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社運

1202立法會高鐵會議最新戰況——附何鍾泰被迫走過程

1202立法會高鐵會議最新戰況——附何鍾泰被迫走過程
廣告

廣告

此乃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時為12月2日約早上九時至十時半。大家緊記建制派曾提出的質詢,如該等質疑並未完全解決就投支持票,必定要向他/她追究責任到底。

何鍾泰被迫走過程

涂謹申:何鍾泰主席,你身為中國建築的非執行董事,該公司已表明會競投高鐵工程合約,你認為你應否繼續主持這個會議?

何鍾泰:你認為需要申報利益便申報吧,如果你想現在處理這個問題,我沒意見。我已申報了多次,自己是中國建築的獨立非執行董事,根本是局外人,主要任務是保護小股東,對於公司就何種項目投標以及是否中標並不知情。同時我是主席,正常來說已沒有投票權。

涂謹申:雖然一般非執董是代表小股東,但也是代表他們去促使企業為他們爭取最大利益。中國建築已向傳媒宣佈會競投高鐵項目,你認為你是否應繼續負責主持會議?

葉劉淑儀:上星期在雷曼委員會也處理過申報問題,大家也明白我的意見。為免招人話柄,這類事情越早處理越好。

陳偉業:最簡單的做法是有利益衝突就儘量避免,解釋的意思不大,你的身份本身就構成利益衝突。為免令人們覺得立法會有欠公正,我想主席如果你不反對的話,你就不要主持這個會議。

涂謹申:如果我們不公正,未來可能會遇到司法覆核的挑戰,也許我們先休息一會,你先問問法律顧問的意見。

何鍾泰:沒問題,我們先休息數分鐘。我先諮詢法律顧問意見。

休息

何鍾泰:剛才三位同事關注我的非執行董事身份問題,我也談了我的工作性質,現在想再聽聽其他同事發表意見。

涂謹申:你諮詢了法律顧問的意見,他們怎樣說?

何鍾泰:他們說這是個別情況,我可自行決定,因此我想再聽聽大家的意見。

陳偉業:我想你有責任向大家解釋法律顧問的意見,這是我們休會的意義。

何鍾泰:他們說獨立非執行董事屬個別情況,我現在想再看看其他同事的意見,如果沒有同事有額外意見......

劉健儀:議事規則表明,有直接的金錢利益衝突,才需要避席。然而獨立非執行董事在此項工程可能沒有直接的金錢利益,但是因為你是獨立非執行董事,如要滿足公眾對立法會公信力的高度期許,避席也許是恰當做法。

何鍾泰:的確沒有直接的金錢利益,法律意見也請我自己做決定,不過為了保持議會形象,我決定不主持會議,我請(副主席)梁家傑主持會議。

議員質詢——李慧琼

李慧琼:大角咀居民對高鐵感到擔心,政府表示須收回24公頃私人土地及19公頃的地層,其中包括大角咀的地層。居民的擔心是合理的,香港從來沒有興建高鐵的經驗,那和地鐵不一樣。政府的補充文件只會說港鐵公司在興建鐵路方面經驗充足,但港鐵對高鐵工程在當區的影響有否做過專業評估?我希望當局交代。居民也認為一年的索償期太短,高鐵不同地鐵,速度這麼高,對地層結構的影響和地鐵不一樣,菜園村也做到特事特辦,對大角咀居民會否也有特事特辦的方案,延長索償期?

鄭汝樺:高鐵施工對沿線樓宇結構應該不會構成不良影響。我們要做了評估,至於損壞的跟進,我們也會緊密跟進。至於索償期,是指物業重建後一年,不是指現今起計一年。請副秘書長補充。

楊副秘書長:索償期可分兩層次。第一次是收回地層的正式刊憲後的一年內。至於重建,假如地段兩年、五年或若干年後需要重建,而它因為高鐵工程而影響了重建潛力或成本,他們可在重建工程完成後一年內提出索償。

李慧琼:局長只表示應該不會影響沿線樓宇結構,這正正令居民擔心。高鐵耗費巨大,對這重要議題,你們一定有諮詢專家,我很希望參閱專家報告。至於索償期,你表示是刊憲後的一年內或重建後的一年內。高鐵工程過程這麼長,居民發現受影響,需要索償時,很可能已過了一年刊憲期,重建則更需要待重建後才可索償,居民認為不公道,居民認為你們現在應該已評估他們的可能損失(這是你們的責任)。

鄭汝樺:港鐵已做了評估,並已請專業人士複檢。

港鐵員工:我們需要收回地層再興建隧道,所以需要將有關規劃交予屋宇署,獲其批准才施工,會確保不會影響居民,此外也會有監管工作。過往我們也有同類例子。高鐵和一般地鐵無異,過往也有例子證明新的建築能在隧道上建設,非常成功。這不是主要問題。

楊副秘書長:做工程前施工隊伍會在樓宇做調查。假設在施工期間,居民覺得受影響,可立即告知施工隊伍。施工隊伍也會不時和居民聯絡,看看樓宇是否受到施工影響。當然一如其他工程,我們會買樓宇保險,如對樓宇構成任何影響,此筆保險金可用作賠償。

