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書評《我所愛的香港》:以思辨之翼,翱翔荒誕之城

廣告

廣告

書評《我所愛的香港》
作者:林夕
出版社: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售價:人民幣25元

買這本書,是因為我將林夕視之為一個品牌(Brand) ,文字質素的保證。畢境,林夕文字從其歌詞而知一二,自然流暢得有如落花流水,縱是萬變不離其中的情愛之事,也能推砌出河塘撈月般的詩意。故此,在他筆下他所愛的香港,應該堪比雪夜富士。可是,在閱畢後不單看不到文字雕琢而成的美境,反之文筆所到之處盡是狠狠鞭撻,雖然可用「罵他等同愛他」的畸形邏輯作解釋,然則香港雖荒誕劇近乎天天上映,可是總有可愛處吧?

書中對於社會時事的鞭撻,觀點雖然不是全盤接受,但是必須讚許林夕思辨之周詳與尖銳,譬如在《菲佣的石屎洞》:在為外籍佣工應否受惠於最低工資的爭辯中,主流意識都執著於僱主須為外籍佣工提供食宿,而視之為反對納入最低工資的抗爭武器時,林夕卻一語道破所謂「食宿」的幌子「號稱包食宿…實在等於二十四小時候命…整天在別人的家聽著老板與家人之間用陌生語言交談…」當切身處地幻想自己乃是佣工之時,難道敢於拒絕老闆所謂「下班後」吩咐煮夜宵的要求?切勿忘記你和老闆大人只是被六英寸厚的空心牆壁分開罷了,此乃名符其實的與敵同眠。再舉一例,《民粹贏回來的一個鐘》正是針對當時熱鬧全城的天星碼頭事件,尤其是當時忽然愛上鐘樓,開口閉口大談保育的立法會一眾煽情議員。在此,林夕的提問是如果議員真的是衷心地保護香港文化特色,為甚麼要到臨近施工是才發起保護行動?若以市民不能夠理解諮詢文件之專業字眼而錯過在諮詢期發表意見作籍口的話,那麼作為市民代表的議員不單止「肉食者無能」,未能引導大眾理解保護天星的重要性外,更是突出了立法會的諂媚文化與跟風取向的態度—欠缺專業判斷,嘩眾取寵。所以,林夕對於天星事件的評價是「對於議員的水平,比對天星被拆更加可惜。」辛辣中不無痛心。《我所愛的香港》一書中最有趣味性的,就是這些敏銳的思辨。

讀畢整本書後,如果還有興致倒不妨對書名再作猜測。究竟命名《我所愛的香港》動機何在?以下是我小小的分析:林夕的香港可愛或許不在於名店林立、或是太平山夜景,而是此城中的矛盾、奇情、荒誕、低智,足以成為他以靈活思辨作翅膀,翱翔其中。

囂張嗎?的確囂張,可是他偏偏就有這個能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