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一本好書的推介︰論盡明光社 (張國棟 著)

廣告

廣告

(文字轉載自︰http://www.brilliantforum.org/?p=121)

本想說是「推介」,但自己推介自己的作品,不太好吧。所以,「簡介」算了。《論盡明光社》主要評論 2004-2008年有關明光社陣營的發展和立場,為全港首本探討這類課題的著作。以下,我會貼出(一)一些推介文字、(二)該書目錄、(三)出版社替我寫的一個訪談,作推廣用的。資料可能與書本出版後有少許出入,因編輯可能潤飾過。出版社網址。

推介文字
陳士齊:

宗教權力形成網絡,又對信眾進行廣泛動員,企圖主宰香港社會的道德議程,這是非常值得香港人關注的一件大事。現時港人仍缺乏對此一政治力量可觀的宗教右派進行詳細分析及解讀。張國棟作為基督教訓練出來的青年才俊,他為我們做了這件艱巨的工作,正好反映宗教作為正面能量,能為社會作出有意義的貢獻。期望這書能成為所有關心公民社會發展及宗教在社會定位的人仕的必備讀本。

馬國明:

金融風暴,沒有倒閉的企業紛紛裁員,政府呼籲企業要有社會道德,與僱員共渡時艱。道德不單是個人操守對錯的問題,更有對社會好與壞的層次,「明光社」勇於提出他們認為對社會好的主張;好與壞當然可以再討論,大家可以一起<<論盡明光社>>。

安徒:

「宗教右派」近年在港急速發展,方興未艾,也招來風風雨雨。張國棟這本書,是目前最深入的相關文獻。作者貼身緊隨事態發展,資料翔實,評論懇切,分析角度獨一無二。無論是否教徒,本書所談案例,都會令讀者深深震撼。

《論盡明光社》目錄
(頁碼是MS Word 原稿的,並不是該書的頁碼)

序言
龔立人

前言 6
卷一:基本資料ABC 9

第一章 基本用詞和常見錯誤 9
1.1. 為甚麼要用「明光社陣營」? 9
1.2. 政治鬥爭與理性明辨 11
1.3. 滑坡理論抑或滑坡謬誤? 13
1.4. 概念分析與情感聯想 14
1.5. 社會科學證據 16
1.6. 訴諸無知的謬誤 18
1.7. 「唔該你罵佢先!」 18
1.8. 先斬來使 19

第二章 明光社陣營屬基督教福音派,但福音派是甚麼? 22
2.1. 自由派、基要派、福音派 22
2.2. 福音派的散亂特徵 24
2.3. 美國福音派與政治 25
2.4. 美國福音派反智嗎?他們就是宗教右派嗎? 27
2.5. 香港的福音派和明光社又如何? 30
2.6. 小結:福音派的正面和負面 31

第三章 甚麼是文化戰爭? 34
3.1. Rhys Williams 反駁文化戰爭論 35
3.2. Morris Fiorina反駁文化戰爭論 36
3.3. 傳媒定位是向錢看抑或做極端自由主義要塞? 38
3.4. 小結 39
3.5. 第二、三章要點圖示 41

第四章 前傳:明光社陣營的早期發展裡已有強烈議程和敵我心態 45
4.1. 明光社陣營先被人欺負 45
4.2. 洪子雲的〈後現代已開始過去〉 46
4.3. 評論 48

卷二:反性傾向歧視 50

第五章 反對性傾向歧視立法 50
5.1. 明光社陣營反SODO 50
5.2. 分析明光社陣營反SODO的論點 51
5.2. 明光社陣營有雙重標準嗎? 53
5.3. 同志運動或性革命支持者究竟有多少陰謀? 54
5.4. 杯弓蛇影的竭斯底里 54
5.4. 小結 55

第六章 教內批評者如何被邊緣化 56
6.1. 瓶情與關啟文博士的對話 57
6.2. 對話的崩潰 60

第七章 反SODO浪潮在教內變得非理性,但卻無人關注 62
7.1. 蘇穎智牧師的言論 63
7.2. 基要主義死灰復燃? 63
7.3. 評論 64
7.3.1. 羊群心理 65
7.3.2. 誰要負責? 66
7.3.3. 選擇性回顧 67
7.3.4. 小結 69

