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認識六四

廣告
認識六四

廣告

二十年前的學生愛國運動在內地仍然未被政府確應公開討論。在香港,我們享受到言論和資訊自由,與其人云亦云,盲目地追隨本地主流報章的報導,倒不如主動搜索資料,拼出個人的看法。

(一)我對六四事件本質的理解
大體來講,我覺得沒多少人會反對六四時間在本質上是一場學生愛國運動。推動國家政治改革,關注在經濟發展時社會財富分配不均,反對貪污腐化等等,都是學生提出的要求。在中國內地高等教育未被普及化的八十年代,北京以至各地的精英大學生大可以待畢業後高薪就業,甚至當官和其他部分幹部一樣貪污受賄,不必冒險走到街上,和政府搞對抗。

我們當然不可排除個別學生領袖懷有居心,甚至受外國收買,借政治議題打擊中國政府(不可排除這可能性不等於是真確的)。但是這個愛國運動能在沒有可觀利益,但帶有重大機會成本的情況下,能組織上萬學生,我們可以有充分理由相信,運動大體是出於愛國心。

六四的本質是非暴力的。在網上流傳的影片中,有個別學生以武力攻擊軍人軍車,但我們有理由相信,大部分學生是本著非暴力的原則提出訴求。在網上流傳的一段由西班牙電視臺拍攝的片段可見有學生領袖打破一根學生私藏的步槍,而學生攻擊軍車只是一時衝動;我們不妨更進一步推想,官方出動的是女警(像香港處理韓農在世貿會議的示威),那些衝動的學生是不會訴諸武力的。

大原則是學生大致是和平的,官方出動軍隊鎮壓示威怎麼樣都是說不過去的。再者,打死學生而不公佈真相更是不對。那麼,我們二十年來的問題是:
(一)確實傷亡數字和真相是多少和怎麼?
(二)對討論的控制是為何?

(二)我們應該如何認識六四事件?

對於國家的不是,我們不是為批評而批評,而是為國家進步而提出不滿。像支聯會,香港民主派的態度,他們是加劇分歧和不信任而非推動國家。你希望你的朋友改過,但你每次見到他你都只會用惡言大罵,你的朋友能明白你的心意和勸告嗎?

與其只讓情緒充斥六四討論,倒不如提出更客觀的事實。不錯,六四的死難者值得我們感性的同情,但過於感性便會變成情緒化。香港民主派議員動不動為此流淚,再加上幾句主觀的批評,很容易成為新聞亮點,更容易贏得市民共鳴。但政治家和一般人的不同之處應在其觀點,像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便是政治家的眼光(當然他是下令鎮壓學生的領導人之一);香港的議員只是選舉機器,美其名為政客。

香港人去認識六四的歷史,首先應視報紙報導為輔,因為香港的報紙不但過於感性而且以篇蓋全。我覺得不如大家去上網找找,參考不同的立場資料,不應讓現在流於感性的六四討論控制在支聯會等反共團體手中。反共的觀點的理由我們可以聽,但應注意什麼是事實(“我看到有軍隊進城”),什麼是意見(“我覺得應該有十萬人死”),還有什麼是推測(和意見不同的是推測一般有令人信服的觀察支援)。

我在網上看過一段由表及裏西班牙電視臺拍攝的片段,片段由亞洲電視播出,告訴我們“歷史的空白”---由四點開始的情況。攝製隊和學生由表及裏人民英雄紀念碑到長安街的經過。主持多方強調片段未經剪輯,我由此推斷有些人(像香港大學的學生會)稱六四事件為屠城為不當---不然西班牙的攝影隊如何安全由廣場和學生撤出呢?

(不同意我這觀點的請在youtube找“歷史的空白”看,還有我希望討論是理性而非情緒化的)

小結
香港人既然享受到內地人缺乏的自由資訊,為何要人云亦云?尤其是在學的學生們,為何不少打一二小時online game,看看國家的歷史?特首拿出教科書的影印本,滿以為國民教育美滿,殊不知我在中三四五的中國歷史教科書對六四事件的只是兩三行描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