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編輯室周記:新疆問題,去種族化?

編輯室周記:新疆問題,去種族化?

新疆發生騷動,不其然令我回想起去年3月的西藏,中央政府的回應基本上是同一個調的:都是『境外指揮、境內行動,有預謀、有組織的打砸搶燒事件、分裂國家的陰謀』,分別只是這些『暴力恐怖勢力、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的幕後黑手一個叫熱比婭,另一個叫達賴喇嘛。中央政府的這種思考模式,不只可以應用在西藏和新疆,且看石首事件發生後,當地政如何回應:『眾多不明真相的群眾於19日在該市東嶽山路和東方大道設置路障,阻礙交通,圍觀起哄。』

一脈相承的地方顯而見:這些群體性事件,要嘛就是有幕後黑手煽動,要嘛就是群眾愚昧被誤導,原因總不會是深遠的、結構性的,而責任總不在當權者身上。內地政府如是說、內地媒體如此附和,也就算了;香港媒體要是連這種謬誤也看不見,那真是愧對香港的新聞自由和資訊自由,二字記之曰:墮落。就看7月9日的《明報》社評《維漢兩族非敵我關係 衝突屬人民內部矛盾》,內容引述了一個由浸會大學余振教授進行的研究,指『漢維兩族的關係並不差』,證據就是他曾做了一個問卷調查,結果是『70.1%維族受訪者和82.3%漢族受訪者,表示他們都有漢族或維族朋友;對於「我是新疆人」的地方認同,91.3%維族受訪者表示非常自豪,漢族受訪者中,有70.2%的人有強烈的新疆地方認同意識;對於作為「我是中國人」的自豪感,調查發現維族有87.1%、漢族有85%的人回答說身為一個中國人,感到自豪和高興。』

其實上文的研究,王力雄在《我的西域 你的東土》也有提及,而且作了個非常有趣的跟進。他對調查結果的回應是:『讓人感覺與現實相差實在太遠...維族人的認同比漢人高兩個百分點,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哪裡還要搞甚麼新疆問題研究、哪裡還存在新疆問題呢?』調查不準確的原因是:『當調查人員由官方配合,把問卷交給被指定的維族人填寫時,已經註定不會真。如果維族人連相互之間都得提防,他們怎麼會在官方參與的問卷上寫下真實態度,而不擔心成為證據受到懲治呢?』

於是王力雄自己做了一個小調查,把上述問卷問題向維族人再問一遍,但配合他的不是官方,而是他的一位維族生死之交,他在該地有很多熟人,被訪者只要信任他也就信任王力雄,回答會真確得多。當然這種情況做出來也不精確,不過結果實在非常有趣,我認為更能反映新疆維族人的想法,兩個調查的問題及結果如上圖。

在王力雄的小型調查中,維族人認同『作為一個中國人,感到自豪和高與』有 17.5%(原調查為87.1%)、認同『新疆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一部份』有 9.3%(原調查為85%)、認同『政府打擊破壞民族團結的勢力和活動是必要的』有8.8%(原調查為 93%)──幾乎每一條問題的結果都與原來的調查差天共地,卻更接近我們對新疆的理解。明報社評將問題去種族化,認為問題只是『人民內部矛盾』,無異於鴕鳥政策,與內地政府說的如出一轍。話說回來,『新疆』一詞本來就帶有很重的殖民地意味,而現實就是一個文化、語言、宗教不同的民族在管治另一個/多個民族、現實就是衝突的出現與種族有強烈關係,卻老是拿出甚麼『xx自古以來就是中華民族一部份』的話來自欺欺人,新疆如是,西藏如是,衝突當然永不會停了。

在這一點上,香港特區政府似乎還好一點,至少在七一之後會回應一句『留意到參與遊行人士表達了不同的意見和訴求,政府已清楚聽到』──雖然聽了卻不知是否聽懂,聽了之後也總是沒有改善,但比起連聽都聽不進,總算強一點吧。

一個兵團二代的網文:告訴你真實的烏魯木齊
新疆騷亂是種族屠殺
莊曉陽﹕新疆問題淪為以巴衝突翻版?

