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順寧道街坊 被逼遷的前夕

順寧道街坊 被逼遷的前夕
廣告

廣告

  順寧道在哪?從深水埗那邊囂鬧的街道一直往前走,由營盤街往左拐便是。街如其名一樣順和寧謐,跟一路走來那些油煙混雜的路構成強烈反差。沿著行人路走,兩旁大都是早已閉上鐵閘的修理汽車工場,偶爾有一兩家舊式理髮店摻雜其中。會瞥見上了年紀的理髮師,一邊替座椅上坐立不安的孩子剪髮,一邊跟坐在旁邊,打扮隨意而該是孩子母親的婦人談笑拌嘴。大約是橫越了一兩個街口吧,街上開始多了燈光,以及炊煙。幾家食肆裡面都坐滿了圍成一檯的食客,邊吃飯邊瞟著牆角閃動的電視螢幕。再走兩步,我終於看見了順寧道的街坊們。他們早已在行人路上架好了摺枱、擺好了圓凳。桌上放著兩個爐,爐邊則是一袋袋食物。

  十二月二十日,十數個順寧道的街坊就是這樣的,在行人路上一同打邊爐,使原來頗為靜寂的街道熱鬧起來。他們聚在一起,為的是做冬,做他們作為順寧道街坊的也許最後一個冬。他們一邊把魚蛋把蔬菜倒進那熱騰騰的鍋中,一邊圍成一個又一個的圈子,交換著近況。不一會兒,原來不怎麼寬敞的行人路變得更為狹隘,因為,有許多人都到場為街坊們打打氣。他們有的是來自其他地區的街坊,比如是大角咀、深水埗、中環、灣仔、觀塘等,從前也受過市區重建以及市區重建局的苦頭,特地遠道到順寧道跟街坊們分享經驗。另外有些是二十出頭的學生,關注城市發展的八十後學生。還有許多來自不同團體的有心人,都齊集這裡,肩擦肩的在打邊爐,同時跟街坊們了解情況,互相學習。最後,這個平凡而老舊的地方,竟然聚集了四五十人。那是一個溫暖的晚上。

  為什麼要跟街坊們打氣?順寧道重建區的街坊都受到好些不公平的對待。市建局本年6月26日刊憲宣佈於順寧道進行重建項目,並進行凍結人口調查。該項目涉及182人,其中租戶佔67人。由於現時市建局公佈項目並凍結人口後,最少要兩個月才會交發展局確認是否實行重建,並開始收購事宜,所以於公佈項目至落實收購期間租戶開始被業主大幅提高租金,甚至終止租約及被逼遷離。有些租戶倖免於難,沒被業主迫走或加租,但其他的租戶,有些已經搬走,也有些不肯搬離,因而被業主告上法庭。市建局卻沒認真處理這些已接受人口登記,但在正式落實收購前被逼遷的租戶的安置以及補償安排(詳情請看舊區更新電視—順寧道台)。街坊們慍怒之餘,亦甚為無奈。

  惠凡正是其中一個正被勸遷離的街坊。她說,她的業主這陣子不斷向她施加壓力,用女兒即將回來居住這樣的理由嘗試勸她遷離,而這固然只是個藉口罷了。真正使業主紛紛向租戶們迫遷的原因是,業主們都認為,這樣的話他們會獲得市建局更多的補償,又或者該這樣說,他們打算併吞屬於租戶的那一份重建補償。惠凡說到這裡的時候顯得頗為悵惘。她跟兒子住在一起,平日自己要上班,兒子要上學,根本不可以遷離。若然要遷走的話,她就必須辭去現在的工作去打點張羅一切。她說,別的家庭也許還可以搬遷啊,可是她跟兒子這種環境,有什麼辦法呢。更何況,遷往哪兒也是個大問題。兒子就在對面街的基愛小學讀書,惠凡自己也是在附近的社區工作。住在順寧道租金相宜之餘,也方便母子倆上班上學。可是一旦遷出,該往哪兒搬呢。總不成要往新界走吧,到時恐怕連兒子也要轉校了,而且,要重新適應一個社區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一回事。

