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後繼之力

廣告

廣告

公民空間是一個很虛無的概念,如果要較為踏實地舉例,可以用這個比喻:一張白紙就是一整個社會,拿著筆在紙上劃下一個圓形,一個空間便馬上從整個社會中分隔成形。圓形外的是社會,圓形內的都是社會,分別在於在黑線以內的是覺醒了自己公民身分意識的一群,至於黑線本身就是開拓空間領域的先行者。

這個公民空間並不是恆久存在。公民概念的認知和成長是直面地影響社會內的利益分佈,使社會內群眾們理解個人的權利和看清權力的醜陋,繼而拒絕再盲目相信。因此籍權力和愚昧而營私的人而言,公民空間發展正砥觸既有利益,公民意識的開拓者更是自己的敵人。可想而之,這個空間必定是一個以私刑、濫權作武器的殘酷戰場。

所以要鞏固公民領域,使其在政治明晦莫辨的社會之中得以成長,關鍵除了竭而不捨的爭取外,重要的還有啟迪的工作,因為如程翔、劉曉波、四川家長等的例子,已經告生訴我們,在和權力戰爭中總不可以全身而退,而犧牲更是在所難免。可是在犧牲以後,如何持續地提升社會素質,使更多的人加入開拓的隧伍之中,成為最關鍵問題,始終公民領域不是自天而降,而是在不斷的磨擦、犧牲和教育中擴大。這種後繼精神,內地維權許志永律師與香港學生們的聲援正好是一例。

許志永律師致力與為社會弱勢,透過正面和合理的方法發聲,可是在建國60年大慶前夕被高調拘留,弦外之音已經十分明顯。他的囹圄,雖然令人非常惋惜,可是卻啟迪了更多、更年青、更有幹勁的公民力量——許志永的聲援組織。在看過這些組織之一的鄭同學信件後,我想起了電影《V煞》(V for Vendetta)。當V煞 在和極權政府的抗爭中犧牲後,反激發了更多的市民打扮成V煞一樣,走到街上對抗黑暗,致使私刑的濫用者秘密警察也落荒而逃。這種以一傳十,以十傳百的輻射式的力量,正是啟迪公民意識的教育,和瓦解黑箱政制最好武器。

http://yinkwong.blogspot.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