是種族不是民族

民族(如不僅是有中國特色的民族)是指政治共同體;「有中國特色的民族」(如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應以「種族」說明之,以免製造混淆。

把種族主義美名為民族主義,其實也是另一種視而不見。

「新疆問題」,不在新疆……

新疆事件,不只是新疆……

別忘了,這件事件的導火線是廣東省維族工人受襲事件──簡單來說,是新舊居民社群之間的衝突,事件的現場並不局限於新疆街頭和北京掌管民族政策的領導層;這場衝突反映一個全國性的問題:多元文化主義的長期缺席。

但不幸的是,目前全世界的主流媒體是僅以「種族衝突」的方式處理該事件,話題的焦點始終停留在新疆街頭和北京掌管民族政策的領導層。

「種族」議題既涉及錯綜複雜的政治和歷史因素,以目前的情況看來,中國強勢維持對新疆的主權,同時維、漢之間的緊張關係已存在數百年,情結一時難解。數十年來,不論世界各地,「種族」議題被主流媒體討論了無數遍,但談來談去始終不得要領。

回到這件事件的導火線──如果把視線放大,首先可以這樣理解:較富裕城鎮居民與外地工人之間因誤會而爆發流血事件。

中國本來是一個多民族、多語言、多方言,簡言之,理應是多元文化的國家;但是韶關工廠的事件反映出,中國社會普遍未準備好悅納一個多元文化的中國。

近年中國境內的人口流動隨著而就業因素而變得頻繁,各地城鎮均出現大批外來移民。中國作為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這一概念,更加應該被宣揚。可惜,除了觀光宣傳,將各地「奇風異族」當作是消費對象之外,多元文化這概念並未深入社會各階層中。

過去有關當局缺乏多元文化視野,從來沒有主動維護外來移民所帶來的多元文化活力,沒有將多元文化所牽引的多元生活方式、多元思維,以及多元想像力當作社會面對各種問題時的種極力量。不論是原來的居民還是僱主,都只是視這些外來移民的廉價勞工。

及至這次衝突爆發,還有人提出應該仿傚美國的同化政策,而否定多元價值的積極意義。這種論調,對少數民族來說,不是很暴力嗎?

在這基礎下,不同文化背景之間的隔閡日深(具體來說,來自北方的工人在南方城鎮中受疏離、少數民族在漢族人口為主的地區受疏離;同時,原本居住南方的人口,對這些長期居住在工廠宿社的外來人口亦不了解)。如是者,種下了族群之間互不信任的因子。

當這樣的互不信任成為一種隱性的社會因素時,一個網路謠言就足以引發一連串不愉快事件了。如果以為官方多給少數民族一些優惠,解族群間的矛盾就可以輕易消,那簡直是一種妄想。

對於這問題,文化工作是有幫助的。文化工作文化工作並不應該是在社會繁榮之後才被重視;這一波新疆的衝突,正是反映出文化工作長期缺席,導致族群間的緊張關係根深柢固,於是留下社會秩序失控的禍根。

中國邁向高度工業化的同時,由外來勞動力所構成的移民人口已經成為每一個城市的重要組成部分。各民族/各種文化背景的人口並存於全國各地的態勢難以避免。故此,多元文化的維護工作是必須的。

從小規模的興辦社區藝文活動、展覽、學術研討會;到大規模的國家立法、支助成立多元語言/方言的報章、電台、電視台、網站──讓各種文化背景的人不論身在國內何地,均覺得可以安居樂業,這是促進社會穩定的必要工作!

謝麥當勞

已改, 謝!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不公

與其說是不同民族的問題,倒不如說是民族分類後產生的不均與不公。上面雖有對少數民族的優惠政策,但到落實時有太多機會上下其手了。

新疆出產石油,但到過的人應知道那裡入油也不便,石油公司裡又見到多少當地人(包括漢、維族人)呢?我想香港人最能了解此情況了,九七以後有多少”優惠政策“與”星斗市民“無緣呢。基於內地的報導,內地人大都不信,所以只要有問題發生,不管對錯,都先覺得是對己不公了,特別是少數民族比較團結,故此造成今次的問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

