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藥廠偽科學「神權」下的浪費金錢與低療效政策:要多儲備特敏福應付豬流感(答豬流感「通識」3)

廣告

廣告

回答此問題的相關閱讀資料早前已貼在此處: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27.html,未看過的人請先看看。

現在港府都無用強制吃藥,因此回答的問題是改一改。

問題

3.國際社會應不應該大量儲備特敏福\克流感\达菲以對應豬流感疫情?

我認為政府大量儲備並不是太過明智的做法,因為像現在豬流感的殺傷力與普通流感相差不遠,大部分人不吃藥也會自己痊癒,無需為縮短那1.3天的療程而浪費金錢,相反在面對高至命性的禽流感時,在實戰上那些藥物對像禽流感等死亡率的病毒時並沒有理想的效果,這點可從統計數據中推理得知,而在日本有報告說少部分青少年亦因服用此藥而出現精神失常等嚴重副作用,更何況有研究顯示藥廠界向來都有唯利是圖的前科,由他們提供有關療效的資訊可靠度成疑,只是人們對其以科學為名猶如「神權」的醫學權威不敢作出必要的批判,如果仍想保險一點使少部分高危疾重的國民仍有藥可用(對國民有所交代),只需購賣一般的生產量即可,無需儲備足夠全國/全區人民使用的份量。

分析

特敏福(Oseltamivir)等藥並非像抗生一般對病原具有極大的殺傷力,它們只是壓制病毒的繁殖而非直接消滅病原,藥廠的資料顯示藥物能使病程減短30%-40%(大約1天多些),病情會減輕25%除此些微的效果外,並無其他「藥到病除」的神效,而用藥的有效期據說是發病後的24-48小時內,過了用藥期便可能無效。

而藥廠承認有關此藥的副作用有消化道的不適,包括噁心、嘔吐、腹瀉、腹痛等,其次是呼吸系統的不良反應,包括支氣管炎、咳嗽等,此外還有中樞神經系統的不良反應,如眩暈、頭痛、失眠、疲勞等,美國FDA亦在2004年對此藥發出警告,指其對一歲以下兒童的腦部做成傷害(參考維基)。

其實那些微治療效果是難以證實的,因為當中灰色及不明確的地帶實在太多了。像今次豬流感如同一般流感殺傷力的病毒,據說(維基)大多數人病程大多數是2-3天就會自然痊癒,又有一說(香港衛生防護中心)是2-7天。

先不計少數較嚴重的可能要1-2週甚至一個月才會痊癒的病患,藥物的有效應用期剛好等同大多數病患的最少的痊癒時間,大多數人的病程有1天至5天的差異,病人除非死了(表示無效,但屬少數),否則在大多數人感染後3-7天甚至更長的時間康復過來後,那病人究竟是因藥物的作用而加速痊癒,還是這根本是不同病人之間的病情及自然痊癒力差異,與藥物無關??我們是不是已有可以較準確預測不同種類的病人會病多少天才會自然痊癒的科技?專家們目前就只得出較肥胖的人得病後病情較重的結論,其餘更精確的問題還有待研究。

萬一病毒變種成大殺力品種時,像感染禽流感這種高殺傷力的病毒,人們無論怎樣使用特敏福,其死亡率通常維持在60%以上左右,而且病情發展迅速,可以在發病後48小時死亡,這相等於藥物有效的應用期,此外此病每年死亡率的浮動比率有時是非常大的,從2003年最高的100%到2009年的不足30%*,而這些浮動似乎與用藥與否無關,我暫時亦無足資料顯示多少病患未及服藥前已病死、或過了發病後48小時吃藥的有效時間的、還有在有效時間內服藥但仍病死,也不知道有那些病患是在沒有服藥或過了吃有效期服藥但仍能康服的。

不過無論如何,此病的死亡率即使在有所謂的「特效藥」的情況下仍然可以居高不下,看來要是今年的豬流感病毒變種成如禽流感或1918年的豬流感一般具有極強殺傷力的病毒時,我們也不能指望這些「特效藥」能幫得上多少忙。

「*禽流感全球死亡率(資料來源:http://www.info.gov.hk/info/flu/chi/global.htm)2003:4/4(100%),2004:32/46(69.57%),2005:43/98(43.88%),2006:79/115(68.7%),2007:59/88(67.05%),2008:33/44(75%),2009:12/41(29.27%),平均:262/436(60.09%)」
由此看來現在豬流感疫情輕微,我們並不太過需要特敏福(Oseltamivir)等在理論上有些微幫助康服的專利藥物,萬一出現高殺傷力的病毒變種時,那些微的幫助又太過微不足道,其療效不配我們付出大量專利授權費用去作大規模的儲備,亦不必讓大量國民為這些藥物的使用而冒不必要的出現輕微甚至嚴重副作的風險。

