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殺人的教育

廣告

廣告

如果有一這麼的一個選舉,選擇最堅守信念的政府部門,在看過申訴專員公署的報告後,我會不作他選地將手中一票投進寫上「考評局」的票箱之內。因為在眾多出爾反爾、借故推搪、集體失憶的芸芸部門中,只有考評局一直真誠、真正地以行動實踐了香港教育政策的核心宗旨。

這個宗旨不就是在電視廣播至成了學生成績不佳的開脫口號——「求學不是求分數」。讀書入學是為增知識,公開考試只不過是給學生作自我學習評價的機會,省思一下自己有何不足,如何改進等。因此同學毋須執著於成績單上的AABB,大家也毋須過於神聖化那些無謂數字。考試只是自評的工具,除此外並無其它角色。為了貫徹加強這「讀者為己」的精神,考評局甚至在試卷的制訂以至評改以極其馬虎的態度作和應,反覆強調一切皆是遊戲一場,無須深究,亦無謂追究。

現實是,香港教育制度無論在現在情況抑或是快將來臨的新高中,卻是以考試作為基礎的設計單位,教書讀書只是依照一個概定的考試範圍策略進行,而且考試的存在不是讓學生了解自己,而是逼使學生將自己變成麵團,硬磞磞地擠近考試範圍的曲奇餅餅模中。考試成績與其說是屬於學生自己,倒不如說是屬於社會去標籤學生,拿著不同成績就意味著不同的質素製品,是來自丹麥藍罐、還是深圳山塞貨。不同製品,就是不同身價,換言就是影響學生的一生。即便是政府工作,哪怕是應徵者有創意、有頭腦、行事機警靈敏,可他符合不了公開考試的最低成績要求,入職門檻頓成高不可攀的台階。紛紛攘攘過後,諷刺地問題,卻來理應最為公平的餅模上。

餅乾不好吃,可以棄掉。可是現在談的是影響學生一生的責任,作在制度的維護與監督者的考評局,是否要以最虔誠的態度,去除「人總有錯」的無聊藉口,認認真真地處現肩負這神聖的責任?

其實看見了申訴專員公署的報告,不免有點心寒。報告是揭露了考評局的荒唐,可是問題已非一朝一夕。無數的年輕的生命在放榜後,受不住打擊而踏上不歸路,這些靈魂有多少是出自考評局茍且之手,誰又能為他們招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