昨天看過以下一篇文章,有興趣可看一下:
http://www.de-sci.org/blogs/smlch/?p=33585

不均與不公

為什麼要民族分類﹖這不是赤祼祼的種族歧視嗎﹖

re李安納: 非也,韶关问题跟新疆问题不是一回事

这是我一天前对某篇文章的回复,讲的是身为大陆汉人的我看到的新疆事件,稍做改动

——————————————————————————
偶然发现有很多对大陆误解的地方,内地人想说说我看到的这次事件的经过。
这位先生从来没有来过内地或者从来不知道汉维两族的历史吧。
维吾尔族人的相貌跟汉族人或者其他中国的少数族裔迥然不同,他们属于中亚人种,相貌相当于中东人,高鼻深目,皮肤比一般的亚洲人更偏黑。维族小偷散播在中国东部大城市里面偷窃这是事实,阁下提出为什么就知道是维族小偷,是因为一般人都看得见人种差异,而且大家都知道是维族人。就跟东亚人种跟白人的五官区别一样,这种相貌上的差异实在是明显的。而为什么维族的小偷在各大城市会这么猖獗呢,是因为中共八十年代胡耀邦推行的民族政策,对少数民族是有优惠的,尤其是维族跟藏族。民族优惠甚至优惠到了法律上,尤其是刑法。阁下可以去查查“两少一宽”政策,胡耀邦提出的对于少数民族的罪犯实行“少捕、少杀、从宽处理”也就是说,少数民族跟汉人在刑法上是不平等的。例如说两个人犯了同样的罪行,一个是汉族,一个是少数民族,汉族就按刑法判罪,而少数民族就可以减刑。所以对于维族小偷,警察一般是不抓的,就算抓了也是很快就放了。所以养成了他们彪悍的习性。这算是其中一项刑法上的优惠政策,还有其他很多优惠,比如说计划生育不用于少数民族,比如说免费读书,比如说高考加分,汉人在所有民族里面没有任何优惠政策,因为我们是多数族裔,也没有太计较。但一部分人心里就会想,这到底是歧视谁?

游牧民族一般来说,是很难适应现代生活的。维族算是一个很强烈伊斯兰色彩的游牧民族,他们生活习惯决定了不是很喜欢局限在一个地方工作,性格里面带有游牧民族传统的彪悍。而汉人大家都知道是比较勤劳的一个民族,其实在新疆刚开始大家起点都一样,但汉人赚了钱就存起来,改革开放这么久慢慢的就变的有钱了。一部分维族就开始对汉族看不顺眼起来,这是很典型的仇富心理。而刑法上的不平等造成他们如果打汉人甚至强奸汉族女人都不会受到很重的惩罚,有个例子是前几年维族人杀了一个汉族女人,而说自己喝醉了,就只判了两年监禁。所以他们对汉人的随意打击越来越大,反正打了人也不会坐监。而维汉矛盾的确是很久之前就有的,民国20年新疆的三区革命,用的便是“灭汉杀回”的口号,杀的汉人保守估计4-7万,那时候民国对新疆的控制已经很少了,还出现这样的事情,是因为什么呢?中共一直在压制各族的矛盾,可以说让人忘却了这段惨痛的历史。两少一宽政策已经把他们养成犯法无所谓的状态了。

但是韶关事件把这个矛盾瞬间激化了。事情中共说是谣传(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事情的起因说工厂里两个汉族女孩被几个维族人轮奸,女孩找保安,报警,但是没有人理会。然后就爆发了小规模的冲突,然后最后发展成大规模的斗殴。但为什么会没有人理会呢?如果在香港,出现这种传闻,也一定会先报警吧。警察来调查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但是为什么在大陆,这件小小的事情却发展成大规模的斗殴呢? 原因就在少数民族政策上,“少捕少杀从宽处理”,什么叫做少捕?到底到什么程度才叫做少捕少杀?像我所说警察是不抓维族小偷的,而且对于“传闻”的强奸案并没有太大的行动,也就是无即时作为,法律无法惩罚,就激起了义愤,而维族人多数不会讲汉语,平时也是彪悍惯了,听说实际上是维族人先挑起来到汉人宿舍攻击,然后被汉人群起攻之,但彪悍的那些人多数跑得很快就逃走了,反而是那些比较老实没有逃走的维族人受害被打。这算是起因,但根源还是在于民族优惠政策,并不是你们以为的,汉人吃饱了没事干而开始欺负维族人。

