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勿以「保護孩子」為名 管制互聯網

廣告
勿以「保護孩子」為名 管制互聯網

廣告

《聖訴》(Doubt)中有這麼一段:梅麗史翠普飾演的古肅修女,討厭使用當時剛開始流行的原子筆,因為覺得使用原子筆會令墨水筆的書法失傳,是神所不喜悅的,這也成了她對勇於創新的神父Flynn看不順眼的理由之一。

不理解現恐懼 操控惹反彈

提起電影的這一段,是因為看了剛在facebook上流傳的一個消息,說梁美芬議員在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小組上,指「兒童瘋人院多數是上得網多的小朋友入了……一個還因上網多之後在校園殺人!」為了查證,我再在Youtube上翻看她早前在另一個活動上的發言:「互聯網可以令到年輕人精神分裂,德國有個年輕人拿槍殺了很多同學,原來他天天都上互聯網。」

如果以此作為支持加強網絡審查的理由,我相信即使是與梁議員信仰一致的基督徒,也能看出當中的邏輯謬誤,在此不贅。我想指出的是,互聯網在年輕一代的意義早超越電視及其他任何媒體,甚至超越《聖訴》中那年代的原子筆,其重要性是許多家長及管治者不理解的。因為不理解而產生的各種恐懼,促使掌握權力的上一代藥石亂投,用盡一切方法希望可以將之控制,但結果往往是更強大的反抗。

強制管網絡 群眾推倒綠壩

內地就是一個好例子,內地政府今年便先後有「反低俗」運動、6月「眾所周知」的互聯網維護日和「綠壩——花季護航」軟件的出現,希望進一步對互聯網進行監控;然而民間卻不和你硬來,立刻以草泥馬、河蟹和綠壩娘還擊,將政府嘲笑得面目無光,最終也只好將強制安裝「綠壩」的計劃(無限期)推遲。所謂「綠壩」,是一種徹頭徹尾的家長式監管方法,以「保護孩子」為名(與梁議員的說法十分相似),實際上政策推行時不但沒有真正的「孩子」發言的位置,甚至連成人的自由也被剝奪。於是這些「被保護者」都統統站出來,在網上眾志成城,終於把綠壩推倒。

保護孩子如此冠冕堂皇的名目,誰可反對?但怎樣保護、怎樣才算保護?卻仍需社會去討論;而最重要的,是「被保護者」可有置喙的權力?過去從來都是家長說了算,那是web1.0的管治方法;而在web2.0的今天,家長們也該與時並進了。

(刊於 09年7月16日經濟日報《新銳新論》)

相片來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