議員質詢——陳偉業

陳偉業:高鐵的致命問題是走線錯誤,完全沒考慮成本負擔和社區影響。局方形容的每天99,000客流,在鐵路而言根本是一個很小的數目,荃灣線高峰期一小時乘客量也達75,000,你們一天才只有99,000,還要用六百多億興建,那是完全荒謬。以西九為總站則是大西九主義,漠視新界三百八十萬人的基本需要,他們要走回頭路。我們建議總站設在錦上路,那除了方便新界人,即使你要前往中環,乘的士經三號幹線也只需15分鐘。那會較為合乎成本效益,對社區的影響也較少。基於選址錯誤,我們會繼續對高鐵方案反對到底。

同時我要讚揚菜園村村民和文化界近期的連串行動,這是市民就大型基建對香港的損害和破壞的覺醒。政府不可為所欲為。因議會產生辦法並不民主,政府方案最終還是會獲得通過,但如果在一個真正民主選舉的議會,我不相信這個計劃可獲通過。用六百多億興建這個大白象,局長,這是市民的血汗錢,不是曾蔭權出的錢,可隨意用來為他做政績工程。整個計劃漠視了公帑使用應有的優先次序。我希望議員再重新審視成本效益,在錦上路設總站是較為適宜。雖然眾議員已被政府遊說,但不管你是出於良知還是理性考慮,發現政府方案是錯誤的,請否決方案,迫使政府重新考慮。

錦上路設站不會拖延計劃,雖然刊憲時間會較遲,但建築時間會大幅減少,而省下的400億也可用於其他工程或事項,對香港的整體發展更佳。議員即使不否決,也可考慮棄權,令議案不通過,給予香港多一個機會,去做正確的基建規劃決定。

鄭汝樺:選線的原則是最小的影響和最大的效益,這一點我們在立法會的鐵路事宜小組已討論過,謝謝。

議員質詢——梁家傑

梁家傑:想問問爆破用的炸藥儲存的地方。

官員:一個在屯門小欖,一個在元朗大樹下西路,均遠離民居。

議員質詢——涂謹申

涂謹申:政府聲稱已做了很多公眾諮詢。我所見的是,政府平日常在報章賣廣告說高鐵可往甚麼甚麼地方,作軟性推銷,我也不反對你這樣做;可是直接受影響的市民有多少參與?那是被刻意壓縮和避開,最近市民醒覺和關心了,你們才補鑊式地和他們碰頭,在大角咀一個只能坐二三十人的地方和地區首長討論,而實際只有幾個人來,你們就在文件裡說已經諮詢了。直接受影響的人你不關心,只管向其他人硬銷,這是極度不道德。大角咀居民擔心結構受損以及重建潛力,你們現在只倚靠自己的顧問;將心比己,外間的人說你的家會變危樓,你是否希望獲准聘請獨立的工程師作評估,而不是只聽港鐵之辭,說信港鐵的工程師就可以?那會否比較有說服力?你會這樣做嗎?

鄭汝樺:港鐵已做評估,並請專家複檢。

涂謹申:你沒答我的問題。你一味請居民去相信你所說的「你不明白的了,我那位專家很厲害的!他是獨立的!」,而不容許他請另一個專家去做比較和論證,那是否公平?

港鐵員工:說到結構影響,我們之前已說過,我們的方案要得到屋宇署首肯才獲通過。我們也承諾在建築期間會監管工程,不時審視建築物情況,如有任何損壞,也可賠償。至於重建潛力,我們已成立諮詢中心,請居民來和我們傾談,這很難一概而論,要逐個個案看,我們會協助他們。

涂謹申:你們仍是不容居民自聘專家,你們是怕他們的專家指出你們專家的錯誤嗎?

鄭汝樺:我們已按機制行事。

議員質詢——劉健儀

劉健儀:你們提到要建八座通風樓,西港島線的一個通風口或通風井都已引起居民巨大反響,你們還要設置八座更大的通風樓,以我所知是十米乘十米,往後會否又引起反響?我恐怕西港島線的經驗會在高鐵重複八次,而且還要放大多倍。設於西九的通風樓,又可否和西鐵合併,減少一個通風樓?高鐵隧道的鑽挖機也很巨型,放置也需要地方甚至徵地,這些影響居民的細節你們已想到了嗎?

港鐵員工:通風樓不會造成污染,進出的空氣質素一樣,只是用以減壓。就通風樓一事,已和居民討論,並儘量紓緩他們的擔憂。我們會儘量優化設計,令通風樓融合周邊環境。至於在西九要採用臨時工地放鑽挖機,我們已把使用臨時工地的時間縮到最短,以減少對居民的影響。

官員:在設計上,西九的通風樓會和西九站的入口融為一體,不會礙眼。

議員質詢——張學明

張學明:如果做不到一地兩檢,高鐵的功用等同廢了一半。

官員:硬件上,我們已預留空間讓內地執法人員在港進行一地兩檢;但軟件上則牽涉法律和憲制問題,仍需研究。

會議將於12月3日下午二時半再續,請有心人到場示威聲援。是日示威人數約一百。

是日示威相片下載:http://ftp.kwuntung.net/091202.zip (有效期一個月)

*本文僅為發言精選,並非完整筆錄。翻聽會議全程:http://drs.legco.gov.hk/public/search/search_c.html
(會議選「工務小組委員會」,日期選「2009年12月2日」,時間不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