当然75事件的原因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因为那位热比娅在75之前就已经仿佛预言了这件事情的发生,境外势力渗入是肯定有的。他们主要用的是声东击西的方式,现是维族学生静坐游行,把武警的注意力引向游行,然后由小组式分头行动袭击汉人,开始只是汉人中的年轻人,后来发展到无论是什么人都一律攻击。从网上的照片看来,手段一般是用铁棍爆头,用刀砍,割喉等,非常熟练似乎是训练过的。后来陆续发现的其他尸体都是从暗巷里面发现的,手段残忍令人发指,而武警的软弱(不敢大力镇压)作为是让新疆的汉人更寒心。而75之后,新疆政府宣称已经逮捕了1400人正在审理,但是不到一天的时间内,又宣称有许多参与的人是被蒙蔽,所以“被蒙蔽者”可以释放回原单位。软弱作为加上绥靖政策又或许是中共内部已经有人是跟疆独有勾结,此举更是让人寒心,而过了数天暴动和袭击依然持续,至此新疆的汉人才自发组织,不信政府能还他们一个公道,所以要自己保护自己随身带武器,更是让民族矛盾更加升级。中共的信息封锁政策,把责任完全推给境外势力,实际是为了缓和民族矛盾,或许是想如果让大多数汉人真正看清事实真相,更是把维族放到了10多亿汉人的对立位置。但此举无疑是一着烂棋。而实际上,民族矛盾如今已经被挑起来了,而大汉族意识自明末以来又一次的抬头。

若中共不能用雷霆手段压制新疆暴乱残余、公开处决暴动凶徒、整改“两少一宽”,对内则无法对人民交代。但,这也是中共内部清洗与整改政策的机会。

杀人的举动,不是不满可以解释的

我坚持认为,杀人不是多数维族人的意思,情绪不满可以游行可以打架,但是用割喉砸颅的方式取人性命,而且是完全不认识的路人,这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能够做出来的举动,即使一个人能做出来,也不可能几百个人,几千个人同时做。至于中共更不会去做这种自剪羽翼之事。的确一个国家,跟一个人的定义是不一样的。中国太大了,各种问题都有。放长远来看,也是经济举措影响政治举措的典型范例而已,只是人命轻贱,爱与恨,都难平。

回 hevangel

hevangel
為什麼要民族分類﹖這不是赤祼祼的種族歧視嗎﹖

問題不是本質地種族,但中國的事實認定過程令它變成種族問題。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3877

少數民族政策

美國一早己取消了向少數民族傾斜的政策。如果政策是好的,所有人都應該遵從,政策傾斜表示不公平,不公平就會產生仇恨。人同此心,假如父母老是對一個孩子特別好,其他的兄弟姊妹就會心裹不舒服。父母不懂得適可而止,手足就會不和。社會是由人所組成,政治也是人的產品。管治社會/國家,其實跟管治家庭和子女沒有多大分別。不過,時代愈來愈進步,家庭成員也愈來愈聰明、也有愈來愈廣博的學歷與見識,父母就應該跟著子女一起成長與進步,否則就祇會做成代溝,家庭難以和睦。

回應 jovon:我們要的是長遠的多元融和

jovon,非常感謝你的認真回應。

首先,我有沒有去過中國,跟我的意見是否有效無關。如果按照「在中國住得越久,就越有權利針對中國問題發言」的邏輯,那我們就把中國最長夀的老人找出來,一切由他說了算就好了。

我想你大概不會有這種想法,所以,就請容忍我參與討論吧。

首先我非常清楚維、漢之間的差異,我家附近有維吾爾人開的餐廳,東西非常好吃。對於他們的相貎,我也很消楚。但還是感謝你的解說。

雖然你參與對話的誠意溢於言表,但你在上面發表的言論,有很多地方,是讓身為漢人的我感到可恥的

你說「維族小偷散播在中國東部大城市裏面偷竊這是事實」──我相信,漢族小偷散播在中國東部大城市裏面偷竊,也一樣是事實。

我想你必定同意,漢族小偷人數一定比維族小偷多數十倍,甚至有可能多數百倍。

我更是遺憾你說維族小偷「猖獗」,是因為官方對他們的優惠。如果維族小偷問題真的比較嚴重的話,主流社會有沒有反省過:到底維族民眾在東部城市遇到甚麼問題?是否麼社會因素導致他們會被迫當起小偷來

人不會無緣無故當小偷的。如果維族人真是佔盡優勢的話,那他們應該都過得很好呀,怎麼會像你說的那樣都變成小偷呢?有些人要當小偷,一定是社會造成的,要是豐衣足食,試問誰要當小偷。叫人當小偷的社會因素一天存在的話,你就算把全部的小偷都殺光,社會還是會有其他小偷出現的。這麼簡單的道理,你為何會忽略?

