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編輯室周記:國家權力病毒入侵 

廣告

廣告

上星期,家貓小說急病走了。臨走前幾小時一直在診所陪著她,本來決定跟她一起打這場仗,但看見她的痛與惶恐,最後阻止醫生為她插喉急救,看著她心臟慢慢的停頓。 

心裡很難過,尤其是過去五年,小說一直陪著我在家裡工作,她的缺席就像一個很大的洞,使這個家處於惘然的狀態。 

獨媒進入五周年

不過,每天仍舊處理著案頭的工作。儘管有數不清的事情要辦,仍然慶幸自己不用進入 My little airport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的狀態(見獨媒電視頻道),能做自己喜歡的事,並養活自己。 

不經不覺,獨立媒體(香港)自04年組隊埋班以來,已運作了五年,第四屆會員大會即將舉行。一直以來,我們都希望有更多個人或小團隊,以 DIY 的精神,搞自己的媒體。其實,過去幾年亦有一些集體的網誌出現,但隨著社會性網站和微博的出現,以至多媒體的興起,新媒體的資訊傳遞越來越分散與個人化,網絡動員雖此起彼落,資訊的整合、分析,卻仍舊依賴主流,儘管大家都批評它們在「河蟹」的脅迫下,表現「事事旦旦」。 

面對這個環境,認真的民間報導實踐和獨立媒體運動,要進一步與社會網落式的動員,發揮合力的能量 (synergy),在民間深入調查研究的工作上,為社會動員提供資訊上和知識上的基礎。另一方面,小媒體之間的串聯、相互壯大,亦非常重要。要產生這些合力能量,就要進一步的組織化建立團隊,而不能依賴純粹的個人興趣,亦不能滿足於「繁花盛放」、自然的「有機整合」的小媒體想像之中。未來幾年,獨媒將朝著這方向走,希望大家能一起同行。 

國家權力病毒入侵:信者得救,不信者被打尻 

除了獨媒內部的事務,環看香港校本驗毒的政策,當權者的政治屈機令人驚嘆:趁著社會批評聲音放暑假的日子,迅雷不及掩耳地,與一眾「事事旦旦」的媒體,在兩個月之間,突然把校本驗毒說成是社會共識。

正如安徒所說,這個政府正在街燈下尋找於黑暗角落掉失了的門匙。不過,在原來的寓言裡,尋找門匙的人,大概是出於愚昧,但我們的特區政府,卻是一種壯陽雄起式的自我表演,在 not getting any job done的情勢下,踩在青年的頭上,誓要 get the job done!  

管治者明知自己無法找著門匙,卻要大家陪他一起找,話語權力進入群體中,發動一場民粹表現,演員們都在自我催眠,要扮演好劇本中角色。令人失望旳是,很多為人師表者,都放棄摸黑找門匙的信念,跟著權力話語團團轉。驚見自教改以來,到「微調」的謊言,經過多番折騰,造就香港的悲哀,代表「求真」的教師社群都習慣在燈光下,找也永遠找不到的門匙,並教導他們的下一代要相信明燈的指引。

信者得救,不信者被打尻,選擇「信、望、愛」作為人倫實踐的本地天主教教會,因為對這種侵犯私隱、鼓吹猜忌的政策明燈抱有丁點懷疑,都要面對「被打尻」的命運。 

獨媒冒著「被打尻」的險阻,將於八月廿三日晚上七點至九點,舉辦一場「校本驗毒」的離線沙龍。沙龍前,大家可以先看看獨媒上一些瞹昧地談毒品的文章:

轉貼:周耀輝:毒毒,很曖昧、吸毒記(一)(二)從美國經驗思考青少年毒品問題、學生心聲:殊殊樂校園驗毒,不可一.不可再

高鐵:壓倒一切的國家工程

信者得救的工程,還包括廣深港高鐵的興建。港人每人花一萬,有誰知道工程的細節?如廣州站的石壁在哪裡?地底總站工程是否影響新填地西九摩天大廈的地基?是否影響香港西北的地下水位

高鐵是為了經濟嗎?誰願意花四百元,從西九龍市中心,坐火車到番禺石壁呢?相反,若真的要坐全國的城際列車,大家可以用幾十塊,多花一個小時坐東鐵到落馬洲轉福田於深圳登車,那邊的車次比香港頻密、比香港平宜幾百塊(因為香港整段的地底工程造價太貴),中港融合,不就是大家可以互相配合,最大化經濟效益嗎?怎麼一聲國家工程,連基本的社會、環境、經濟效益都放棄丟?把公眾討論的空間都握殺了?

一場台風,揭台灣高鐵帶來的規劃災難,小林村幾百條人命,揭曾文水庫越域引水工程的惡果,我們欠這個土地太多,已支不抵債了。

政治掛帥的決定,在中國的歴史,帶來莫大的災難,亦製造了一堆為了追逐利益,維持自己既得利益而踩在人民頭上的權力精英。這是一條鐵路,也是兩種政治文化的角力。 

無公義怎志永?

天災與人禍兩者緊緊相連,當協助四川地震災民的譚作人與義工,被當局控以顛覆;當透過國家憲法為民工、毒奶粉案受傷者等爭取權益的公盟,被屈逃稅、再界定為非法組織,這個國家還有什麼希望? 

也許,這頭野獸是被億萬網民的「問責」所嚇怕,而失去基本的理性,要封要殺,但當溫和的「公民社會」被其歇斯底里的行為摧毀,社會只會變得更加極端,既有的矛盾也會激化,這個國家離所多瑪的命運不遠矣

然而,好人仍舊一個又一個的挺身行善,如河南省的霍岱珊。 

香港人一直以為有「一國兩制」的金鐘罩護體,可是國內的公民社會被打擊,好人被捕,難道跟香港無關?幾個關心中港公民社會發展的朋友,決定走在起於香港搞一系列「中國良心與網絡民意」的沙龍,第一場是「無公義怎許志永?」於八月廿二日,序言書局舉行。第二場則會於八月三十日於獨立媒體進行,詳情容後公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