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沒有人要基督徒封嘴 - 回應余達心先生

廣告

廣告

前言:我為甚麼那麼蠢,要對偽君子報有那麼一點點的期望呢?偽君子報的報格,我為甚麼要裝作不知道呢?

沒有人要基督徒封嘴 - 回應余達心先生

在16/2/2009的明報評論中,余達心先生寫了一篇「基督徒,請你封嘴!」的文章。作為最少五六百個參與215反宗教霸權遊行的參與者之一,我得說,我在想的和余達心先生所想像的東西完全不一樣。

首先,在余文前半部,說到吳志森在他主持的「烽煙」節目中,問一問:「你係唔係基督徒﹖」,竟會被余先生解讀為”要「起」人家信仰的「底」﹖””要將人歸類、定性,以收隱然歧視之效?”

我不能代吳志森回答,但我個人感覺上,不覺得吳志森的問題有甚麼歧視可言,正如有人在說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其他人問一問他是不是環保人士,這有何歧視之處?會否是余生太敏感?

第二,安徒先生所寫的一文,我所看到的也只是指出了美國右翼教會和香港一些教會的相似之處,就是將道德議題窄化到性議題上,並透過製造道德恐慌,例如” 同性戀會導致社會制度崩潰” 等,來動員教眾,而非”將膽敢對同性戀提出異議的人,統統打成「宗教右派」” 。如果要說安徒是在”將膽敢對同性戀提出異議的人,統統打成「宗教右派」” 的話,為甚麼天主教不在宗教右派之列?就是因為天主教即使不同意同性戀,也不會用製造道德恐慌的方式去表達他們的意見、除了性議題,也會關懷社會上的各種弱勢社群。

如果要說部分基督教教會安插新型政治人物進入權力建制,確鑿無誤的証據的確是沒有,也不可能會有人自己承認,但,在08年選舉期間,蘇穎智牧師呼籲信徒支持梁美芬及幾個親建制候選人、政府在07年資助「香港葛福臨佈道大會」,在在卻令人感到,建制和部分教會勢力正在越走越近。

第三,這一次,社會對一部分基督徒的反感,並不是因為他們要基督徒封嘴,而是希望基督徒用回聖經的教誨,去面對和他們意見不同的人。例如215反宗教霸權遊行中,沒有人說一句類似” 反同性戀是不對的” ” 基督徒不準出聲” 的口號,而是認為,基督徒不應該用一些社會不能接受的方式來表達他們的意見,例如:
1. 向家長偽稱” 性解放份子要廢除淫審” ,從而以恐嚇的手段去動員家長支持淫審條例,但事實上,廢除淫審的聲音基本上可說是微不足道,主流意見都是認為,要平衡淫審條例所給予政府的權力和言論自由。
2. 蘇穎智牧師及蔡志森先生等人認為家庭價值比同性戀者的人權更重要,違反了社會重視人權的價值,更令人反感的是,蘇牧師說同性戀者會令社會出現養鴨一族、HIV、AIDS等,這是一個講求關愛、行公義、好憐憫的宗教或教徒應有的行為嗎?
3. 在政府有關淫審條例的聽証會中,一部分基督徒以細胞分裂的方式去製造” 很多人支持明光社立場” 的假像,例如以紅磡 / 尖沙咀家長關注組、青年社會關注組、青結聯盟會、關注青年兒童發展小組、香港家長權益關注組等組織出現於政府的聽証會中,但說話內容和明光社幾乎毫無分別。不知耶穌見到這情況,會作何評論?

參加215反宗教霸權遊行中的絕大多數參加者,也十分尊重教徒的言論自由,甚至,我本人也不喜歡同性戀,但我參加這遊行的原因,不是因為我”要基督徒封嘴” 、” 要基督徒接受同性戀” ,而是希望部分基督教徒明白,你支持你的立場,不代表你能用一些社會上不接受的手法,例如製造道德恐慌、發表仇恨對方的言論等,而是應該理性地討論,並尊重別人所作出的選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