你說「遊牧民族一般來說,是很難適應現代生活的。這句話,不是一種偏見嗎?依據在那裡?我也可以說「農民一般來說,是很難適應現代生活的。」,或者「漁民一般來說,是很難適應現代生活的。」,或者「出家人一般來說,是很難適應現代生活的。」……這些偏見,隨便說說是很容易的。但我完全看不出理據何在?我家附近的維吾爾餐館老闆,比我更有現代企業經營管理概念。

你又說「漢人大家都知道是比較勤勞的一個民族」這句話,讓我突然覺得我可以說:我李安納大家都知道是比較勤勞的一位美男子。(你不覺得噁心嗎?

關於韶關事件,我在自己的blog<新疆事件,是否有必要邀請由國際中立調查團進入調查?>提過:Human Right Watch於建議中國應開放予國際中立調查團進行調查。我覺得這建議很好,原因不在於中國官方的應變手段是否有問題,而是因為可以借由國際中立調查團的形象,提出一個對各方都有說服力的評斷──這對緩和維漢之間的緊張關係,是十分重要的

至於韶關事件的另一個重要思考面向,是該事件反應出來自外地的勞工與工廠當地居民之間的隔閡和互不信任問題。這問題不侷限在維漢之間

在中國,有很多工業區,總是有一批外地工人聚居在工廠宿舍,與工廠當地居民鮮少有交集。這情況,是種下互不了解,互不信任的溫床。

今天可能是有人謠言說維族工人強奸了漢族女孩──廠當地居民動不動就用打群架的方式對付所謂的「壞份子」,這無論如何是病態的,是過度互不信任的結果。一個建全的社會,是不應該有這種情緒的。故此,我想問題不在新疆,而是在全中國

你說警察是因為「少捕少殺從寬處理」於是不去查是否有人被強姦,請問證據何在?如果沒有證據,請不要隨便冤枉人。

你說「熱比婭在75之前就已經仿佛預言了這件事情的發生,境外勢力滲入是肯定有的」。我告訴你:如果有醫生跟一位癌症未期的病人說他三個月內必死,那麼病人三個月後死了,病人家屬是否可以說醫生一定有在病人身體裡動手腳呢?

就算是境外勢力滲入,那又如何?如果中國社會融洽,誰能製造分裂?你試試看挑一個社會制度建全而且致力維護多元文化的國家,看看有沒有可能挑撥他們的內部仇恨,製造動亂?

舉個具體例子:加拿大英語人和法語人之間水火不相融,但要是有人想讓他們互相殺來殺去,那可不容易。

我的意思是:中國要包容、維護以及鼓勵多元文化,才能夠保證長久的融和。不要一出問題就說是「境外勢力的陰謀」;更重要的,不是建立一個百毒不侵的健全社會嗎?

一個健全社會,必定是悅納差異的社會。如果妄想要大家都變成一個樣,那一定有人會反彈,團結就越不可能達成。越是尊重差異,甚至把這些差異變成一股種極力量,就越能夠穩定和諧。

強制高壓手段,只會製造更多反彈。

回jane tse

美國的"少數族裔"政策, 已經變成"弱勢社群"政策. 所以說取消了, 可未必完全正確.

re李安納: 任何事情都不能成为杀人的藉口

至于“两少一宽”的少数民族政策,请善用google搜索,我估计下现下已经成为热门词汇了,我想说的是,这的确就是大陆的事实。当然你若依旧不相信,我说什么都没用,下面几段文字也用不着看下去了。两少一宽遗毒甚广,胡耀邦门生满天下,甚至一时半刻无法撼动其根基。

