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鬼叫你窮呀,香港人

廣告

廣告

施政報告繼特首教英文、天價跳層豪宅和電燈膽等等爭議後,掀起了又一次討論「貧窮的香港人」這個命題,像梁振英就發表了一系列文章,從數據及觀察各方面證實「貧窮」並非子虛烏有,而是切切實實的社會問題。姑勿論這位Potential下任特首候選人是否別有用心,也不論梁氏他朝有登上皇位後,又會否打倒昨日之我,無論如何數據就是數據:「1996年至2006年,香港收入最低的百分之三十工作人口,實質工資不升反跌」、「香港收入最高的兩成人,收入總和等同餘下八成人的總和」,這些事實不能否定。

反之偶然商台網站骷髏會讀到的文章,卻每每令人看得無名火起,說來說去的過是要出人頭地自然要努力要增值要買樓要買股票,不然兩袖清風是活該的論調。當然望發達無可厚非,要發達是不是就應該買樓買股票又是另一個問題,但現在社會的問題不是發達無門,而是普通人連make a decent / honest living的機會也似乎微乎其微,只能營營役役為生活苦苦掙扎,到頭來卻被人埋怨不自量力,活得連尊嚴也丟掉是活該。

不由得想起特首那番到新界置業的理論。當然買不起中環,退而求其次到新界亦無可厚非。不過十多二十年前,豪宅區是南區、是山頂,現在漫延到中上環,甚至連九龍也豪宅處處。當市建局要把觀塘也改建成中環,難保他日香港人連天水圍也住不起,到時特首難道要叫香港人到深圳置業?

只能怨香港是個切切實實的圍城,這種地理環境把香港人壓迫得毫無喘息機會。外國人要逃避城市的壓力,可以住到小鎮去安份守己的生活,在國內雖然有戶籍的政策,但住不起北京、上海,總也可以逃到鄉下去吧。但香港人住在舊區,要被市建局逼遷;住在公屋,也要被領匯壓榨,更要被人揶揄是自己活該,配合不上社會發展。

當日口口聲聲指反對領匯上市是「阻人發達」的香港人,今時今日印印腳當然不會理會公屋住戶的死活,就像香港的上市公司不是在虧損,而是在盈利減少時馬上向員工開刀,又像當日特首籌組的經濟機遇委員會不但建樹全無更帶頭裁員。何喜華受李小薇訪問時說「特首不關心窮人」,而事實上,是香港掌握政商大權的人也對市民、員工,以至低下階層毫不關心。香港人無論如何死做爛做,也只能被剝削,而且無路可逃。所以要出人頭地要發達,變成了香港人無可奈可的唯一目標,不單是因為社會氣氛,也是因為現實的生活問題。所以周兆祥博士說:香港人完全沒有生活,根本就不是做人,我們只是一個消費的機器。

梁振英說「基層的收入更沒有受惠於滴漏效應」,原因就是商界的自私,每個人上了岸就撓埋雙手印印腳,像九七前移民潮時,人們只顧將這裡刮乾刮淨到外國歎世界。可以預期今日的香港就是明日的中國,「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到最後就是讓財富集中在一小撮人身上,而國內的貪官污吏只會比香港的商人更狼更狠。

眼見這些人近年來到香港進佔豪宅市場,天價原來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可以想像到最後什麼數碼港、中藥港、紅酒港、郵輪中心、西九、六大產業通通可以拋諸腦後(當然其實這些計劃很快就不會再有人提起──直到下一次金融危機),從現在的情況看來,香港最後只會成為豪宅港,而香港人到底還可以搬到哪裡去?

原刊於個人網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