第八章 七一遊行、走近民建聯 69
8.1. 明光社杯葛七一遊行 69
8.1.1. 評論明光社杯葛七一遊行 71
8.2. 明光社陣營走近民建聯 72

第九章 教內意見交流的情況惡化 73
9.1. 教內輿論平台功效漸失 74
9.2. 明光社陣營越來越不願意跟別人交流意見 75
9.3. 誰在拒絕對話,但又聲稱自己很尊重理性溝通? 76
9.4. 小結:政治運動始終是政治性的 77

第十章 黃國堯牧師因批評明光社而被炒? 78
10.1. 黃國堯牧師事件始末 78
10.2. 評論 79

第十一章 教內唯一輿論空間終被保守勢力衝擊 82
11.1. 電影《斷背山》引起的風波 82
11.2. 維護言論空間的聲音 84
11.3. 關博士的政治妥協 85
11.4. 太著意討好有權勢的人 87

第十二章 維護家庭聯盟在民意調查上隱瞞事實 88
12.1. 比較兩個民意調查 88
12.2. 強詞奪理 88
12.2. 那些資料是否真的完整? 89
12.3. 蔡志森不理會 90

卷三:中大學生報與投訴聖經事件 91

第十三章 中大學生報與投訴聖經事件簿 91

第十四章 明光社陣營愛用對抗性手段 95
14.1. 〈信仰應當以崇高理念感化社會〉 95
14.2. 蔡志森無法承認有善意的批評者? 96

第十五章 明光社講大話?中大學生報的煽風點火人是誰? 97
15.1. 幕後黑手? 97
15.2. 以惡報惡,天經地義? 99

第十六章 蔡志森不惜陷人於不義? 100
16.1. 與蔡志森會面 100
16.2. 會面後的爭持 102
16.3. 小結 104

第十七章 吳志森被指為小人! 105
17.1. 徐濟時痛斥吳志森所為是小人之舉 105
17.2.「小人」之說毫無根據 105
17.3. 誰才是不尊重理性? 106

卷四:綜合分析和批判 106

第十八章 明光社陣營的論述背後的政治意義 106
18.1. 再談文化戰爭 106
18.2. 有組織地滲透社會? 107
18.3. 明光社陣營論述背後的政治含義 109

第十九章 明光社陣營口中的極端自由主義十分空洞 109
19.1. 教會裡的民間流言 109
19.2. 一人有一個定義 110
19.3. 基督教內醜化自由主義的風氣 112
19.4. 錯判社會現象及其惡果 114

第二十章 誰在香港發動一場子虛烏有的文化戰爭?關啟文博士誤批安徒(上) 115
20.1. 引言 115
20.2. 誰用詞情緒化? 116
20.3. 明光社陣營與美國右翼福音派代理人 119

第二十一章 誰在香港發動一場子虛烏有的文化戰爭?關啟文博士誤批安徒(下) 121
21.1. 世俗主義霸權──定義 121
21.2. 世俗主義霸權──西方抑或香港? 123
21.3. 誰在香港挑起文化戰爭? 123
21.4. 「獨獨」針對宗教? 125
21.5. 分析背後理論盲點 127
21.6. 分析背後心理盲點 130

第二十二章 道德塔利班情意結 131

第二十三章 明光社陣營真是道德大多數麼? 134
23.1. 反SODO的民意 135
23.2. 明光社在 2007年7月的籌款 135
23.3. 1181力量? 136
23.4. 明光社在 2007年11月的籌款 136
23.4. 教內報章的假象 137

第二十四章 總結 138
24.1. 全書要點 138
24.2. 對信徒的教內政治務實主義式建議 139
24.3. 對香港一般市民的建議 140

附錄一 2008年一些與明光社陣營有關的事 1
附錄二 張國棟﹕誰說宗教道德右派是道德大多數 6
附錄三 張國棟﹕為何信徒仍然批評教會只關心(性)道德? 9
附錄四 張國棟﹕評性文化學會反駁「唔該你罵佢先」謬誤 11
附錄五 安徒:文化戰爭與道德聖戰
附錄六 關啟文:「宗教右翼」與文化戰爭?─安徒的「世俗主義霸權」思維

跋 明婉儀:誰(敢)不支持「維護家庭」?

作者訪談

過去你在香港唸什麼?可否介紹你當下在美國唸什麼?