但民族优惠政策也是需要自愿的,若是丰衣足食,谁会变成小偷呢?即使不偷,早期也有很多维族穷人愿意去卖羊肉串,去摆摊做小生意,反正维族人的摊子城管不敢收。但他们(我指小偷)的确是不愿意去工作,不愿意去读书才会去偷的。在南疆每个村庄都有清真寺,每个牧民的孩子都可以免费上学,但是他们就是不愿意那又如何呢?牧民每年都由政府补助,几乎就是用汉人挣的钱养少数民族(具体可以去google)。为什么还生活不下去?只能问他们自己了。试问若偷窃不受惩罚,为什么不去偷呢?既然强奸不受惩罚,为什么不去强奸呢?一般人由道德和法律来束缚,但法律不能束缚,只有道德的束缚,可见很多人都很容易的冲破吧,尤其是小孩子。现今南方某一省多一政策就是凡是偷东西的维族小孩,只要不满17岁,抓了一律送去政府新办的学校教育(省里出钱),我认同这种做法。若一个人不明白举头三尺有青锋,自会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汉族小偷事比较多,但被警察抓了就会判刑,但维族小偷被警察抓了,顶多是当日就释放了然后再去偷。你说会有什么不同?而多数人深信中共如今的措施,这就相当于农夫跟蛇的故事一样,而对于西方媒体的忌惮,更是“友邦惊诧论”的具体表现。汉族人口因为计划生育日渐老化,少数民族因为没有计划生育越来越多,现在越来越养不起他们了。

像我前面说的,一个正常的人类,即使在最愤怒最难以忍受的时候,会用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手法肯定毫无章法,如果拿着刀的话,激愤之中肯定会砍无数刀,看汉人后来对维人的围攻就知道愤怒之下应该是怎样。但这次死者尸体看,多数因割喉和爆头而亡,而很多尸体从暗巷中发现,手法实在是熟练至极,是人首先都会怀疑是否受训吧。

历史上,中国周边的游牧民族跟汉人的历史是错综复杂的,他们的威胁性几乎就是笼罩在汉人头顶上的一把刀,不是被征服就是征服(或者同化),两者只选其一,似乎完全没有中间地带,对中原的征服蒙古、满洲、新疆(西域)都是一样,不是五胡乱华,就是杀胡令,而且每次都是由游牧民族先发动攻击开始,否则汉人几乎没有征服不毛之地的习惯,试问即使在历史上为什么不能和平共处?因为生产力水平的原因,汉人可以窝在有限的空间里面自己也能发展处很富裕的生活,例如南宋。但游牧民族的发展必须依靠战争也就是靠抢,这是事实(依据在历史书里)。匈奴、蒙古、满洲等,全都是这样。试问一块肥肉在那里,为什么不去咬?汉人自然也不是随便让人欺负的,历史上发动的无数次惩罚性远征(比如汉武帝、朱棣)都是为此。而对于统治一个地方最安稳的方法,则是移民,从汉代开始就有汉人迁入西域,到上个世纪中共派新疆建设兵团开发西部,也是为了这个原因。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否则当时苏联势力一定会通过新疆侵入中国。对于蒙古跟朝鲜的处理也是此理,因为唇亡必齿寒。加拿大没有那么多的外来威胁,而且本身就是一个移民国家,起点大致相同,跟中国完全没有半点可比性。

汉人的传统特性就是勤劳和排外的,这算是公认的(若你认为汉人天性懒惰我也没话说),若你说75事件是长期汉人欺负维人的结果,那你如何解释印尼数百年间不断屠杀华人(实际上就是汉人)的事件呢?难道是因为华人在当地欺负印尼人的结果吗?难道看到那些血腥残忍的照片也能说是“这是你们华人自作自受”?叹曰:匹夫无罪,怀璧有罪也。

香港人受金庸的影响太深,认为汉人就必须是自己不好,汉人喜欢内耗,汉人逼迫萧峰,杀了袁崇焕,反清复明者多数都是为了自己而非老百姓,抹黑明朝,对满清高唱赞歌(当然这种光荣传统后来被大陆某些人士继承了),这就是历史决定人的思想的不同,经过满清和英国殖民,香港人想问题的方式,对于大中华少有认同,却偏向于所谓普世价值,却不知如今世上所谓普世价值都是西方人说了算的,很多所谓精英人士认为:西方人掠夺就是丛林法则,中国人不圣母就是道德沦丧。但实际上中国式的公平正义是什么呢:以德报怨,以何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就是汉人愤怒的真实原因。国际中立调查团?连联合国秘书长都认为事情是“没有集会自由中共防暴过度”造成人死伤的,我敢告诉你10亿多人(当然除了汉奸之外)对于中立调查团的态度就是若中共让中立调查团进来了,就离亡国不远了,看看南斯拉夫和伊拉克的例子吧。一个如此软弱的政府如何让人信服?