  話到這裡,另一個順寧道的街坊也插話進來,一起訴苦水了。她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同樣正在被迫遷,來回法庭經已幾次。她跟三個孩子一同住,就算要搬遷,物色單位也已經甚為頭痛,抱住一個拖著另一個去睇樓,很不方便。說著說著,這位母親的眼眶就有點淚光。她說,受了太多委屈,太多不快,還是別再提了。我望一望她的三個孩子,還是相當年幼,跑跑跳跳樂不可支。我還記得,上次街坊們殺上市建局總部示威時,她也在場,揹著一個孩子,留在後面。像她跟惠凡的故事,在順寧道裡並不鮮見,在這座城市的其他舊區重建區,更是隨處上演。沒錯她們是終有一天總要搬走,可是這樣被業主迫遷又合理合法嗎?市建局這樣默許業主用諸般方法或藉口逼走租戶,且對低收入租戶的苦況視若無睹,是什麼道理!

  另一個街坊陳生是這次做冬飯的大廚,他熬製了個火鍋的湯底,又買了許多食物,為的就是,讓街坊們都聚集起來,傾談也好,聯誼也好,都不錯。陳生邊把紅酒倒進膠杯邊說,趁這個時候,大伙兒相聚一起過冬,及時行樂好了。過些日子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或許又有誰被強行迫遷,又有誰在這條街道上消失。所以你特別珍惜這一刻。一群原本並不相識的街坊,因著共同敵人的存在,都開始相識,聯合起來,守望相助,在這個社會氣候下,著實難得。街坊都不是甚麼顯赫的人,生活都,艱苦。大家都要趕生計,但遇到不公平事,都沒什麼好計較了。更難得的是,好些之前被迫遷的租客都特地回來,支持那些即將被逼走的苦主。或許他們都已經不再住在這個區了,但那份情誼,那份關心,卻沒有因而被割斷。無論發生什麼事,跟這班街坊相識相熟,經已很難得,陳生這樣說。語畢,他又把之前被迫遷的李生的小女兒高高抱起,就像抱著的是他的女兒一般。

  飲飽食醉以後,到場支持的團體或有心人都逐一接過咪高峰,或跟順寧道的街坊分享他們之前跟市建局周旋的經驗,或著急地替他們打氣。街坊中的姚生跟姚太,也是被地產業主告到要被強迫收樓的租客,卻決定怎樣也不搬離,直至最後一刻,作為抵抗市區重建局有法不依、劫貧濟富的最後抗爭。他們所要求的,是市建局的公平對待,是市建局對早已登記的租戶的應得的合理賠償,以及原區安置。他們都顯來憂心忡忡,因為他們從來,沒有這樣的經驗。姚生說,即使執達吏上門清場,他還是會留守至最後,直至被抬走。散去的時候許多人都走過去,拍拍姚太的肩頭,希望使看來有點惶恐的她安定下來。然而這其實並不足夠,他們需要的,不單是那天一起打邊爐那幾十人的支持鼓勵,不單是順寧道一班街坊們的守望相助,而是你的支持。

  縱然順寧道不是怎樣美麗的一個地方,它沒有菜園村的絢麗風景,也沒有利東街的本土特色,但它同樣泛滿溫厚的人情。順寧道雖然只是一條佈滿修車店的街道,但它同樣是這班街坊的家園。這班街坊們需要你的支持,尤其是即將被逼走的街坊。十二月三十日(星期三)早上九時,執達吏就會上樓清場,街坊打算留守到底,跟市建局抗爭下去。希望你當日可以早點起床,又或請半日假,來為手無寸鐵的他們,打打氣!

延伸閱讀

舊區更新電視—順寧道69-83號台
順寧道重建區:迫遷前夕,做最後一個冬
順寧道重建街坊: 尋找張震遠主席(短片)
順寧道街坊行動 回應市建局「假優化.真卸責」
深水埗順寧道:市建局的「混」賬之一面



廣告