有些人可能會認為由羅氐生產的特敏福或其他如樂感清等藥物是經美國FDA及世衛認可,應該已進行過嚴格的審核,有雙盲實驗的科學數據證明其有效,其嚴重副作用比率亦比流感的死亡率來得低,因此這些藥物即使效用微少但仍是最佳的對症藥物,這其實是對藥廠及美國FDA,世衛的關係沒有足認識所導致的結論。

如果看過《藥廠黑幕:製藥公司如何掏空你的錢包和健康?》、《發明疾病的人:現代醫療產業如何賣掉我們的健康》、《無效的醫療—— 拆穿用藥與手術的迷思》等書籍,就會知道藥廠為求利率極大化,不惜誇大開發藥物的費用以合理化藥物高昂的售價、修改或曲解實驗數據以使藥物獲得FDA及世衛的認可、以各種手段威脅擔敢揭露真相的人、開發同質甚至劣質的所謂「新藥」欺騙病人、製作不必要的新疾病名稱及分類增加「病人」對醫療的需求、以賄賂或「開會」的方式誘使醫生及醫學團體推廣其新開發的藥物,並為其產品向大眾進行「洗腦」、「慈善」贊助科學團體製作研報告以操成操縱結果、利用財力影響FDA及世衛等有關部門重要決策官員的任免等

因此即使藥物得到FDA及世衛的認可,甚至有不少具有權威的醫生及醫學團體都贊同,也未必可信,上前文提過有關羅氐藥廠利用SARS促銷特敏福、在特敏福銷售涉及重大利益的股東前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的種種濫用權力及說謊的前科、藥廠對上述藥物不合理的應用指示及對之加以推廣等事實,這與上述書籍所描述的情況相當契合,所以即使書中並無直接內容指出與特敏福有關的問題,我認為這間藥廠對該藥物所宣稱的療效可信性並不太高,有誇大藥物效力及重要性之嫌。

雖然雙盲實驗的是科學的,對分別藥物的有效無效有關鍵的作用,但藥廠唯利是圖的作法與權勢卻使其無用武之地,一般前線醫生或學者是很難推翻(即證偽,非單單認為,而是有實質證據)由此藥廠提供的科學實驗數據,一來無時間詳細研究報告的真偽,二來擔心揭露真相會被藥廠控告誹謗,三來根本沒有足夠的財力以作出與藥廠所做同等級的重覆實驗以證真偽,因此除非有有心人士能不怕藥廠的威脅,兼具有足夠能力及財力做與藥廠所做同等級的重覆實驗,還要不怕浪費金錢於無利潤的項目,並且有能力喚起大眾對此問題的關注,才可能在國際社會及大眾面前把真相撤底顯露出來。

現在藥廠對藥物治療疾病的專業知識權威已變得和中世紀的天主教教會神職人員對上帝的解釋權及與神溝通的權利與能力一樣,成為無多少人敢挑戰以科學為名的新世紀「神權」,連國家及政治權力都得向這個「神權」屈從,不敢質疑,有識之士亦只能從有限不足的資訊及線索上推估真相,現在國際社會成員在面對現今豬流感「疫情」的種種表現(鼓勵亂打針及吃藥)正正反映這個不幸的事實,任其獨濫大權及控制了。

下面還有幾點需要補充,都是香港人常犯的謬誤:

1. 假設藥物有治療的效用,使用特敏福作預防用流感的藥物根本就是不智的,因為這等於加速病毒對其產生抗藥性,現在已有報告指病毒已對特敏福出現抗藥性,有醫生提議要使用樂感清,其效能應與與特敏福相差不太遠(至少無法超越),但不知此藥何時又會出現抗藥性,。

2. 當知道有香港有人因患豬流感而死亡,就驚慌地以為在患豬流感時非吃特敏福不可,否則可能死,其實因患普通流感而死的人每年都有至少25萬(世衛估計),現在豬流感的病情大多只像普通流感一般,因此即使有少數人患此病而死也不是甚麼奇怪或世界未日的事情,只要其感染人數及死亡率沒有不尋常的增加,那還是不必太過擔心的,大多數人不吃藥也會自然痊癒,不過現在世衛已不再公佈豬流感新感染人數及死亡數字,使大眾無法得知豬流感「疫情」大體的情況,以後只能任世衛說怎樣嚴重就怎樣嚴重,無數據分析以別真偽。

3. 人們以為(或自己騙自己)身體要免於傳染病就要靠醫生才可,其實醫生不論開甚麼藥,甚至強力如抗生素(未有抗藥性的),都要靠自己身體對抗疾病的免疫力及服原能力才可以發揮作用,否則做成破壞人體免疫系統的愛滋病就不用死人了,更況何是對付像病毒那種只有一些不太像樣的所謂「特效藥」可用?有些人即使不注射流感防疫針也不會患上流感,有些人即使注射了也會受受感染發病,這也是由體質的差異所做成,實際上只有提升及保持自己身體及心理的健康狀態才是真正免除受豬流感傳染的最佳方法,健康的生活習慣是非常重要的。

原文: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9/07/3.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