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香港, 六四, 與中華民族

廣告

廣告

六四廿年, 不敢回憶, 未敢忘記.

一早起來便忍不住一直留意網上有關六四的報導, 當聽到十多萬人一起唱<<自由花>>, <<抗戰二十年>>, <<血染的風采>>時, 心裏激起千重浪. 身在英倫, 心在維園.

很諷刺, 北京奧運, 神x升空, 我總不能投入了那種情感泛濫的愛國熱潮. 只有六四, 我才透徹知道身為中國人對國家前途應有的責任. 也許我很揚惡隱善, 很賤骨頭, 頭有角. 但我想, 愛國要在國家民族面對危急存亡時愛, 比在繁華盛世時來錦上添花, 來得更珍貴.

香港因歷史機緣際會, 不知是上天恩賜, 還是命運作弄, 總是擔當了推動中國進步的民族責任. 孫中山先生在皇仁港大受教育, 啟蒙革命思想. 自此香港成了革命志士會聚逃難交流籌款的基地. 上世紀二十年代的省港大罷工, 粵港兩地工人心連心, 為的是民族自強. 韓戰期間, 中共為國際所孤立, 是香港人走私物資解急. 又, 大躍進及文革時, 香港人無論多窮困, 也會接濟內地親人. 更不要說每逢天災, 香港人總是身先士卒, 錢到力到. 每逢國內有什麼政治經濟動蕩, 內地知識份子學者和資本家都視香港為最後一塊福地, 香港的自由就為中國文化保存了一點點血脈. 又因香港的自由, 國共都曾以香港為情報間諜中心, 左右中華民族的前途. 內地改革開放, 又是香港人率先帶進資金技術, 創造三十年經濟奇蹟.

六四過去了二十年, 不知可喜還可悲, 小小的香港是中華民族八千里河山的最後良心. 不論你喜歡不喜歡, 身為香港人的中國人, 總要為中國前途擔憂, 像中國先哲, 以天下為己任. 紀念六四, 是香港人身份建構的一部分, 因為沒有中國, 香港的身份是不完整的.

為什麼要平反六四? 因為中共殺了人. 一切都不論, 殺人總是最大的罪惡. 但要平反六四的原因遠超於此. 如果說廿年前中共為了權宜之計"無意間錯手"殺了三千人, 也許到廿年後的今天我們有理由去忘記. 因為中共是無心殺人的. 即使你我的親友廿年前比他人錯手殺掉, 也許, 只是也許, 我們也有足夠理由因時間而淡忘.

但是平反六四的意義遠超於此. 國家的政府是人民授權的, 其軍隊只可用作對抗外敵保衛人民. 但廿年前的今天, 中共用軍隊來殺害人民, 鎮壓民主自由的聲音, 為的是鞏固自己一黨獨裁千秋萬世. 而二十年來, 中共不斷以經濟發展來掩飾其獨裁專政本質. 實質無官不貪, 用粗暴權力打擊異己, 官員為求發達, 暴力圈地, 欺壓社會弱勢社群. 大商家勾結官員私相授授, 中共變了龐大的壟權歛財的集團. 最重要的, 是鎮壓六四消滅了上世紀八十年代一股溫和寬鬆開放進步的民間改革思想聲音, 中國的改革前路像一下子跌入了深谷, 政治社會改革本可慢慢開展, 現在遙遙無期. 中國社會比廿年前有更大的社會矛盾及危機, 維權的, 爭取宗教自由的, 農民上訪的, 要衝破資訊封鎖的, 要保護環境的, 比比皆是. 鎮壓換來的, 是盲目的不擇手段的追求經濟發展, 以填補思想精神上的缺失.

中共犯下的是彌天大罪, 遠遠超過學生人民所犯的錯.

所以, 如果我們要說平反六四, 我們不能避免地思考觸發六四慘劇的根本原因. 不管你願不願意, 其原因是一黨專政, 鄧小平和李鵬可以繞過一切憲法法律的制約, 命令軍隊入城鎮壓. 所以我認為, 平反六四之後的一定是結束一黨專政, 肯定自由和民主政治.

有人說八九民運的原意是好的, 慢慢開始變了質, 只是我們外人不知. 但我告訴你, 中共成立初期都是充滿理想朝氣勃勃的, 後來也變了獨裁腐敗, 其改變比它所謂的"民運變質"來得更大. 既然香港是中華民族最後的一點良知, 前進的先驅, 香港就應本著其尚可享有的自由, 效孫中山先生革帝制之命, 以革中共之命, 結束一黨專政, 爭取民主自由. 作為中華民族一份子, 我不可忍受現在身處內地的同胞的自由人權被打壓, 經濟成果不能更好的分配, 公義不得申張, 權力只集中特權階層. 而我卻身處香港安於逸樂, 為中共政權粉飾. 就讓香港一點點自由之火燒回中國國土, 為中華民族前途奮鬥.

很政治化嗎? 也許是. 但所謂的政治, 其實有更高的含意. 政治是讓公民思考什麼是一個理想的, 值得追求的社會, 什麼是一個合乎人生目標的生活方式, 而這個社會不應只為一己獨享, 而是與所有人共享的. 如果爭取平反六四結束專政的人要為求一己政治利益, 他們早就不應繼續這條孤獨的路. 早早棄暗投共, 廿年後已經能在內地經商發財, 分享"平暴換來廿年的經濟成果", 撈個人大政協, 在香港做問責高官行會成員了. 還在日曬雨淋在街頭為著冷漠路人呼叫嗎?

對不起, 這篇文激了點, 很政治不正確. 不喜的話請大插. 我只相信"人活著不只為了吃飯, 人吃飯不只為了活著". 我只覺得中華民族近代太悲慘了, 中華民族值得有一個更好的政府. 正正為了愛中華民族, 所以要結束中共專政. 我相信公義的只要堅持到底, 終會戰勝不公義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