己的部署,貿然放棄這個更重要的目標。

以色列面對目前的情勢,亦得承認前景並非那麼容易嚥下的:他們不能容忍一個以「反猶太、消滅以色列」為號召的哈馬斯運動,予人有得到合法性的印象。可是,如果以色列堅持南部地區局勢的安寧才是主要目標,那麼至少就有一個根本不用出兵的方法早就擺在眼前──就是熟悉哈馬斯的人都認為可以停止火箭炮襲擊的那個方法。而且,任何停火協議亦將包括放寬封鎖的條款,以色列無論開戰與否,最終還是要作出這些讓步。

其次,以色列希望打破哈馬斯於加沙地區的控制的話,卻正正用上了錯誤的方法。以方的領袖已經多次犯上同一錯誤,一次又一次對阿拉伯社會的運作方式作出誤判。他們以為只要對加沙(或黎巴嫩)施以猛襲,當地的民眾就會怪責哈馬斯(或真主黨)為他們帶來戰禍。可事實不然,加沙民眾責怪的是以色列,與哈馬斯則更形密切。當提及哈馬斯近年在阿拉伯世界迅速冒起、被捧為頑強的反抗象徵、以至該組織已成為一種「地區現象」時,Agha 評論道「任何事情只要沒有摧毀哈馬斯,就會倒過來令它更強大。」

第三,以色列的最大期望,繫於所謂溫和派阿拉伯領袖的支持,他們可以起的作用顯然因是次軍事行動大大削弱了,特別在巴勒斯坦總理阿巴斯而言更甚,現在要與以方進行和談只會被視為與冷血的敵方勾結。

還沒提及的是,以色列正每天不斷為自己招惹的新仇憤恨,在加沙製造了一整代隨時準備報復的仇家。這星期裡親歴轟炸襲擊的每一個孩子,將來極可能被招募為暴力襲擊的新成員。

對於眼睛瞄著大選的以色列政客而言,猛襲哈馬斯的確是有短期利益的。一名高級歐洲官員跟我說的實在對極:「這是以色列人的戰術,可不是策略,他們是對付病癥的專家,可不懂解決病源。」這是一個只知戰爭戰術、要達致和平可沒有任何策略的國家所為。

如果她真有一個和平策略的話,以色列就該知道他們不能替巴勒斯坦人挑選總理,而即使哈馬斯的宗旨多麼令人抗拒,它卻是是巴勒斯坦真實處境的構成部份,最終亦必須與其共處。這樣的一個和平策略就必然要求以方全面撤出西岸、並停止殖民區擴張,這樣才能讓阿巴斯──與及和談進程──在巴勒斯坦民眾當中得到認受性。

可是這個和平策略並不存在,只有一個被軍事威權沖昏頭腦的以色列領導層、它以為差不多所有問題都可以用武力解決,並且以動武來迴避更根本的問題。

(圖片為編輯所加,摘自cactusbone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