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以量人之心量己

廣告

廣告

五年前中國肺炎令香港鬧得滿城風雨。有人於愚人節慌稱香港變成疫埠,不久便被技術性的法律定罪;有一個香港旅台女孩疑似患有中國肺炎,導致全團人士被隔離,有人籍此挑撥原本己在猜忌的港台關係,指台灣當局做得太狠。今日,香港人與香港高官的論述,反映他們做得更加狠。

強制墨西哥隔離
強制隔離一些疑似患者,或強制隔離一些相信可能接觸過疑似患者的人,雖然在公衛意義上甚為牽強(我將指出牽強在何),但其惡意未算明顯。可是,強制隔離所有墨西哥的提議,或索性叫人地無病都唔好來港,這個根據是什麼呢?就算是明光社也在口頭上主張「排斥同性戀而不排斥同性戀者」,那底,這些高官是不是打算做得比明光社更加狠呢?

我需給周一嶽一點公道,他的確有提出過技術上的考量,可是此問題並不只是單純技術問題,而是官員應該在此時反擊國家民粹主義,任由這些國家民粹主義發展,其作用猶如病毒一樣,一傳二,二傳四,若果不是從頭擊,最後必然是連周一嶽也不能收拾,落於「落後民意」之下場,必然被迫下台,然後胡說那是「殺頭民粹主義」。官員一開始就放縱國家民粹主義,最後變種為殺頭(只不過是下台,楊永強的人頭賣不出五毛錢),當然是有其他勢力推波助瀾,可是自身的責任能推卸嗎?

豬隻禁運
根本無證據顯示「新甲型 H1N1」曾有豬隻染上(後補註),豬隻禁運本質上是 FUD(恐懼、不知、懷疑),「新甲型 H1N1」只曾見於人類,性質與禽流感完全。這個道理在一般人不明,但衛生官員也是這樣認知,這些專家的資格都不知從那裡騙得來。針對一個國家禁運豬隻,來來去去還是撈政治本錢。

至於屠豬行為,就更為上綱上線了。地球真的是食物過剩,話屠就屠,決策人士疑似食弗得上腦。

酒店隔離
酒店隔離的公衛意義甚為牽強,反而有鎖國的作用,叫外國人不要來香港,管你是非疫區國民或什麼人,管你與病者有否可能近離接觸(只算同房或相鄰食用等,共用空調不算,流感病毒是不會經空調傳播的,不過空調維修不良的確會引起呼吸道過敏),總之是困七日。

要徹底,酒店隔離也不算徹底。有多少人與病者在入境處等候時排同一條隊?有多少人與病者使用同一個行李出口等候?徹底,只可能在機場前立即擋下去,才有徹底的希望。

流感本質都是極高傳染性的,就算綱門也有守失十二碼的一天,「新甲型 H1N1」也是一樣。要香港與「新甲型 H1N1」隔絕,地球太危險了,移民去火星吧。說要與流感病毒共存,好像是說風涼話,但事實上東亞人就是這樣,因為隔離病毒大量用藥而導致過強抗藥性。「新甲型 H1N1」死亡率與一般季節性流感同若(墨西哥以外只有一個死亡病例,而墨西哥很可能因為醫療系統超載而低估確診總人數,及令一些原本可以防治的情況變成不治),根本用上一般流感的手段就可以應付。

當然,在計算死亡率上爭議仍然不少,但低死亡率應是所以墨西哥以外的共同見象,即使墨西哥以外唯一死亡個案發生在美國,美國也只是隔離病人,而不是所有同一大樓的同住人。

以量人之心量己
這個世界,莫非「大難臨頭各自飛」?

--

聲明與感謝:此文不少的觀點其實都是由勞永樂在電視節目上提供,亦多謝勞永樂敢與說一些有逆民情,有逆一些御用微生物學專家但卻是有理的意見

後補註:作者在寫畢此文後,得知有第一宗「新甲型 H1N1」由人類傳給豬隻。不過,由豬隻傳給人類的機會,暫時估計仍然不大。

後追問:CCTV,要麼把病者的過境過程公佈天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