至于多元文化,是中国一直在强调的,反而汉族却正在失去自己主体文化。提起古装剧多数为辫子戏,提起民族歌舞必定是少数民族。维族人至今还是说着他们自己的语言,很多人都不会说汉话,更是印证了此点。连山东孔庙祭孔仪式都穿的是满族服饰,反而汉人穿汉服宣传汉服,就被斥为大汉族主义。你不感到可耻,我才感到可耻。

你所相信的,未必是我所相信的,你所看到的,未必是我所看到的,还是那句人都有自己的视角,都局限在自己的视角里,不要以为拿个卫星高倍望远镜看世界,就能够同时看到世界上每一个角落,因为你我,只有两只眼睛而已。大多数人都认为中共这次完全就是自己傻x失去了舆论制高点,然后行动软弱让人失去信心。若一开始就用强烈手段,根本就不会造成像现在这么大的民族矛盾。但政治总是不能看表面的,水底下的东西深的很,其中涉及到中国在穆斯林世界的利益和人民币结算的时间。其实说白了,你我都不身在其中,不了解事情的本身,也只是在用自己熟悉的思路在猜测而已。

今日头七,各网已设灵堂追悼死难者

薤上朝露何易晞,蒿裡千載有餘哀
冷暖俗情諳世路,是非閑論任交親

满衣血泪与尘埃,乱后还乡亦可哀。
风雨梨花寒食过,几家坟上子孙来?

多民族國家問題從來是剪不亂,理還亂,但前提首先是,承認自已是多民族國家

先不講 給人指我們"不明國情"的內地,談談香港吧,各位在學校的中史教育,不也是以漢人朝代為中心, 所有西夏,蒙,滿,回,壯,通通是 "外族入侵" ? 還不是有人把清和元稱作 "中國亡於外人手"?一個蒙族小朋友看到課本如此寫,他會真心認同 "中國"嗎?

加拿大的解決辦法是,把法裔,土著同樣高舉至founding nation的高度,法語是聯邦政府官方語言,你要進聯邦政府當公務員,即使你可能終生不會離開安大略(Ontario,算是最大的英語區) ,也得法語流利。

其實那個不知道,魁北克為何拼入英屬北美,後來的加拿大?還不是英法十七世紀北美殖民地戰爭,英軍軍事征服的結果?

幾百年前的史實已是史實,當時發生過多不光彩的事已經不能改變,在21世紀全球化資訊流動連中共出盡花招也控制不了的時代,最重要是重新發展一個包容各民族的歷史描述架構,"中國"應該是法律上的公民身份,任何人在此出生或選擇移居進來(如有的話),經過一定法律程序確認就是"中國人",即使他是白人。

今天的"國家" 應是一個大家經過互相同意的條款選擇加入的團体,或是你在這裡出生的家," 血統" 論不應再強調,或者強調也只能就自已民族而言。

事實是,漢人不能百分百代表 "中國" ,雖然可能是百分之八十五或九十。

" 公民"論不取代 "血統" 論,民族問題不會有解決一天,更難會有日出現維族或蒙族總書記,總理,或朝鮮族的解放軍司令員。

再re jovon:我們唯一的交集是希望看見一個穩定的中國

希望看見一個穩定的中國,是我們唯一的交集。不過,達成穩定的進路選擇,確實有需要多多交換意見。

先聲明一點,「兩少一寬」政策可能真是有問題。我不是不相信這一點,但是,我沒有興討論它。因為,我覺得把7.5事件歸究於官方對維族手軟,這會導致兩個錯誤的結論:一、讓大家以為嚴刑峻罰可以帶來穩定;二、讓人以為問題出在維族,而忘了這是一起反映著全中國社會結構性問題的偶發性事件。

你或許會同意托爾斯泰在《卡拉馬佐夫的兄弟們》裡的一句名言:「如果沒有神,甚麼事都可以作得出來。」你說:有人認為強姦既然不會被抓,所以做做也無妨;就像是如果沒有神管束人類,人類就會胡作非為。