我曾在科大讀工商管理學士和人文學碩士。後在浸大讀哲學碩士,研究題目是評議 Alvin Plantinga 宗教知識論。現在,我在美國印弟安納大學攻讀哲學博士,研究圍範已包理性思考、信念的本質、證 據主義等。

你已身處了美國好些年日,你是怎麼樣掌握香港教會圈子的狀況的?

要對一些事情有掌握,需要兩方面。一,知道那些事情的最新發展,二,有一個適當的角度去理解那些事情。現在互聯網十分發達,而明光社陣營為求廣傳他們的各樣活動,亦會利用互聯網傳達;另外,我亦常在一個基督徒的網上討論區裡找到很多消息。所以(一)不是甚麼大問題。至於(二),我離港前那十多年,在香港教會圈子十分活躍,認識很多人和事,那時已有一些觀點角度去看那些事情。

你為什麼寫這書?期望讀者從中得到什麼?

寫這本書是因為我在過去四年看到明光社陣營不少舉動和言論都有待商榷,他們的言論很容易會令人把事情看得黑白分明(不消說,「白」當然是指他們)。可惜的是,旁人越來越無法指出這些問題來。原因之一是教內輿論機制發揮不到任何作用。教會圈內無法好好討論,正如我在第二章說,這是教會──尤其福音派──的一個普遍缺憾(所以我認為我批評的,還有整體香港教會不鼓勵意見交流和理性水平低落的毛病)。於是很多信徒對我所見到和經歷過的事情慒然不知。同時,明光社陣營對社會的影響越來越大,亦令我認為是時候把他們在行動和言論上的缺點指出來,讓社會人士深入一點認識這場社會運動。我不會反對人們關注社會道德風氣,但他們期望社會怎樣、整套社會政治哲學是甚麼、他們用甚麼手法表達、他們是否尊重理性溝通等等,這眾多疑問是要思考的。

你與明光社陣營的部分成員稔熟,你這書某程度上是衝著他們而寫的,何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怕引 發不好的後遺症嗎?
書中不乏批判關啟文的篇幅,而他又曾是你師傅,你不怕關係破裂嗎?你可有任何心理掙扎?可曾有人勸你不要寫 ,以免冒犯香港教會中有勢力人士?

有朋友說,我尚未畢業,未找工作,不要得罪那些香港的朋友(尤其某些教授),否則前途堪虞。其實我的專業是哲學而不是神學,我不用「靠教會開飯」,再者,沒有很多人可以這樣幹活,那會是很潦倒的。我認識很多基督徒教授或牧者對明光社陣營敢怒不敢言,部份原因是他們要為生計著想。這使我覺得,既然我有這個獨特的身分,那就放膽批評吧。對,關博士是我碩士論文指導老師,不過,我不明白為甚麼今天還有那麼多人用「師徒」來看待這類關係。我在美國學界的見聞是,指導老師跟學生的立場可以十分相反的。有時候,指導老師還會因此高興,覺得學生有獨立思考和專業水平。不過,在心理方面的確是有壓力的,但原因並非「師徒關係破裂」,而是明光社陣營裡我認識的人總是天天對別人說「我們是朋友,尊重不同意見」,但實際表現卻猜忌甚深;面對這類自相矛盾的信息,我感到無所適從。在我來說,這些事不足以破壞友誼,在教會來說,這些分歧並不是基本神學分歧,絕不應該因此令信徒反目,但他們卻因此與我疏遠(亦任由很多信徒互相劃清界線),還要矢口否認,教人感到無奈。我只能說,這樣的人,沒資格聲稱自己理性地進行甚麼基督徒社會運動。拔苗不能助長,非理性傾向的土壤,無法長出 理性的社運。

你有打算過日後學成後走什麼的路?寫作會是你其中一個發展?

我只會從事學術的哲學寫作,和少許宗教哲學方面的普及寫作。評論明光社陣營這類社運雖有意義,但不是我的人生目標,也不能「開飯」。我不想走香港很多基督徒學者的路,就是半途出家,放棄研究,做一些與他們專業無關的甚麼行政、社運的事(甚至還要沽專家學者之名來替某些組織賺取聲譽)。正如明光社陣營這場社運,背後需要有很多理論建構,但那些學者們最關心的,是怎樣用小聰明確保在辯論裡不要丟面,務求令人們看到那裡有些學者而相信支持應該是對的(即使他們未想通),他們卻不多去研究那些理論有甚麼要改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