但我卻同意Zizek所說的:如果沒有神,甚麼事都會被禁止。我想,你(我假設你是男性)沒有到處強姦婦女,應該不是因為「道德」和法律的禁制力量。我情願相信,你有更好的和女性相處的方式,導致你不會想去強姦。不是嗎?(雖然有點離題,但還是補充一下:Zizek的意思是,如果我們要求人們必須把犯罪當作是工作,大家必須要拼命犯罪,這就是神不存在一樣的情況,這時候,人很自然就會不想犯罪,覺得犯罪是一項叫人吃不消的活動,然後會終日等待不用犯罪的時候。道德和法律的壓力,不是消滅犯罪的最好辨法。這和新疆問題沒有直接關係,但要是有人有興趣,可以另闢專題討論Zizek。)

對於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的國家來說,嚴刑峻罰並不保證長遠社會穩定。且看前蘇聯和目前的俄羅斯,長期嚴刑峻罰的結果是怎樣?現在莫斯科的犯罪率不就嚇死人?當地的有組織犯罪集團已經成為全球數一數二的呢!

目前除了新加坡和北韓,實在看不到有其他依靠嚴刑峻罰而成功達成社會穩定的例子。相反,不靠嚴刑峻罰,而是採取以矯治感化為目的獄政制度的國家,卻有很多成功達的穩定的例子(如北歐各國、澳、紐、加、荷等,未能儘錄)。

可能有人會說大家國情不同,那為何別人的國情可以?我們中國就不可以?是甚麼原因讓我們中國人這麼看不起自己?我們不是該努力思考如何能夠擁有比別人更完善的社會制度嗎?

你說維族牧民小孩不願意上學,「又能如何?」首先,我假設你說的是「實話」。但問題是大家有沒有檢討過,維族小孩上學所受的教育,是否他們附合他們需要的?他們可以用維族語言上課嗎?教科書呢?中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但我們有維吾爾語授課的大學嗎?人家加拿大有英文大學,有法文大學;瑞士有德文大學,有法文大學;芬蘭有芬蘭文大學,也有瑞典文大學;比利時有法文大學,也有荷文大學;南非有英文大學,也有南非荷語大學……中國當然可以有維吾爾語大學、藏文大學、蒙古文大學,甚至滿文大學(這可能難度高一點)。這才叫做稍為公平。

維族小孩要被迫只能接受漢人語言和思維的教育,這先天上就對維族不公平。

你說「香港人受金庸影響」──很抱歉,我一生不到一半時間居住在香港,再說除了《連城訣》(該公認是金庸寫得最差的作品)並沒有看過其他金庸的作品。

不過,金庸作品的蘊含對漢族的反省意識,在香港很有市場這倒是真的。與其說金庸影響香港人,不如說金庸的作品和很多香港人有交集。(至於「香港人」的集體意識,這有點離題,要是有人有興趣,我們可以另外討論。)

你說中國有在推行多元文化,我也同意,但我覺得做得不夠撤底。例如,維族人遇上法律訴訟,國家會安排合格的維爾吾語/漢語翻譯員協助他們出庭嗎?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政府內可以用維吾爾語處理公務嗎?人家加拿大魁北克還只是一個「state」而不是「自治區」,但當地政府卻是用法語而非英語處理公務。而且,加拿大全國上下,就算是菜市場,都有英法雙語。紐西蘭絕大部分的公共告示,也是英文、毛利語對照。中國為何做不到?

你說只有漢奸才會同意中立調查團,我替你感到可悲。你怎麼會覺得中立調查團一定會說中國官方做得不好呢?今次國際媒體對中國鎮暴工作的評價還不差呢!要是中國夠開放,面對國際社會時一切坦蕩蕩,那麼怎麼會有人能誇大維族死傷人數呢?

要是中國不夠透明,就算有人說武警把核子彈塞進某人的嘴巴,在外國也有人會相信的;相反,要是一切夠透明,國際社會看得一清二楚,謠言就不會有市場。

你提到南斯拉夫和伊拉克,我還是要舉前蘇聯作例子──如果一個國家有問題,就算沒有國際中立調查團,要亡也一樣會亡;相反,要是體質夠健全,多少人進入調查也沒有關係。你看日本和德國在二次世界大戰後被全世界從裡到外查了不少多少遍,現在不還是位於強國之列?

你在最後一段所發表的虛無主義論調,以為一切都只能被「猜測」;我情願相信真理越辯越明。要不然,你在上面寫那麼多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